童話故事

Feed Rss

六個孩子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六個孩子的故事

〔捷克〕尤利烏斯-伏契克

這天,有六個孩子來到了煤棧的圍牆旁邊,他們平常總是聚在這 兒玩耍,或者就閒談一些孩子們自己的事情。他們在這兒挖一個小坑, 把玻璃彈子彈到這個坑裏,玩打彈子。打彈子是所有的捷克孩子喜歡 的遊戲。

但是,今天他們沒有向彈子坑裏看過一眼。他們在圍牆旁的人行 道邊上坐下來,然後甫蘭傑克把一張報紙鋪在膝蓋上。他小心地用手 掌撫平了報紙:他父親在讀報以前總是那樣做的。

在報紙的第一版上有一張殘缺不全的孩子臉對著他們。 這是一個在法西斯強盜轟炸愛裏哥埃德時被炸死的西班牙孩子。

他們六個人都俯身在報紙上面。甫蘭傑克開始讀報,同時他的聲 音也嚴肅得不像孩子的聲音了。字句很難,不容易懂,但是他們六個 人不用聽字句也都明白了。

這個在愛裏哥埃德的西班牙孩子和他們一樣,每天上學讀書。大 概他也會打彈子。並且,可能就在他的玻璃彈子滾進坑裏去的時候, 法西斯強盜的飛機已經在他的頭頂上空盤旋了……

六個孩子往上面看了看。那兒,在藍色的高空中,浮動著幾朵春天的雲彩。

現在他們的頭頂上空沒有敵人。但是敵人在西班牙。他殺死了愛 裏哥埃德的孩子們。

“我的哥哥參加志願軍到西班牙去了,”羅達說,“他要去和法西 斯強盜打仗。”

“不會要我們參加志願軍的!”甫蘭傑克歎口氣說。 是啊,他們明白,是不要孩子到那兒去的。要等他們長大了才能 去……但是這不能很快就辦到呀!

現在得立刻想辦法幫助那些愛裏哥埃德的孩子,他們是不能等待 的,法西斯強盜的飛機正在他們頭頂上盤旋呢…… 六個人彼此望瞭望。他們應該做些什麼呢? 甫蘭傑克的眼光落在報紙的標題上。“捐錢到前線去援助西班牙人 民”,他讀了出來。

“看!”甫蘭傑克高興極了。

大概,這是他們能夠給西班牙孩子的唯一的幫助了。 孩子們把自己口袋裏所有的錢都掏出來放在人行道上。他們數了 一下:一共還不到半克隆①①。 這算什麼幫助!太少了…… “我們明天再帶來,“其中一個孩子沒有把握地說。 不,這能拖到明天嗎? 他們坐著思考:到哪兒去弄錢呢?

①克隆是捷克貨幣名稱。

突然,安東尼說:

“我有一把折刀。”他猶豫了一會兒,又加上一句,“可以賣掉它。” 把刀賣掉?孩子們都驚奇地望著他。這簡直叫人生氣。他們把安 東尼的刀看作是一件寶貝。他們每個人都幻想過那樣的刀。它好像一 把騎士的劍,甚至能用它來宣誓。 但是他們明白了安東尼的話。

甫蘭傑克莊嚴地站了起來。其餘的孩子也站起來了。他緊緊地握 住了安東尼的手一一緊緊地,像孩子們平時做慣的那樣,成年人只有 在遇到危險的時刻才這樣握手。

後來,甫蘭傑克一聲不響地拿出一隻洋鐵的鞋油盒,放到安東尼 的刀子旁邊的地上。當然,這不像折刀那樣值錢,但是放棄這只洋鐵 盒也是不容易的。

羅達惋惜地緊握著十三粒玻璃彈子。但是當依沃塞夫把自己的哨 子放到安東尼的刀和甫蘭傑克的洋鐵盒旁邊時,羅達覺得慚愧了。他 在自己那十三粒彈子裏又加上一粒,第十四粒是錫做的,他用這粒彈 子玩的時候總是贏的。

這時,六對口袋都翻了出來,摸空了。在人行道上放著孩子們最 寶貴的東西,有很多奇怪的東西,真使成年人莫名其妙它們有什麼用 處。

河的北面,在甫爾塔瓦河的右岸,轉彎角上能夠看到一些收舊貨 的小鋪子,窮人都把自己的雜物拿到這兒來賣。

六個孩子沿著他們父母踩出的無形的足跡也往那兒走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甫蘭傑克和安東尼。在他們的口袋中放著同志們 交托給他們的貴重東西。距離著十步遠走著其餘的四個人,他們踏著 步子,緊盯著前面的兩個人,好像一列儀仗隊。

他們在老依查克的鋪子前停了下來。四個人留在門口,而甫蘭傑 克和安東尼儘量地克制著自己的激動心情走進裏面去。

老依查克站在櫃檯裏面。兩個孩子一聲不響地拿出了口袋裏的東 西擺在他面前,有洋鐵的鞋油盒,有哨子,有折刀,還有玻璃彈子和 其餘的東西。

收舊貨的老頭生氣地嘮叨起來了: “你們想叫我把這些東西怎麼辦?

孩子們沒有像他們的母親來賣最後一點東西時候那樣憂慮不 安,也不像父親,不願把自己的貧困讓人知道,裝出漠不關心的樣 子。孩子們自豪地望著老依查克,他們知道放在櫃檯上那些東西的 價值。

“你們還是走開吧,頑皮孩子!”收舊貨的老頭生氣地說。 孩子們彼此望了一眼,笑了:這個人什麼也不明白!他大概不相 信他們會和這些珍貴的東西分手。 所以甫蘭傑克就慎重地說: “這是我們決定要賣的。” 老依查克善於觀察人們的心理。他能夠從聲音中辨別,誰是初次 為了貧困來的,誰已經不止一次地賣掉自己的破衣爛衫了。

因此他從來不拒絕幫助那些人,如果拒絕了他們,哪怕餓死,他 們也不會再來了。

如果收舊貨的依查克不是那麼大年紀,那麼有經驗,甫蘭傑克 的話會使他冒火的。但是,現在他好奇地望著孩子們,還是嘮叨著 說:

“瞧瞧吧,小孩子為了一包煙捲,什麼把戲都想得出!” “根本不是為了煙捲!”受到侮辱的甫蘭傑克說。 “為了看電影嗎?”依查克問。

甫蘭傑克忍不住了;雖然誰也沒有委託他,他還是聲明了: “我們為了西班牙!”

甫蘭傑克說完這句話就害怕了。難道能夠把他們全體的秘密告訴 老依查克嗎?要是他馬上去叫員警,說他們賣《紅色權利報》,並且集 錢到西班牙去該怎麼辦?

那時安東尼的折刀,羅達的彈子,依沃塞夫的哨子和其餘的 東西都要失去了。他們就沒有東西去幫助那些愛裏哥埃德的孩子 了。

甫蘭傑克伸出手,他想搶救現在放在收舊貨的老頭面前的東西, 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好。

“留下吧!”依查克嚴厲地說,並且從櫃檯上取起那只劃著紋路的 洋鐵油盒。他把它翻弄了很久。“嗯……”他終於說話了。“這只盒子 不壞!但是我最多出兩個克隆。”

孩子們屏住了呼吸:兩個克隆只買一隻盒子! 後來,收舊貨老頭又拿起安東尼的折刀,把它在手裏握了一會兒, 好像在估價。

“好事情!”他看了一下孩子們又嚴肅又緊張的臉,然後問:“你 們說,這是為了西班牙嗎? ”他把刀放在洋鐵盒旁邊添上一句:“好吧, 五個克隆買這把刀,我看,這價錢不算壞了,怎麼樣? ”

老依查克公平地估了每件東西的價值:木錘,哨子,羅達的錫 彈一一孩子們是那麼捨不得這顆彈子。

後來,他為了使錢看起來更多些,就拿出二十個克隆的零錢來, 放在櫃檯上孩子們的面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