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倍倍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倍 倍

〔蘇聯〕高爾基

倍倍今年十歲,這孩子長得瘦小孱弱,可是跟蜥蜴一樣伶俐。窄 小的肩頭披著雜色斑爛的破衣服,從無數的破洞洞裏露出被陽光和汙 泥弄黑的皮膚。

倍倍一天到晚在島邊岩石上跳來跳去,好像被海風刮來又被風吹 動的小海草,而且不停地唱著不知疲乏的好聽的歌:

美麗的義大利, 我的義大利……

一切東西都引起他的興趣一像不透明的溪水似地流遍暖和的大 地上的花,紫石縫裏的蜥蜴,橄欖樹茂蔭中和葡萄園內孔雀似的竹棚 中的小鳥,海底陰暗處的魚兒,城中亂紛紛的小胡同裏的外國人,例 如那個臉上有刀傷疤的德國胖子,常常叫人想起慣演悲角的戲子的英 國人,熱心學英國總是學不像的美國人,以及吵鬧得像只話匣子,誰 也學不像他的法國人等等,都常常引起他的興趣。

“你瞧那張臉,“倍倍看見那個胖得連頭髮都倒豎起來的德國人, 便眼睛向四面探望著,回頭向自己的同伴說。“那張臉比我的肚子還大啦!”

倍倍不喜歡德國人。他陶醉在街道、廣場、陰暗的店房等等的氣 氛和思想中。在酒店裏,有一些本地人在喝酒、打牌、看報、談論政 治。

“在我們看來,”他們說。“在我們這些窮苦的南方人看來,巴爾 幹的南斯拉夫人,要比用非洲的沙漠來報答我們,同我們親善的漂亮 聯軍親切可愛得多。”

這些平凡的南方人越講越起勁,倍倍在旁邊全都聽到而且記住了。

那位陰沉的英國人,走起路來兩條腿像剪刀一倍倍見了他,便 唱著送葬彌撒或者哀歌:

我的朋友新近死了, 我的妻子非常煩惱…… 她為什麼這樣煩惱, 我簡直是莫名其妙。

倍倍的朋友跟在後面哄然大笑。當外國人瞪著白眼向他們平靜地 看著的時候,他們便跟老鼠一樣往牆角和灌木叢裏逃去。

關於倍倍,有許多有趣的故事:

有一次,一位太太托他把一籃自己園子裏摘的蘋果拿去送一位朋友。

‘‘給你一個銅子力錢!”她說。‘‘錢不會害你的呀……” 他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把籃子頂在頭上走了。後來,直到傍晚他才回來領一個銅子。

“你這樣慢!”太太對他說。

“可是,我真累極啦,大娘!”倍倍喘著氣回答。“他們有十多個啦!

‘‘滿滿一籃子蘋果,你說只有十多個?“ “我是說那班小鬼呀,大娘。” “那麼,蘋果呢? ”

“開頭,那班小鬼米凱爾、喬凡尼……” 她開始發怒了,搖著他的肩頭: “你把蘋果送到了沒有,快說!”

“我一直拿到廣場那邊,大娘,你聽我說呢,我幹得很好。開頭 他們嘲笑我,我不理,任他們去,他們說我是驢子,我也讓他們說去。 大娘,我聽你的吩咐,我當然一切都可以忍著。可是他們又罵起我媽 來啦,我想,這可受不了。我便把籃子放在地上一望准那些小鬼, 拿蘋果打過去。大娘,你要是看見,那才有趣呢,你一定會大笑的!” “他們偷了我的蘋果麼?”婦人喝問。 倍倍傷心地歎著氣說:

“不,不過打不中那些小子的蘋果,都在牆上碰碎了。剩下來的, 因為我打了勝仗,跟敵人講和,大家分來吃掉了……”

婦人把所有嘴裏罵得出的話,都對著倍倍的光腦袋狠狠地罵出來 了,罵了好半晌,倍倍不斷地咂著舌頭,老老實實地聽著她罵,還不 時地發出低聲的讚歎:

“對,對,就是這樣說,真是這個話!” 可是等她罵累了,要離開他的時候,他跟在她背後說:

“不過,你要是親眼看見,我將你園子裏摘來的那麼好看的蘋果, 百發百中地打中那些小鬼的髒腦袋,你就不會這樣生氣了一你要是 看見了,你雖然答應給我一個銅子,一定會給我兩個。”

那位愚蠢的太太,不懂得勝利者謙遜的驕傲一她舉起硬拳頭來 嚇唬他。

倍倍的姊姊比倍倍大好幾歲,但並不比倍倍聰明。她在一家有錢 的美國人的別墅裏收拾房間。她很快地變成一個小巧紅潤的姑娘,因 為吃得好,像八月的梨子一樣,健康的汁水流遍她的全身。 有一次弟弟問她: ‘‘你每天都有東西吃麼? ”

“兩次,三次,我想吃的時候就吃。”她很得意地回答說。

“當心你的牙齒吧!”倍倍忠告她,後來想了一想,又問:

“你家老闆很有錢麼? ”

“他麼,我想恐怕比皇帝還有錢呢? ”

“喂,你不用對鄰人說傻話!那麼,你老闆有幾條褲子呢? ”

“說不清!”

“有十條麼? ”

“恐怕還要多一些……”

“你弄一條給我吧,不要太長,要暖和些的。”倍倍說。 “為什麼? ”

“你看我這條褲子爛成這個樣子?“

這是一條不成樣子的褲,從倍倍的膝頭到腳面,已經剩得很少。 “好吧,”姊姊同意了。“你得換一條,不過,老闆不會說我們偷 東西麼? ”

倍倍解釋給姊姊聽:

“你可別當大家都比我們傻!從許多當中稍微拿一點,這不叫偷, 這叫做分!”

“那不過是這樣說說罷了。”姊姊不同意。但不多一會,倍倍把姊 姊說服了。她拿了一條淡灰色的很好的褲子到廚房裏來,不過比倍倍 全身還要長一點,他就想法子把它改一改。 “拿把剪刀來!”他說。 他們倆很快地把美國人的褲子改成十分便利的童裝。雖然大著一 點,卻做成了一個寬暢的袋子,這袋子用帶子掛在肩頭上,再在脖子 旁邊打一個結子,又在褲子口袋上挖了洞,就變成了出色的袖子。

他們本來還可以改得更好更舒服一點,不料那褲子主人的太太, 不讓他們那樣從容一她跑進廚房裏來了。她用在所有的語言中都同 樣不好的,但美國人聽之泰然的最粗魯的話,兇暴地罵起來。

倍倍沒有辦法停止她的滔滔不絕的言論,只好蹙緊了臉一把一 只手放在心口,一隻手失望地抓住自己的腦袋,沒勁地歎氣。而她呢, 直等到丈夫跑來,才平靜下去。 “怎麼回事?”他問。 這時候,倍倍說了。

“老伯伯,你這位太太忽然這樣大吵起來,真叫我吃了一驚,我 真替你害躁。我想,她大概以為我們把褲子糟蹋了,可是它對我很方 便,你一定也承認吧,她也許以為我拿了你這條獨一的褲子,你再買 不起別的了……”

美國人一動不動地聽完他的話,便警告他: “你倒是一條好漢,我應當去叫員警。”

“什麼?”倍倍吃驚了。“叫員警幹嗎?“

“帶你到牢裏去……”

這可使倍倍大大的悲觀起來了,他差不多要哭起來,可是他忍著 了,並且很威嚴地說:

“伯伯,要是你高興,要是你喜歡把人家弄進牢裏一那你就去 叫吧!不過,假如我有許多褲子,而你是一條也沒有的話,我就不會 這樣辦!我會給你兩三條。當然一下子不能穿三條,何況天氣又這樣 熱……”

美國人大笑起來,有錢人好像有時也會快活的。

後來,他請倍倍吃巧克力糖,又給他一個法郎。倍倍把銀角子用 牙齒一咬,道謝了:

‘‘伯伯,謝謝你,這好像是真的角子? ”

倍倍最好的時候,是他獨自站在岩石上,默想地注視著石縫,好 像正在細讀岩石的朦朧的生活史。在這一刹那間,他靈活的眼睛瞪得 大大的,上面掩著一層美麗的眼皮,細瘦的胳臂疊在身後,頭略略耷 拉著,像花萼似地輕輕晃動。他在低聲哼著什麼一他也是什麼時候都 唱歌的。

當他觀望牆頭上像紫色溪流似地流著花蔓時,他的姿勢也非常好 看。這個站在牆根前的孩子,好像正在傾聽綢一樣的花瓣在海風呼吸 下瑟瑟的微響。

他看著,又唱著:

花呀……花呀……

遠遠地傳來海浪轟隆的喘息,像敲打巨大的銅鼓。蝴蝶在花上游 戲―倍倍仰著臉,眼睛因受陽光的剌激閉霎著,臉上現出略帶羡慕 的、哀愁的,但總屬於大地上的老實人的微笑,注視著蝴蝶。 “噓!”他拍手嚇唬綠寶石似的蜥蜴,嘴裏這樣地噓著。 可是當海面波平如鏡,岩石上沒有碎浪的白沬時,倍倍坐在一塊 岩石上,目光炯炯地注視著透明的波浪一一在水裏,魚兒在紅褐色的 海藻中輕快地游泳,小蝦很活潑地跳躍,蟹兒橫爬著。碧綠而靜寂的 海面上,飄揚著他的嘹亮而淒切的歌聲:

啊,海喲……海喲…… 大人們說:

“他將來一定會變成無政府黨!“ 但觀察深刻、知識廣博的人卻有不同的說法: “倍倍會變成我們的詩人呢!”

有一個叫巴斯克伐利諾的木匠,長著一顆銀鑄似的腦袋,臉像刻 在古羅馬貨幣上的人像一般的老頭兒,他的淵博的知識一向受大家的 尊重,他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孩子們將比我們好,他們的生活會幸福的!“ 很多的人都相信他的話。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