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23

03.2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23

上午十一點剛過不久,身穿迷你裙的望從建築物的角落轉彎現身,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即使遠看,也看得出她的腳步並不輕鬆。

她走到離公寓十公尺便打開包包翻找,大概是在找鑰匙吧。拿出鑰匙後,打了一個呵欠。

穰治小跑步地跑向她,她沒注意,他對她說了聲嘿。

望兩眼無神地看過來,隨即睜大了眼。“穰治,你怎麼在這裏?不用上班嗎?”

“我去客戶那裏開會,本來要回公司的,想說順道過來看看,看你好像還沒到家,就在那邊的書店殺時間。要是沒等到你,我就要回公司了。”

“原來是這樣啊,對不起喔。所以我說要打一把鑰匙給你啊。”

“不用啦,我不喜歡那樣。”穰治搖搖手。

拿了鑰匙,總有一天得歸還,那是貴重物品,用寄的不放心,而且他不想讓望懷有太大的期望,如果拿了她的鑰匙,她一定也會想要他的鑰匙吧,也許最後會提出同居的要求。

“你今天好晚啊,繞去哪里嗎?”

“我只是去便利商店買東西,這麼晚是因為跟日班的交接花了很多時間。”

一進門,望便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走進廚房。“我來煮咖啡吧。”

“你累了吧?我喝冰箱裏的東西就好了。”

“那,啤酒?”

“傻瓜,我還要回去上班耶!”

“啊,對喔。”望從冰箱裏拿出寶特瓶裝的日本茶。

“昨天事情很多喔?”穰治邊往玻璃杯裏倒茶邊問。

“對呀,你好清楚哦。”望脫下身上的迷你裙,換上運動褲。赤裸裸的肌膚多少勾起了欲望,但穰治摒除了雜念。“因為新聞播了好幾次啊。”

“果然。好像來了好幾輛警車,也有電視臺的人來採訪,一開始是消防車先沖進來。”

“可是,沒發生火災吧?”

“聽說是被裝上了發煙筒。真的好險,要是炸彈的話,不曉得會變成什麼樣子。”談話內容應該是很嚴肅的,望卻說得事不關己。

穰治有些不安,擔心對醫院相關人士的威嚇效果不如預期。“醫院的人怎麼樣?有沒有嚇壞了?”

“那當然囉,一開始大家都嚇了一跳。火災警報器響的時候,我正好在病房裏,吊點滴的患者想逃跑結果跌倒,人人大呼小叫的。我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就回到護理站問,前輩們也只是驚慌失措。”

“竟然沒有人受傷啊。”穰治說出了暗自擔心的事。

“好像有人跌倒受傷,不過沒有人受重傷,因為醫院很快就用廣播說明不是火災。”

“那真是太好了。”穰治由衷地說,“沒有急診嗎?”

“還好沒有,因為一般門診的時間早就過了,醫院裏人不多。從醫院視窗看出去,人倒是很多,不過好像都是來看熱鬧的。”

望從袋子裏拿出三明治和瓶裝礦泉水,似乎準備吃飯。“要不要吃一點?”

“不用了。我看今天早上的報紙,說是上次那個恐嚇犯搞的鬼,是嗎?”

“聽說是。我們知道的,就跟新聞報導差不多。”

穰治推測,一定是醫院嚴防她們把消息洩露給媒體,也有可能是警方的指示,但醫院肯定是怕傳聞失控。

“可是患者呢?他們不知道詳細情況,壓力不會很大嗎?”

“這最麻煩了。”望一邊撕開三明治上的包裝紙一邊皺眉。“他們會跑來問到底怎麼回事,可是我們也不清楚,就罵我們不負責任。員警和事務局的人都沒想過我們的立場。遇到這種事,患者當然會想知道詳情啊!人家明明為了治病才住院,要是遇到什麼炸彈事件,真的很倒楣。就是不跟人家好好說清楚,人家才會嚇得跑掉。”

“跑掉?”穰治揚起眉毛。“怎麼說?”

“從昨晚就一直有人說想出院,有的想轉院。之前就跟患者講過,想出院或轉院可以提出來,那時候幾乎沒人有反應。可是昨天那場騷動,應該說是發煙筒事件吧,患者開始覺得這不是惡作劇,連病情不好的病人都想出院。”

“這樣的人很多嗎?”

“對呀。一開始還好,可是昨天有幾個人說要走之後,每個人都急著離開了。因為這樣,醫院就說二十四小時都可以辦理出院或轉院。結果換我們累壞了,醫師們忙著寫病歷,做最後一次檢查,我們也有很多手續要辦。我跟朋友說,既然這樣,乾脆把患者全部都轉到別家醫院好了。”

穰治內心竊笑,暗想等她回來果然沒有白等。“真是辛苦你了,你們還剩下多少患者啊?”

望啃著三明治,傾頭思考。“走了不少人,剩下的都是沒辦法走動的,不然就是加護病房的重症病人。正確人數我就不清楚了。”

還有人留下來啊–穰治暗自歎氣。但是,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他並不指望患者會走得一乾二淨。

他心裏盤算,不能再示威了。那個發煙筒機關已經是極限,接下來就要玩真的了。

“對了,”他若無其事地問,“島原總一郎呢?”

“啊,那個唯我獨尊的太上皇還在。”

望的這句話,比任何名言都讓穰治感動。“他不出院啊?”

“他就要動手術了啊,就在這個星期五,再怎麼樣也要撐下去吧。我看他打算等手術完成後就走人。”

“他不想轉到其他醫院動手術嗎?”

“不想吧。他就是看好我們醫生的技術,才特地來這裏動手術的。”

“也不延期?”

“我想不會再延了,因為之前延過一次了。他好像有什麼事情不能再拖的樣子。”

一定是汽車展,穰治想。有馬汽車把公司的運勢全都寄託在這次展覽,島原不可能不露面。

“就算把手術往後延,案件要是沒解決也沒意義啊,所以不如趕快解決吧。”望吃三明治的動作停了下來,看著穰治感到不解。“你真的很喜歡聽名人的八卦耶,這麼想知道啊?”

“沒有啊,純八卦而已,我不會跟別人講的,你放心吧。”

“拜託千萬別說哦。”

“安啦,我該走了。”穰治起身。“能見面真是太好了。”

“下次什麼時候可以約會?”

“我再跟你聯絡,不會太久的。”

離開房間後,他右手握拳。一切都在預期之中……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