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58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58

為數可觀的暖暖包緊緊裹住加溫器,一名護士不斷地將氧氣瓶的氧氣噴往暖暖包,這麼做可以促進暖暖包發熱。這也是夕紀的主意,冬天在寒冷的值班室小睡時,為了讓暖暖包快速發熱,經常朝暖暖包吹氣。這番工夫沒有白費,血液溫度勉強回溫。

在所有人屏氣注視中,血液回流至心臟的程式開始了。使用心臟麻痹保護液使心臟停止時,心臟本身會變得很脆弱。即使在回流開始後的二十分鐘,幾乎所有病例的心臟都無法完全運作。麻醉科醫師佐山已著手準備強心劑。

夕紀以祈禱的心情注視著島原的心臟,然而心臟卻動也不動。回流已經開始五分鐘了。

手術室內的空氣凍結了。

“不行呐。”西園低聲說。“夕紀,準備電擊器。”

“是。”

夕紀開始準備用具。電擊器的電池是內藏式的,她一邊將電擊器交給西園,一邊反芻他的話。夕紀–他的確這麼叫她的。當然,這是第一次。

西園開始實施電擊,但心臟仍未恢復跳動。

“血液溫度還是太低了。”元宮呻吟般說道。

“不要放棄!”西園的聲音插進來。“一切都還有希望!”

夕紀震了一下。她第一次聽到他如此激動的聲音。

心臟附近有鮮血飛濺,噴到西園右眼下方。夕紀看到了,即使在那一瞬間,他的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

夕紀設法止血,但完全不知道錯綜複雜的血管從哪里出血,而且燈光太暗。結果西園說:“我知道出血點在哪里,待會再止血。”

夕紀回答是,把手縮回來。

“西園醫師,讓我來吧!”佐山說道。

“不,我來。這顆心臟是我停的,我要讓它動起來。”說著,西園再次操作電擊器。

為什麼我會有那種想法呢?–夕紀看著西園自問。

為什麼會認為父親手術失敗,是西園故意的呢?

不管有什麼原因,這位醫生都不可能故意讓手術失敗。在這種情況下,何時放棄手術都不會遭到非議,西園卻仍想盡辦法拯救患者。不慌不忙,在極有限的可能性中,不斷地尋求患者的生還之道。這本來就是一場極度消耗體力、精神的大手術,西園的疲累現在應該已經到達頂點,但他仍堅持要把事情做完,要以自己的力量救活患者。

夕紀發現自己雖以醫師為目標,而且以住院醫師的身分從事這份工作,但其實什麼都不懂。

醫師的能力有限,因為醫師不是神,無法控制人類的生命。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盡情發揮自己的能力。

所謂的醫療疏失,來自於能力不足。

有能力的人,不可能故意不發揮能力,他們辦不到。這不是道德問題,因為醫師只有兩種選擇,不是盡全力,便是什麼都不做。

世界上當然有各種不同的醫師,將來,夕紀也許還會遇到全然不同的醫師。

然而,這位醫師–夕紀望著西園認真的側臉。

這位醫師是個笨醫師。如果他不想發揮所有力量,或者他不想救那個患者,打從一開始就不會執起手術刀吧。

當時的西園,是因為想救健介才執起手術刀的–夕紀確信。

“教授,心臟……”佐山看著顯示器說道。

島原的心臟微微顫動了一下,夕紀也確實看到了。不久,心臟便開始微弱地跳動。

西園呼地吐了好大一口氣。“佐山醫師,施打強心劑。”

“已經開始了。”佐山回答。

“好,冰室,替剛才那個部位止血。”

“是。”

就在夕紀強有力地回答之後,昏暗的手術室突然明亮了起來。夕紀驚訝地環視四周,手持照明的護士們也疑惑地彼此對望。

無影燈的光照亮了手術臺上的島原,他的開刀部位都是鮮血,太過鮮明的顏色,使夕紀感覺眼睛有些刺痛。

“光……回來了。”西園喃喃說道。

“本來不會動的計測器動了,恢復供電了。”佐山睜大了眼。

“得救了。田村,把血液加溫。”

“好的!”

西園看著夕紀,她也凝視著他,眨了眨眼。他輕輕點頭。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