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56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56

從那扇窗戶可以將帝都大學醫院一覽無遺,被炸壞的受電設施也一清二楚,若使用望遠鏡看清出入份子的面孔也不是問題。

房間還沒打掃過,因為住在這裏的房客還沒退房。這個人預約了從昨晚起兩個晚上,但他恐怕不會再回到這裏了,他預付了五萬元的住宿費,比實際費用還多,但他大概不打算要回多餘的差額吧。

七尾再一次環顧室內,並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鑒識人員正在採集指紋,但事到如今,那已經派不上用場。飯店的人看了照片,已經證實住這個房間的人就是直井穰治。

這個房間是在三十分鐘前找到的。儘管七尾猜想不會從中得到任何收穫,但還是來了,因為他認為來這裏,或許能瞭解直井穰治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犯罪。

阪本進來了。“直井昨晚辦好手續之後,就一直待在房間裏,也沒有使用飯店的電話。”

“行李呢?”

“只提了一個類似大公事包的袋子,穿著一件深色外套。”說完,阪本搖搖頭。“這不能算是線索。”

七尾點點頭,視線再次移向窗外。

他們從直井作為掩護的飯店房間找出幾個感應器,透過感應器,刑警進房、翻動行李、觸碰電腦等等行為,直井全都了若指掌。這是什麼樣的架構,七尾毫無頭緒,但直井的決心是無庸質疑的。

如此堅定的男子,會不會在此刻回心轉意?

真瀨望不想透過電視寫信,卻表示願意打電話給直井穰治。但他的手機不通,最後只好在語音信箱留言。

今天一整天,望的手機都由警方保管,一方面是直井穰治可能會打來,再者她上班時也無法使用手機。當然,即使她的手機響了,警方也不能在未經她同意的情況下接聽。

七尾派人取回她的手機,請她打給直井。一如預期,對方關機,於是她在語音信箱留言。留言內容是她自己構思的,一旁的七尾聽了,也感到她內心的酸楚,不由得為她心痛。

直井會聽她的留言嗎?就一般情況而論,七尾不認為他會開機。然而,凡事都有萬一,現在也只能仰賴這個萬一了。

“我要回醫院,這裏拜託你了。”七尾說完,便離開了飯店房間。

正當他奔向醫院時,後面駛來的一輛計程車超越他之後便停了下來,後車門開了,一名中年女子探出頭來。“七尾先生。”

一時之間,七尾沒認出對方,但記憶很快就蘇醒了。“夫人……,好久不見。”

女子是冰室百合惠。她是七尾的恩師的妻子;冰室夕紀的母親。

“如果你要趕去醫院的話,請上車。”

“啊,不好意思,謝謝。”他坐進計程車。“夫人也要到醫院?”

“是的,因為我知道我女兒現在人在手術室裏。”她指的是冰室夕紀。

“夕紀小姐是嗎?從我負責這個案子起,就見過令嬡好幾次。”

百合惠吃驚地望著他。“是嗎?”

“她真了不起,現在也在手術室裏努力。”

“我好擔心。怎麼會偏偏選在今天這個大日子……”

“您是指?”

百合惠沒有作聲,似乎有所遲疑。但不久便開口說:“今天的手術對那孩子有很重要的意義,她從小一直放在心裏的疑問能不能找到解答,就看今天的手術了。”

“那個疑問,是不是和冰室警部補去世有關?”

聽到七尾這麼問,百合惠緩緩地點點頭。

七尾推測一定和西園醫生有關。連接在西園和夕紀之間的線,果然複雜地糾結在一起。

他認為這不是外人隨便介入的問題,因此閉上嘴巴,看向前方。

他們在醫院前下車,正準備走進院區時,年輕的制服警員朝他們走來。“裏面很危險,一般民眾請……”

七尾不等他說完便打斷:“這位女士沒關係,她是裏面動手術醫生的家人,由我負責。”

他向百合惠說了聲走吧,便邁開腳步。

“手術結束前,請在候診室等,那裏比較安全。”

真是麻煩你了,說著,百合惠低頭致意。

走過醫院大門時,七尾放在上衣內袋的手機響了,但鈴聲不是他熟悉的,他不用特別的來電鈴聲,響的是真瀨望的手機。“有電話哦。”百合惠說道。

是啊,七尾回答。他看著液晶螢幕,吞了一口口水。

是他–雖然沒有顯示號碼,但七尾確信是他。七尾一邊跑上樓,一邊按下通話鍵。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