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54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54

七尾在加護病房的大門前停步。

“請不要佔用太多時間,因為我們今天特別忙。”名叫菅沼庸子的護士皺眉說道。

“我知道。不好意思。”

“還有,請不要觸碰任何地方。現在沒空調、不通風,空氣已經髒得不得了了。”

“我會小心的。”七尾依照菅沼庸子的指示,在入口處消毒雙手。他消毒時,她以手打開門。那扇門平常應該是自動門。

一走進去,七尾意外地感到一股悶熱。在沒有空調的密閉空間,或許這是理所當然的情況。

集中治療用的病床排成一列,現在只有其中一床在使用,就是最靠裏面的那張。醫師和好幾名護士圍住了那張床。七尾當然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緊張氣氛,便能判斷情況並不樂觀。真瀨望的身影也在其中。

七尾已得知患者是一位名叫中塚芳惠的女生,昨晚由於病情惡化,動過緊急手術後被送進這裏,現在仍高燒不退,沒有意識。

菅沼庸子走近真瀨望,小聲地向她耳語。望一看到七尾,便毫不掩飾地皺眉,朝他走來。

“不好意思,可以再聽我解釋嗎?”

“很抱歉,我沒有時間,我得照顧這位患者……。因為,人工呼吸器和顯示器都停擺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要拜託你。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

“電源怎麼樣了?”

“很多專家正在討論各種方法,可是看樣子沒辦法立刻解決。讓他中止計畫是最快的方法。”

“他”指的是誰,望應該也明白。

“你跟我說這些也沒用啊……”望低下頭。

“你也不希望他變成重刑犯吧。現在停手,不會構成殺人罪或傷害罪。當然,一定是有罪的,但會是輕罪,而且他的動機也值得同情。可是,如果出現犧牲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如果你有心救他,請協助我們,同時也是救你的患者,拜託。”七尾鞠躬請求。

“請不要這樣,請把頭抬起來。”

聽到她泫然欲泣的聲音,七尾抬起頭來。她的眼眶泛紅了。“我剛才不是也說過嗎?我對他根本不重要。他只是為了讓這次行動成功才接近我的。只要是這家醫院的護士,誰都可以。我說的話,他怎麼可能會聽!請不要讓我覺得自己更可悲了。”

“直井對你是有感情的。”

“請不要安慰我了。”

“這不是安慰。”

“那不是很奇怪嗎?他做出這種事,是為了替死去的女友報仇吧?那不就表示他到現在還忘不了那個女友?既然這樣,他心裏根本就沒有我,不是嗎?”

說話時,她破嗓了好幾次,語氣激動,像是一直壓抑的心情爆發了出來。圍在患者身邊的醫師和護士紛紛往這裏看。

望朝他們回頭,小聲地說對不起。

“反正,我辦不到。那麼做根本沒有意義。”

七尾搖搖頭。“直井是為你著想,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上,我們已經對他的住處進行搜索,但是完全沒找到任何一件與你有關或暗示你們關係的物品。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

望訝異地看著七尾。“所以就是他的心裏完全沒有我啊?”

“交往了好幾個月,要完全不露痕跡是不可能的。你沒去過他住處嗎?”

“是去過幾次……”

“他屋裏還留著和前女友有關的物品嗎?”

望厭煩地搖搖頭。“我沒注意。”

“對吧!但是,他現在的住處,卻擺滿了顯示他和前女友關係的東西,例如一起拍的照片,刻意強調他沒有任何交往中的女友。你明白嗎?他很害怕這次的行動造成你的困擾,極力想隱瞞你們的關係。如果是毫不在意的物件,他不會這麼用心。”

“就算這樣……”

“他覺得對不起你。當然,當初會接近你,大概是認為在這次的行動可以利用你,一開始可能真的只是這樣。但我想,在你們的交往過程中,他還是對你產生了特別的感情。所以,我才來拜託你,請你說服他。我說過好幾次了,這件事只有你辦得到。”

“要我上電視嗎?”

“不,沒那個必要。我們不能造成你這麼大的負擔,只要寫信就可以了。”

“寫信?”

“我們會叫其他人念出來,你只要寫信就可以了。”

“既然這樣,刑警先生自己隨便寫不就好了?不一定要我寫。”

“不,非你不可。直井不是笨蛋,光讀信八成打動不了他。可是,如果看到你親筆寫的字,他的心一定會動搖。”

“拜託你。”說著,七尾又再次鞠躬。

真瀨望沉默了一會兒。這讓七尾抱著一絲希望。

“對不起。”然而,聽到的卻不是他所期待的回答。他望著她。“我還是不想跟他扯上關係,他一定也不想再想起我了。我的信,只會讓他覺得厭煩。所以很抱歉,我拒絕。”

“真瀨小姐……”

“我還有很多事要做。”說著,望朝其他人所在的病床走去。

七尾搖搖頭,離開加護病房。全身因無力感而沉重不堪。

直井穰治遲早會被捕的。一旦通緝,只是時間問題。但是,如果不在這一刻逮捕他就沒有意義了。

一名護士跑上樓,提著一個白色袋子。另一名護士從護理站跑過來。

“暖暖包買回來了?”

“買回來了!店裏有的我全買了,大概有三十個。”

“立刻拿到手術室!”

拿著袋子的護士回了一聲“是”,在走廊上奔跑起來。

七尾不明白暖暖包有什麼用途,但是,醫師們在沒有電力的情況下,拼命想保住島原的性命,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我幫不上任何忙嗎–七尾感到無比焦躁。

正當他準備下樓時,感覺背後有人。真瀨望以苦惱的神情站在那裏。“請問……”

“是的?”七尾面向她。“什麼事?”

“一定要寫信才可以嗎?”

“咦?”

“勸他,一定要寫信才可以嗎?”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