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50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50

無影燈的光逐漸變弱,不到幾秒便完全熄滅了。手術室被黑暗籠罩著,只有幾個顯示器發出微弱的光。

在場的所有人瞬間陷入沉默。西園本來正在縫合人工血管,但他現在是什麼姿勢,就連他身邊的夕紀也看不見。

“元宮,”是西園的聲音,“照明現在怎麼樣了?”

夕紀為他幾乎沒有起伏的語氣感到驚訝,從他的話聲完全感覺不出任何焦躁。

“我剛才吩咐護士準備,要我去問問嗎?”元宮的聲音有些變調。

“不用,現在最好別亂動。外面的人應該也明白這裏的狀況,現在只有等了。”

“知道了。”

“西園教授,”佐山說,“病人的體溫超過二十九度了。”

西園低沉地嗯了一聲。“因為空調停了。再這樣下去,要小心截癱。”

室溫正持續上升,在場的人應該都感覺得到。夕紀也是滿身大汗。

焦慮的氣氛在手術室蔓延,雖然沒有人說出口,但每個人都知道,這種狀況實在刻不容緩。患者的體溫上升,將會面臨死亡。

要冷卻身體–一想到此,夕紀的腦海裏便想起棺材。為父親守靈時,她看過棺材內部,裏面鋪滿了乾冰,微微飄起白色霧氣。

“教授。”夕紀鼓起勇氣開口。

“什麼事?”

“直接從管線外冷卻血液可行嗎?”

“……怎麼冷卻?”

“用冰塊,還有保冷劑之類的,雖然很像外行人的點子……”

在場的所有人都靜下來。因為置身於黑暗中,夕紀看不見其他人的表情,深怕大家會因為這個主意太膚淺而取笑她。

“田村。”西園說。

“是。”

“可行嗎?”

“理論上應該可行,雖然我沒做過。”

“試試看吧。山本護士,請向外面聯絡,要他們送冰塊和保冷劑過來,也要把目的講清楚。”

山本明子回答“好的”,實際上離開卻在幾十秒之後。因為太暗,無法迅速行動,萬一牽動任何一部機器,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冰室。”

被西園點名,夕紀全身僵硬。“是!”

“好主意,謝謝。”

“……哪里。倒是教授,您臉上的汗水不要緊嗎?”

“是想請你們幫忙擦,但是我現在動彈不得。”

“咦……”

“我兩手都握著血管,要是不小心一動,傷到血管就不得了了。”

夕紀凝目細看,雖然看不見西園的手,但可以看出他的雙手在島原的心臟附近。他維持這個姿勢,不動如山,準備以這個姿勢度過這種狀況。

手術室的門打開了,進來了幾名護士,手裏都拿著手電筒。

“大家圍住手術臺,”其中一人下令,“往手術部位照明。”

護士們移動到夕紀等人身邊。手術臺上再度出現了光,但亮度遠遠不及無影燈。西園的手邊仍然是暗的。

“不能再弄亮一點嗎?”元宮怒斥。

“已經派其他人去找照明了。”其中一名護士回答。

“不能再拖下去了,動手吧。”西園說。“冰室。”

“是。”

“把光對準我的手指,視線絕對不能移開,一切就靠你了。”

西園以認真的眼神注視著夕紀。看得出來,他似乎要傳達什麼–非關醫療的事情。

她回答了一聲“是”,從護士手中接過手電筒,一下子感到口乾舌燥。

“元宮,麻煩你輔助。”

西園再度發出指示,門又打開了。

“保冷劑和冰塊來了。”進來的護士說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