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6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6

“好像什麼都沒留下。”本來正在碰電腦的寺阪回過頭來對七尾等人說,“電子信箱沒有任何記錄,也沒有文字檔。”

“所以,這表示?”七尾問道。

“我對電腦也不太懂,所以不敢說什麼,不過,這表示直井沒有用這台電腦做普通事務。一般人都用電腦上網、收發電子郵件吧?還有文書處理之類的。”

“你是說,他完全沒有這些跡象?”換阪本發問。

“是的。我想,請專家看一下硬碟就知道了,他一定用在什麼特殊地方。”

寺阪感到不解,七尾則是無從發表意見,因為他對電腦幾乎一竅不通。

“他會不會用這台電腦操作爆裂物?”他想起鑒識課的片岡的話,便提出這個問題。

“也許會,”寺阪回答,“只是我沒辦法確定。”

七尾沉默了。他認為直井會回到這個房間,因此和阪本及寺阪在這裏等候。其他刑警則分別在飯店內外繼續監視。再怎麼想,他們的作法都不可能有錯。然而不知為何,他還是坐立難安,就是有種錯得很離譜的感覺。

“阪本,聯絡組長,找鑒識課的人過來看看。”

“找鑒識課?可是,要是被直井發現有員警出入這家飯店……”

“請他們不要洩漏身分。然後,請他們看看這台電腦,我總覺得有什麼重大意義。”

阪本分別注視著七尾和書桌上的電腦,並點點頭。“知道了。”

阪本打電話時,七尾再次環顧室內。直井昨晚似乎在這個房間過夜,床鋪有使用過的痕跡,枕頭上留有毛髮。

剛才已經確認過,床上的旅行袋內沒什麼東西,只有看似在便利商店買的內褲、襪子及兩本雜誌。

直井離開房間,出去了嗎?

他該不會不打算回來吧?這個不安在腦海裏閃過。受電設施遭到破壞時,他人還在這裏,之後才離開,這應該是合理的推測。真是如此,他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沒留在這裏?

七尾走近窗戶,向外眺望,由於距離太遠,看不出醫院的狀況。

稍微壓低視線,便看到正面有棟大樓,屋頂一覽無遺,好像是一家公司。

突然間,他內心出現了疑問。

“寺阪,叫飯店的人過來,最好是櫃檯那個。”七尾說道。

寺阪步出房門的同時,阪本也掛上了電話。“已經請懂電腦的人過來了。”

“醫院方面有沒有異狀?”

“目前沒有,手術似乎也進行得很順利。”

聽到這個消息,七尾反而更不安。手術順利進行,表示剛才的爆破並沒有達到直井的目的。難道他不知道醫院有自備發電系統嗎?七尾認為這是不可能的。直井透過真瀨望獲得各種情報。在那之前,他一定詳細調查過醫院的供電系統了。

門開了,寺阪帶著飯店員工進來,正是櫃檯那位。

“你之前說,直井並沒有指定房間類型吧?”七尾立刻發問。

“是的。所以我才安排這個房間……”

“樓層方面呢?”

“樓層?”

“他也沒有指定幾樓以上的房間嗎?”

“是的,他沒有指定。”

“這麼說,他會住進這個房間是巧合了,也有可能住進比這層樓更低的房間,對吧?”

“當然。”

“樓層最低的房間在幾樓?我是指有單人房的樓層。”

“這個……三樓。”

“三樓……”七尾從窗戶向下看。

阪本也來到他身旁,視線同樣往下看去。

“七尾先生,如果在三樓的房間,應該看不到醫院吧?”

“我也這麼認為。”

“我到三樓確認一下。”

“不用了,沒有那個必要。”七尾離開窗邊,拳頭往旁邊的茶几一捶。

“七尾先生……”

“上當了。這個房間是個幌子。直井人在別的地方,打從一開始就不在這裏。他登記住房,把房間安排成有人使用的樣子之後就離開了,到另一個看得到醫院的地方。”

“不會吧,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是個行事謹慎的人,而且無論如何都想完成這次犯行。他準備這個把戲,是以防萬一,即使被查出來,整個計畫也不會受阻。”

阪本拿出手機,大概是準備向本間報告。由於找到這個房間,四周的查訪工作便中斷了。但如果這裏是個幌子,那就必須再度動員調查。

七尾走向門口。

“七尾先生,你要去哪里?”阪本問道。

“我要回醫院,麻煩你向組長報告一聲。”

七尾大步沖出房間,搭上電梯。他為自己上當而懊惱,同時也為直井的強烈復仇心感到驚訝。準備那個房間,即表示直井並不怕被捕。恐怕到了真的被捕的那一刻,他都會千方百計要島原的命。

七尾拉住一名在飯店穿堂待命的員警,要對方開車送他到醫院。沒時間解釋理由了。

正當他即將抵達醫院時,手機響了。

“我是阪本。”對方的聲音變了調。“犯人得逞了。”

“怎麼了?”七尾的聲音也啞了。

“剛才,自備發電系統停止,醫院陷入完全停電的狀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