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5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5

穰治瞪著電腦螢幕,上面有三個字:DOOR、BAG、KEYBOARD,而DOOR旁邊已經顯示ON這個字。幾分鐘之前,電腦在發出警示音的同時,出現了這個畫面。

只有一個意思,就是有人打開了他在波拉飯店訂的房間的門。他在房間的門上裝了一個不顯眼的感應器,門一打開,感應器便會傳送訊號到房間裏的電腦。那台電腦已設定程式,一收到訊號,便使用內部設定的手機通知穰治眼前的這台電腦。

是誰打開了門?

搞不好是飯店的人。他預約住兩天,入住時曾經交代櫃檯的人不必打掃房間,但飯店可能沒有聯繫好。

穰治走近房間窗戶,拿起望遠鏡來看。這次他的焦點對的不是醫院,而是更遠的一家飯店。但望遠鏡無法觀察到每個房間的情況,也無法確認飯店四周是否有警車停駐。

他嘖了一聲,這時,電腦再度發出警示音,一看畫面,BAG的旁邊也出現了ON。

床上的袋子被打開了……

袋口也裝了感應器,拉鏈一拉開,便會傳出訊號。

飯店的人不會擅自打開客人的行李。

錯不了,穰治很肯定闖進房間的是員警。他們知道直井穰治在波拉飯店投宿,便趕去那裏。

他思忖著員警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他想起望打來的那通電話,會是她說的嗎?但是,她對他的預謀應該一無所知啊。

穰治輕輕搖搖頭。員警怎麼查出來的,一點也不重要。籌畫這次行動時,他已經做好被員警查出來的心理準備,也已經想好對策,到時候該如何讓行動繼續下去。

那就是波拉飯店的陷阱。

警方一旦查出犯人就是穰治,肯定會在醫院附近尋找。會盯上他,就表示警方已經看出他的犯罪目的是妨礙島原總一郎的手術。

穰治無從得知警方的調查進展,所以他準備了波拉飯店,並用本名訂房。如果警方真的在追捕他,辦案人員應該很快就會找到這條線索。相反的,如果那個房間始終沒被發現,那就表示警方還沒查到直井穰治這個名字。

他本人當然是希望是後者。截至目前為止,他都認為自己沒出什麼大紕漏,因此也相信後者的機率較高。

顯然他太天真了。光就媒體的報導來看,調查小組追查的方向全然不同,但背後卻步步逼近真相。似乎已有調查人員發現,有馬汽車的瑕疵車受害者當中有人沒有獲得任何賠償,且其被害情形也沒有被報導出來。

穰治知道警方正在追捕自己,因此感到焦慮、失望。縱使他的目的順利達成,將來也會被通緝,遲早會被捕。他會以殺人罪被起訴嗎?萬一答案是肯定的,他就必須在監獄裏度過漫長歲月。一念及此,即使早已覺悟,絕望還是席捲而來。

當然,他並不會因此而考慮中斷犯行。自從失去春菜,他便懷抱著更沉痛的絕望活到現在。找到島原總一郎的住處時,他甚至考慮過要背著爆裂物和島原同歸於盡。

穰治告訴自己,不要怕被警方逮捕,而且警方已查出他的犯行,也讓他感到心裏的創痛似乎減輕了幾分。

現在,警方什麼都知道了……

媒體對於神原春菜的死幾乎沒有報導,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春菜死得這麼冤枉,卻沒有人替她主持公道,也沒有管道讓穰治他們宣洩悲傷。島原總一郎沒有負起任何責任,繼續在公司裏掌權,自以為只要與受害者團體達成和解,一切都扯平了,社會大眾也厭倦了抨擊有馬汽車。

但是,員警不是這樣。至少參與這次案件的員警,應該都知道有馬汽車瑕疵車騷動的背後發生過什麼悲劇。正因為知道了,才會查出犯人就是直井穰治這個平凡的上班族,也明白他的內心有多麼遺憾。

我真沒用–穰治想著,自虐地笑了,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感覺得救了呢……

這時候,電腦發出第三次警示音,KEYBOARD的ON出現了。他舔了舔嘴唇。

這表示有人碰了放在波拉飯店房間的那台電腦的鍵盤。

穰治開始整裝。他不知道對方是基於什麼目的觸碰鍵盤,但對方遲早會發現電腦的監視程式。在那之前,他還有一點時間,因為刑警應該還不知道波拉飯店的房間只是一個幌子。

穰治以望遠鏡觀察醫院的情況。員警頻繁地出入,但看得出他們的行動還是相當從容。醫院的自備發電系統應該正在運作,所以醫院並沒有亂成一團。

但是,你們的悠閒時光就要結束了……

他叫出另一個程式,那是用來啟動裝設在醫院裏的第二道系統。

電腦詢問YES或NO。

他的手指向Enter鍵靠近。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