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4

03.28.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4

鑒識課的老鳥片岡將一塊黑色塑膠碎片放在掌心,讓七尾等人看。

“這應該是手機零件。”

“手機?”本間問道。

“對,把手機做出引爆裝置。撥打這支手機,不會響鈴,卻能引爆,所以犯人可以自由行動。我以前見過用呼叫器改裝的,現在呼叫器沒人用,就改用手機了。犯人的作案技術也會跟著日新月異。”

“很容易製作嗎?”

片岡對本間這個問題聳聳肩。“外行人大概沒辦法吧。不過聽七尾說,犯人是電子儀器專家……”

“所以做得出來?”

“應該吧。我看,反而是那個爆裂物做得比較吃力吧。”

“那不是炸藥嗎?”七尾問道。

“如果是炸藥,可不是這樣就算了。”片岡指指後面。

受電設施的小屋被熏得烏黑,但沒有崩塌。片岡說,只有受電盤前方遭到破壞,本體的損傷並不嚴重,只不過要讓受電盤恢復功能,少說也要半天的時間。

“不過那時候的火勢好大。”七尾說出親眼目睹的狀況。

“應該是汽油,大概和爆裂物放在一起吧。”

“這麼說,爆裂物是……”

“我想是犯人自製的。”片岡說。“目前還沒分析殘餘物質的成分,還不能確定。不過,把砂糖和氯酸鉀或過錳酸鉀之類的東西混合,就能做出小型炸藥了。就爆炸程度來看,應該差不多吧。”

“一般人也弄得到這些材料嗎?”本間問道,顯然是一時無法相信這一系列的犯行出於外行人之手。

“如果是製造業的工程師,應該拿得到吧,而且過錳酸鉀在藥房也買得到。”

傷腦筋,本間說著,臉色沉了下來,似乎沒料到一個外行人竟能做到這種程度。然而,七尾卻認為這是後知後覺,他親手經歷過那次的發煙筒機關,因此從一開始便認為犯人並非普通人。

有人出聲叫組長。七尾一回頭,看到同一組的林姓年輕刑警快步走過來。

“找到直井的最新照片了,據說和員工證上的照片一樣。”

林從手上的牛皮紙袋拿出一張照片給本間。

七尾也探頭過去看。那是直井打領帶的照片。

“加洗了嗎?”本間問。

“已經拿去彩色複印了。”

“好,發給負責找人的同事,照片越新,越不會出錯。”

“也給我一張。”七尾對林說,接過同一張照片。“我也去找人。”

目前已依照七尾的提案,派出幾名刑警到附近找人。

“不,你留在這裏。”本間說道。

“為什麼?”七尾覺得自己的嘴角扭曲。“不許我加入調查工作嗎?”

“不是。這次的案子你最瞭解,所以我要你待在旁邊給意見。”

七尾相當意外,盯著本間。“可以嗎?”

“我先把話說清楚,事後一定會處分你,可別得意忘形。”

“我知道。”

“隊長馬上會到,把資料整理好。”說著,本間正邁步向前時,他的手機響了。“我是本間,怎麼了……,什麼?確定嗎?……嗯,波拉飯店是嗎?”本間聽著手機,視線望向遠方。“嗯,從這裏就看得見。是嗎?知道了,我馬上派人過去支援,你們先穩住。”

本間掛了電話,微微充血的眼睛看向七尾。“找到直井投宿的飯店了。”

七尾睜大了眼。“真的嗎?”

“他做夢也沒想到,我們已經查到他的所在了。他是以本名投宿的,我們給飯店的人看過照片,應該是本人沒錯。”

“以本名……”

“七尾,你先過去,等一下我也會叫阪本他們過去。波拉飯店,你知道地點吧,就是那家飯店。”本間指向遠處一幢灰色建築物,上面掛著招牌,看來是一家商務飯店。

“瞭解!”七尾奔向最近的一輛警車。

他在離飯店數十公尺的地方下車,這個位置從飯店看不到。因為直井穰治可能在飯店裏同時監看醫院及周邊路況。

走進飯店正門,有一個小小穿堂。那裏有張熟面孔,是一個姓寺阪的後進。他應該也是負責搜索。

“其他人呢?”七尾問道。

“在直井待的那個樓層,應該在走廊上待命。”

“直井在房裏嗎?”

“不知道,我們正在等候組長的指示。”

“阪本他們也會來,大概要等他們到才會進去拿人。指認直井的那個員工呢?”

“就是他。”寺阪往櫃檯指去。

七尾走近櫃檯,出示員警手冊。那個臉形瘦長的服務生微微點頭,神色緊張。

“請教你一下,這個人來投宿的情況。”七尾邊出示照片邊問。

“剛才幾位也問過,我沒有特別深刻的印象,只是請他在卡片上登記名字而已。”

“他是什麼時候預訂房間的?”

“上個星期五。”

“有沒有指定房間類型之類的?”

“沒有,沒有特別要求。客人住的是標準單人房。”

對於一個員警追捕的嫌犯是否該使用敬語,服務生似乎有些迷惑。

“昨晚來的時候,有沒有帶什麼行李?”

“我記得客人好像帶著一個旅行袋,但不是很清楚……”

“有沒有使用客房裏的電話?”

“關於這一點,其他刑警先生剛才也問過,所以我確認過了,客人並沒有使用電話。”

“是你帶他進房的嗎?”

“沒有,像我們這種飯店,大多是把鑰匙交給客人而已。”

“有沒有出入房間的跡象?”

“很抱歉,我沒有一直待在這裏,所以不太清楚。”

七尾點點頭,判斷無法期待這名員工能提供有用的情報。

阪本從大門進來了,還帶著幾名警員。外面一定也有佈署。

“指令下來了,進去捉人。”

“好,走吧!”七尾向寺阪打了手勢,走向電梯。

直井住在五樓的客房。一抵達五樓走廊,便看到兩名刑警,對方表示直井的房間並無異狀。

阪本也帶著幾名警員上樓了。

“飯店大門和後門都堵住了。”

“好,這裏的安全門和樓梯也要有人看著。”

在各個妥當的地點安排好警力之後,七尾和阪本等人討論逮捕的步驟,決定由七尾敲門。

“組長指示,現在醫院裏可能還有爆裂物,要我們小心,慎防直井被逼急了引爆。”阪本說道。

“瞭解。不過應該沒問題,直井不是那種人。”

“你怎麼知道?”

“會立刻失控的人,想不出這次的作案手法。如果他是那種人,早就拿刀硬闖島原的病房了。”

“但願如此。”

“也只能這樣想了。–上吧。”

七尾和阪本等人一起靠近房間,悄悄做了一個深呼吸,敲了門。

但裏面沒有回應。再敲一次,結果還是一樣。

“要進去嗎?”阪本小聲說道,一邊出示鑰匙。那應該是飯店的總鑰匙。

七尾點點頭,阪本便將鑰匙插入鑰匙孔,直接把門推開。

繼阪本之後,七尾也踏進房間,但裏面沒有人。

七尾打開一旁的浴室門,浴室裏也沒有人。

電視機開著,書桌上放著一台電腦,床上有一個旅行袋。

“逃了?”阪本咬著嘴唇說道。

“不可能。他不可能發現我們的行動,即使發現了,應該也來不及逃走。”寺阪說道。

“這麼說,是碰巧外出了……”阪本的眉頭深鎖。

“阪本,聯絡組長。要是直井出去了,計畫就要變更。我們在這裏埋伏,等他回來。”

“是。”阪本拿出手機。

七尾環顧室內。直井就是從這個房間監視醫院嗎?

從窗戶向外看,的確可以將帝都大學醫院院區看得一清二楚,如果用望遠鏡,一定萬無一失吧,也看得到受電設施。他很可能是看到員警試圖調查,才匆忙引爆。

但是……

七尾感到奇怪,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