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2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2

那時候,七尾正在不遠處觀望著警員們。警員們設法調查的,是建于院區內的受電盤室,據說裏面設置了兩座受電盤。不用說,這是從電力公司承接電力的設備。

其中一名警員打開門的一瞬間,受電盤室在劇烈的爆炸聲中噴出灰煙,還冒出紅色火焰。開門的警員被爆炸威力彈開。

“退後,有爆裂物!”一個警員叫道。

接著傳來第二次爆炸聲,受電設施被火焰與濃煙包圍。

在此同時,七尾身後響起人群的遝雜聲。一回頭,看到許多人正自醫院走出。

“請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七尾大喊,因為有人想靠上來看起火的小屋。

阪本從醫院裏飛奔而出,看到七尾,便跑了過來。“發生什麼事?”

“受電設施被炸了。醫院裏的情況怎麼樣?”

“停電了。除了一小部分,全都是暗的。”

“跟組長聯絡,請求支援。”

“七尾先生呢?”

“我去看看手術室的情況。”

七尾走進醫院,發現候診室鬧哄哄的。受到恐嚇事件的影響,前來就診的患者應該比平常來得少,但在七尾看來仍是人滿為患。

顯然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七尾經過議論著好像發生火災的幾名女子身邊,往後面走去。

電梯停了。一名坐輪椅的男子因無法搭乘電梯而為難,護士叫住他,為他帶路。看來似乎有停電時仍可使用的電梯。

七尾沿樓梯直奔而上。腦子裏咒駡自己太大意,竟沒及早料到歹徒這次的犯行,要不進手術室而妨礙手術,這是唯一的辦法。

他迅速抵達手術室所在的樓層,卻在這時候停下腳步,因為腦海裏突然湧現一個疑問。

為什麼受電設施會在那個時點爆炸?

就在警員開門的那一刻。當下,他以為機關便是如此設計的,然而現在重新回想,爆炸並不是在開門的那一瞬間發生的,而是在開了門之後。如果是事先設定的機關,爆炸不是應該早一步發生嗎?

而且,在門上設機關並沒有意義。因為這麼做,無法知道何時會爆炸。站在犯人的立場,如果爆裂物不能在島原接受手術時引爆,還不如讓別人先發現。

這麼說……

“七尾先生。”

他佇立在樓梯上思考,卻被上面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一看,原來是一個姓野口的後輩刑警正在下樓,他本來應該在手術室附近監視。

“聽說受電設施被炸了。下面怎麼樣?”

“沒有發生大混亂,上面呢?”

“護士們多少有點慌,不過好像沒什麼大問題。像這種醫院好像都有自備發電裝置,避免因停電受到影響。重要的機器現在好像都靠那個在運作。”

“那麼,手術室也沒問題吧?”

野口大力點頭。“他們說用的是不斷電裝置,所以可以繼續動手術,沒問題。”

“太好了。”至少可以先放心。“你說的那個自備發電裝置在哪里?”

“地下室。我想最好還是去查看一下,正準備過去。”

“叫專家來。”

“已經聯絡過,應該在路上了。”

“好,那你快去。”

目送野口之後,七尾直接上樓。走廊很暗,但有緊急照明,一名護士正從標示著加護病房的房間走出來,找上另一名從護理站走出來的護士,高聲問道:“還沒聯絡上真瀨小姐?”

“她的手機好像沒開。”

“這算什麼!”她的臉色很難看。

七尾走近她,看到她胸前的名牌寫著“菅沼”。

“請問,真瀨小姐怎麼了?”他邊說邊出示員警手冊。

菅沼護士臉上先閃過驚訝的表情,但立刻恢復冷靜。“因為停電,到處都缺人手,想找她來支援。她今天本來是夜班。請問可以了嗎?我很忙。”

“啊,不好意思。”

菅沼護士快步經過走廊,再次走進加護病房。

七尾拿起手機,跑下樓,一路上和好幾個醫生、護士擦肩而過,每個人都顯得很緊張。

來到一樓便聽到廣播,內容是受電盤遭到破壞,今天中止診療。候診室的人們議論紛紛地朝大門走去。

七尾撥開人群走到外面,消防車已經到了。受電盤雖然還在冒煙,但看來火已經熄了。

他撥打手機,對象是本間。

“是我。後來怎麼樣?”

“他們有自備發電裝置,所以手術繼續進行。組長你現在呢?”

“我在路上,正要過去。”

“真瀨望呢?”

“在中央署,還在問話。”

“組長,請放真瀨望回醫院。我們已經不需要她了吧?”

“還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有人需要她。她是護士,現在這家醫院需要她。拜託。”

本間沒有回復。七尾老大不耐煩,不知道他還在猶豫什麼。

“組長!”

“知道了。”總算聽到聲音了。“我會跟中央署聯絡,這樣總行了吧。”

“謝謝組長。還有另一件事。”

“又有什麼事?”

“請派人調查醫院四周的建築物,直井穰治就在附近,他應該正在監看醫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