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0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0

島原總一郎的手術已經開始了。七尾在帝都大學醫院一樓的候診室,不斷地掃視四周神色鬱鬱的人們。他的口袋裏有直井穰治的照片,但直井的長相已深植腦海,不需要再看了。

他向日本異位元電子東京總公司查詢的結果,得知直井穰治請了特休,據說是一個星期前便提出申請。

有件事令人無法忽視。直井穰治這兩個星期便請了三天假。在醫院內針對這些日期調查,發現其中一天是島原總一郎住院當初所決定的手術日,後來由於恐嚇事件才延期至今。

直井穰治今天一定會採取行動。問題是,究竟是什麼行動。

七尾在中央署開始說明時,本間仍是滿臉怒氣,太陽穴暴出青筋,臉紅脖子粗。然而聽著七尾的話,他的表情也不斷地改變,最後則是臉部肌肉緊繃,浮起青筋的太陽穴冒出了汗珠。

“你怎麼不早點報告?”本間呻吟般問,“既然你認為是與島原社長有私怨的人搞的鬼,為什麼不跟我說?”

對不起–七尾老實地道歉。

“因為無論如何我都想親自調查,而且我沒有把握,純粹只是不滿意原本的調查方針而已。”

“你這傢伙!”本間一把抓住七尾的領口。

“可是組長,如果不是七尾先生進行調查,就不會查出直井穰治了。”阪本插嘴調解。“七尾先生如果和我一起行動,就什麼都查不到了。”

也許是同意了這個說法,本間鬆開了手,響亮地嘖了一聲。“你給我當心點,事後我一定會請示上面怎麼處分你,我一定會向上面報告。”

“沒關係。”七尾說。“倒是醫院那邊,我們得加派警力。”

“這我當然知道,不用你交代!”本間怒吼。

不久,便有員警被派往帝都大學醫院,還有便衣刑警同行,七尾也在內。顯然,在這種狀況下,本間無法支開他。

而本間現在一定在逼問真瀨望,認為可以從她那裏問出直井穰治到底有何企圖。但七尾認為這恐怕是無謂之舉,直井並沒有向她透露任何事,想必他打算從今而後不再和她接觸,所以才沒接今天早上的電話。

當指針超過十二點,他站起來,走向大門。門口有兩名刑警,其中一人是阪本,正拿著照片和進出醫院的人進行比對。

“沒看到人。”阪本注意到七尾,這麼說道。

“不一定從大門口進來。”

“醫院還有另一個出入口吧。”

“夜間和急救專用的出入口,那邊也有派人在監視。”

“會不會已經潛進來了?”

“應該不至於。我到處巡視,也讓醫院的人看過照片,沒有人看到他。”

“他是想妨礙島原的手術吧?不來醫院應該搞不出什麼花樣。”

“聽說手術可能會開到晚上,時間還很多。”

“不知道直井在想什麼?即使來醫院,不靠近手術室就無法加害島原,難道他想硬闖嗎?”

“我不認為他會這麼做。”

七尾離開阪本,本想拿出煙盒,又遲疑了。直井不知什麼時候會出現,現在不是到抽煙區的時候。

除了煙盒,他的手還碰到另一樣東西,是一張便條紙,他向日本異位元電子打聽時,將直井穰治的所屬單位記在上面。

電子計測機器開發課–

“電子計測……電子……電……”七尾喃喃自語,赫然驚覺。手裏拿著便條紙跑了起來。

事務局長笠木對於七尾的問題面露不解之色。“用電設備……是嗎?這裏很多啊,幾乎所有的醫療行為都要有電才能進行。”

“那麼,最重要的部分在哪里?我指的是一旦壞掉,醫院受害最嚴重的地方。”七尾問。

笠木環顧事務室。“呃,這方面誰比較熟?”

“應該是中森先生吧?”他身旁的女職員回答。“他是負責設備和建築的。”

“哦,也對。中森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我想應該是在醫院的某個地方吧。”

女職員慢條斯理的口氣讓七尾大感不耐。“請馬上聯絡他,要他到這裏來,情況非常緊急!”

“究竟是怎麼回事?”笠木皺眉,但那表情不是因為意識到危險,這讓七尾更顯暴躁。

“犯人是電機方面的技術人員,所以很可能利用這方面的專長。既然電力是醫院的生命線,他一定會從這裏著手。”

“從這裏著手?要做什麼?”

“所以我才要請你們想想看。”七尾按捺著想大吼的衝動。

這時,一名戴眼鏡、年約四十歲的男子一臉惶恐地出現了。

“中森先生嗎?”

“我是。”可能是七尾的眼神咄咄逼人,中森有些手足無措地往後退。

七尾把剛才問過笠木的問題再問一遍。中森雙手在胸前交叉,一邊思考一邊開口。“應該是配電盤吧,也就是斷路器。那裏要是被動了手腳,供應各建築的電力都會被切斷。”

“其他呢?”

“再來就是主電腦吧。各種資訊都是透過LAM來分享,要是主電腦遭殃,也就不能用了。”

“那些東西在哪里?”

“隔壁房間。”

七尾叫來阪本,命他確認各樓層的配電盤和主電腦是否有異狀。

“手術室的配電盤要特別仔細檢查,那裏是犯人的首要目標。”

“是。”阪本小跑步離開事務室。

七尾面向笠木與中森。“謝謝合作。要是想起什麼,請立刻和我聯絡。”說著,他準備離開。

“請問……”中森叫住他。

“什麼事?”

七尾一問,中森面帶遲疑地說:“醫院外面的不用嗎?”

“外面?”

“是啊,這時候不必考慮醫院外的設備嗎?”

“你的意思是,除了醫院的設備之外的設備嗎?”

“不是的,設備是在院區裏。”

“院區裏……”七尾回到中森面前。“那是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