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4

03.2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4

名片上的地址不好找,因為那地方不在餐飲店林立的大路上,怎麼看都是住宅區。這種地方真的有餐廳嗎?夕紀正在懷疑,就看到比一般住宅裝飾得還精緻的門廊。往裏面一瞧,玄關門掛著刻了店名的門牌。好隱密的一家店,夕紀這麼想,又猜測西園和百合惠或許實際上就是在這裏幽會。

一推開門,一名身穿黑色套裝的女子微笑著出現了。

“恭候光臨,我帶您到包廂。”那口吻簡直就像認識夕紀一樣。

她帶夕紀來到一個獨立包廂,打開門,向室內說“您的客人到了”。

夕紀做了一次深呼吸,才走進房內。

房間中央擺了一張正方形餐桌,百合惠與西園隔著桌角相鄰而坐。百合惠穿著淡紫色襯衫,脖子上戴的白金項鏈閃閃發光;西園則是一身深綠色西裝。

“辛苦了!我們已經開始了哦。”西園舉起細長的玻璃杯,裏面的液體看來是雪利酒,百合惠面前也有同樣的玻璃杯。

對不起,讓您久等了–夕紀說完,在百合惠對面的位置坐下。

“你好像很忙喔。不過氣色不錯,那我就放心了。”百合惠露出笑容說道。

“我很好啊。媽呢?”

“嗯,很好。”百合惠點頭。

許久不見的母親,在夕紀看來似乎瘦了一點。但那種印象並不是憔悴,而是更結實了,至少完全沒有老態。相反的,夕紀認為母親這幾年顯得更年輕了。她能夠想到的唯一可能,便是日常生活改變了母親。現在不管怎麼看,母親都是一位幹練的職業婦女。

剛才那名套裝女子前來詢問夕紀是否要用餐前酒。她拒絕了。

“你們母女倆久久見一次面,來一杯如何?”西園說。

夕紀沒有看他,搖搖頭。“醫院可能會找我。”

“今晚的first call不是你,我已經吩咐過了。”

“可是……還是不要好了。回宿舍以後,我還想看點書。”

她感覺西園歎了一口氣。“現在的確是你的重要時期。那麼,就我一個人喝吧。”

“是啊,你們兩位請喝吧,就像平常一樣。”此話一出,她就後悔了,她看得出百合惠的表情僵住了。

餐點上桌了。前菜裝飾得如甜點般美麗,從外表看不出以什麼材料製成,套裝女子為他們說明,夕紀還是聽不太懂,但一吃果然美味,滿嘴是至今未嘗過的好滋味。

原來西園平常都讓百合惠吃這些–她突然領悟。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在為女兒烹調家常菜時,百合惠就已經和西園在外面吃這種平常吃不到的料理嗎?

健介喜歡重口味的菜色,特別愛吃鹵成咖啡色的馬鈴薯燉肉。夕紀回想起父親拿這道菜下酒看棒球轉播的模樣。她一邊默默將眼前的料理往嘴裏送,一邊想著,爸大概一輩子都不知道世界上有這種滋味吧。

西園向百合惠描述夕紀在醫院工作的情況,這便是他們會話的進行模式。期間,百合惠也問她有沒有好好吃飯、洗衣打掃怎麼處理等等,夕紀隨便應付。這麼做儘管孩子氣,但她就是不願意讓他們倆認為吃這頓飯是有意義的。

用餐在這種情況下接近尾聲。西園中途點了紅酒,但夕紀沒有喝,百合惠也只喝了一杯,所以主菜吃完後,酒瓶裏的酒還剩下大半瓶。

甜點上桌之後,西園離席,他的桌位並沒有甜點,大概是事先吩咐過吧。席間只剩下母女倆。

“你的情形我都是從醫生那裏聽說的,好像很辛苦哦,應付得來嗎?”百合惠問道。

“要是輸在這裏,就不知道之前為什麼那麼拼命了。”

是啊,百合惠應道。

“媽,你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說嗎?所以才托教授安排這次聚餐吧。”

百合惠睜大了眼,喝了水杯裏的水,舔了舔嘴唇。

夕紀心想,被我料中了,心裏泛起一股莫名焦躁的情緒,有點後悔主動挑起這個話頭。

“也不能算是向夕紀報告啦……,是想和你商量。”

“什麼事?”心跳加速了。當下夕紀就想,真不想聽。

“媽媽呀,”說了這幾個字之後,百合惠垂下眼,又抬起來注視夕紀之後才繼續說,“覺得差不多該決定將來的方向了。”

“將來?”

“就是說……”她又喝了一次水,然後才開口。“媽在考慮要不要再婚。”

脈搏在耳後劇烈跳動。夕紀咽下一口唾液,甚至覺得連吞咽聲都在耳內轟然作響。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