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39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39

時針即將指向十一點。穰治在飯店的某個房間內,從窗戶可以俯瞰帝都大醫院,他第一次投宿這家商務飯店。在進行準備工作時,他其實也很想入住,但還是忍住了,他怕來太多次,會讓飯店員工記住長相。

麻醉誘導最少也要一個小時。麻醉之後,執刀的醫師開始動刀–

穰治在腦中計算時間。在執行手術最重要的步驟之前,患者必須先接上人工心肺裝置,這個步驟會花上一點時間,即使接好了,也不會立即使用。根據他的調查,進行胸部大動脈瘤手術時,會將患者的體溫降到攝氏二十五度左右。使用人工心肺裝置讓血液迴圈之際,要先將送出的血液冷卻。這種作法,據說是為了保護患者的腦部與脊髓。要將體溫降到二十五度,大約需要一個小時。

之後,醫師們應該會在某個時點讓島原的心臟停止運作。

心臟可停止的時間約四個小時。醫師們必須在這段時間內完成任務,即切除島原的大動脈瘤,接上人工血管。若手術順利完成,醫師們便會讓先前中斷的血液再度流進心臟。心肌細胞因獲得血液,再次展開活動,若無異常,幾分鐘後便會開始跳動。即使不跳動,醫師們就算使用電擊,也會強迫心臟恢復跳動。

休想這麼做,穰治心想。

心臟既然已經停了,就不需要再跳動了。這顆心臟不是別人的,是島原總一郎的。這個男人,把公司的利益,不,把自己的利益看得比人命還重要。這種人的心臟不必再跳動。

穰治想,我要讓你再也動不了。他要創造出醫師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使心臟恢復跳動的狀況,不,要創造一個讓他們甚至盡不了力的狀況。

只不過,造成這種狀況的時機很重要。

如果意外提早發生,醫師們大概會中止手術。如果僅連接人工心肺裝置,要及時回頭恐怕不難。相反地,太遲也不行。若主要的手術已完成,剩下來的工作就算出了狀況也能達成。

他決定再等一下。沒有心急的必要。望說,這樣的手術最少也要四、五個小時。

一想起望,穰治便看向茶几上的手機。

今天早上八點半,手機響了。那時,穰治已經醒了,但仍躺在床上,他吃了一驚,彈跳起來確認來電號碼,上面顯示的是望的手機。

他猶豫了一下,把電源關掉。因為,他覺得要是聽到她的聲音,一定會動搖。他已打定主意永遠不再見她,但利用她仍讓他的良心備受譴責。

而且,他有不詳的預感。她以前從不曾在這種時間打電話給他,偏偏在今天這種日子打來,感覺不妙。她不可能看出什麼端倪,但他覺得要是接起電話,一切精心設計都會泡湯。

他等了一陣子才聽語音信箱。留言是望留下的,內容是希望他聽到留言之後與她聯絡。

從她的聲音聽得出緊張氣息,語氣也不像平常那樣口齒不清。

一開啟簡訊匣,裏面也有內容相同的訊息。然而,望平常發的簡訊一定會有一、兩個表情文字,這封信半個都沒有。

穰治相信事情必有蹊蹺。

望有什麼事找他,他的確很在意。但是,他判斷現在絕不能與她聯絡。

現在,他的手機一直是關機狀態,他很後悔沒有及早這麼做,聽瞭望的留言讓他徒增不安。

他再度走近窗邊,俯視醫院,拿起望遠鏡架在雙眼上。

正好有三輛車駛進停車場,其中兩輛是廂型車。他以望遠鏡追蹤車子的動向。三輛車分別停在不同的地方,車門開了,好幾個男人下車,從兩輛廂型車分別走出五個人。

穰治想,可能是員警。用望遠鏡雖然看不出來,但下車的那些人有獵犬的味道,環顧四周的動作、快步走向醫院的腳步,在在令人感到肅穆嚴謹。

如果是員警,為什麼便衣偏要在今天來醫院?這陣子常看到制服員警,卻沒發生過今天這樣的情況。

穰治思考著計畫已曝光的可能性,但沒有這個道理。員警不可能查出有人想要島原總一郎的性命。

那些人有的走進醫院,有的則在大門口散開。

穰治看著書桌,那裏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只要輸入密碼,按下Enter鍵,便會啟動第一個動作。

穰治已經在醫院裏裝上花了好幾個星期所做的裝置,如果其中一個被發現,整個計畫就無法順利進行。

他站在書桌前輸入密碼,出現詢問是否執行程式的對話方塊。若按下Enter鍵則表示Yes。

看看時鐘,才十一點半,手術還沒有進入核心階段。

他搖搖頭,點選了電腦螢幕上顯示的No。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