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38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38

躺在推床上的島原總一郎,被送進心臟血管外科專用手術房時,似乎還有意識。但因為準備麻醉的關係,眼神空洞。儘管如此,不可能連情緒也跟著放空,只要還有意識,手術前的患者都會害怕、激動,有些人甚至出現腎上腺素飆高的異常現象。

“早安!請問大名?”島原被移至手術臺,麻醉師佐山對他說話。佐山是個四十多歲、長相溫厚的人。事實上,夕紀從未見過他喜怒形於色。

島原見過佐山幾次,對他的聲音應該有印象。

島原動了動嘴,回答“我是島原”的虛弱聲音也傳進夕紀耳裏。

“我是冰室,我會一直在島原先生身邊。”

聽到夕紀的聲音,島原的頭稍微動了一下,這樣應該可以讓他安心一點。在這麼想的同時,夕紀本身也感覺因為出聲說話,化解了幾分緊張。

佐山站在島原的頭部那一側,開始麻醉誘導。首先,在注射麻醉藥之後,在他的右手裝上量血壓的管子。接下來,讓他戴上氧氣罩,開始按壓供氧的袋子。

夕紀和元宮等人在一旁默默看著佐山。麻醉誘導時,她也在麻醉師的管轄之下,絕不能私自交談,擾亂佐山的注意力。原則上甚至不准觸碰患者的身體。

不久,島原便進入睡眠狀態,手術室護士山本明子在佐山的指示下,注射肌肉鬆弛劑與靜脈麻醉藥。她是有二十年資歷的老鳥。

“肌肉鬆弛劑與吩坦尼注射完畢。”山本明子說道。

“謝謝。”佐山回答。

佐山抬起島原的下巴,讓他的嘴巴大開,使用喉頭鏡,將人工呼吸用的軟管送進氣管。他的手法極其慎重,深怕傷到氣管粘膜。

插管完成後,佐山以膠帶固定管子,啟動人工呼吸器。以上均是麻醉誘導的步驟。

麻醉誘導完成後,夕紀依照元宮的指示,開始插入導尿管。然而,導尿管的前端卻到達不了膀胱。

“他有前列腺肥大的現象。”元宮說。“我來吧。”

不愧是元宮,以熟練的手法插入導尿管。現在,夕紀對於觸摸男性性器官已不再排斥,但對於連這點工作都無法順利完成的自己感到生氣。

設定好點滴、測量心臟機能的儀器之後,夕紀開始消毒肌膚。從胸部、腹部到大腿等部位,大範圍地塗上消毒液。最後,護士們在島原身上蓋上外科用覆蓋巾,只留下進行手術的部位。

在此之前,西園一直站在後方看夕紀等人進行準備,現在則走近手術臺。

手術已準備就緒。元宮、夕紀及護士們,在事先決定的位置站定,以目光向西園示意。

“麻煩各位了。”西園說道。

圍繞在島原四周的醫師和護士,默默地互行注目禮。

夕紀在口罩下做了一個深呼吸,心想就要開始了。她已下定決心,今天先專心看西園的手術。雖然身為住院醫師的自己,對於有名醫之稱的西園能夠觀察到什麼地步是個疑問,但仍懷著親眼目睹或許能有收穫的期待。

只不過–

但願手術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她突然想起七尾說的這句話。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