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37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37

那棟公寓是奶油色的建築物。七尾三步作兩步跑上樓梯,明知對方不會逃跑,但心情就是靜不下來。

他站在門口,確認門牌號碼之後才按下門鈴。門外沒有掛門牌,可能是女性獨居為了小心起見吧。

門開了一條縫,露出一張年輕女子的臉孔,是個有雙大眼睛的女孩,看起來年約二十歲,似乎很適合穿護士服。但是,此刻的她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你是真瀨望小姐吧。”七尾問道。

“是。”

七尾出示員警手冊。“我是剛才和你聯絡的七尾。很抱歉一早來打擾,現在方便說話嗎?”

“啊,方便。”

“那我能進去打擾嗎?或者你想換個地方?”

真瀨望垂下眼睛,但很快就搖搖頭。“這裏就可以了,不過地方很小。”

“不好意思。”

真瀨望先關上門,解開鏈鎖之後又再次開門。“請進。”

七尾說了聲打擾了,便踏進房門。小小的脫鞋處擺了很多雙鞋,要找地方站都不容易,真瀨望發現這一點,連忙把幾雙鞋靠邊放。

“這裏就可以了。”七尾站在脫鞋處說道。看來是個小套房,若不是嫌犯,他儘量避免進入獨居女子的房間。

真瀨望也面向七尾站著。他發現她的眼眶已經開始泛紅,來這裏之前,他在打給她的電話裏只說了“有事要請教”,沒有提及任何詳情,但光是這幾句話,或許就讓真瀨望感覺出什麼不詳的預兆了。

“聽說你今晚上夜班?”

“是的。”

“你不去醫院上班的時間,都是怎麼過的?你有男朋友嗎?”

七尾的問題讓真瀨望大吃一驚。“為什麼問這種問題?請問你有什麼事?”

七尾從西裝內袋拿出照片,就是那張神原春菜的照片,他把照片拿到她面前。“這張照片裏有你認識的人嗎?”

七尾緊盯著注視照片的真瀨望。她的眼睛霎時盯著照片的某一點,睫毛顫動了一下。

“有吧。”七尾確認。

真瀨望抬起臉,舔舔嘴唇,表情迷惘,不知該不該回答。但是,她應該很想知道刑警為什麼要讓她看這張照片,應該也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在照片裏,而刑警又為什麼因此找上門。

“是長得很像,不過可能不是同一個人……”她總算說話了。

“因為這是幾年前的照片。不過,沒有改變多少吧?另一個最近才見過對方幾次的人,看了這張照片就認出來了。”

七尾說的是冰室夕紀。她說,最近曾經在醫院裏看過這張照片上的人。她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和身分,但她知道一個重要的線索。

那就是,對方應該是護士真瀨望認識的人。冰室夕紀說,那次在深夜看到他的時候,他和真瀨望在一起。雖然兩人假裝不認識,但從氣氛感覺得出來。

七尾向來重視女性的直覺。由於這番話,他便與真瀨望聯絡。這時,他再度認為夕紀的眼力不錯。

“是哪一個?”七尾問道。

真瀨望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指著照片的一部分:“這個男的。”

看到她指出的人,七尾不由得閉緊了嘴。果然和冰室夕紀說的是同一個人。

“可以告訴我這個人的姓名嗎?還有聯絡方式。你應該知道吧?”七尾翻開手冊,準備抄寫。

然而,真瀨望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著照片說:“這張照片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調查他?”

七尾搖搖頭。“很抱歉,這是調查上的秘密,無法透露詳情。我只能說,他極可能與某起事件有關,所以我們正在調查。”

“某起事件是指帝都大學醫院的恐嚇案嗎?怎麼會和他有關?”

“這,我無可奉告。”

“那我也不說,什麼都不說。”說著,真瀨望把照片往他面前推。“請你回去。”

七尾歎了一口氣,搔搔頭。“傷腦筋。如果得不到你的協助,那就只有強行搜索你的房間了,我實在不想做這種事。”

“可是你不能馬上進來搜吧?不是需要搜索令嗎?我在書上看過。”

她的話讓七尾忍不住想嘖舌。現在人人都有這種程度的知識。

他看了看表,已經八點多了,島原總一郎的手術很快就要開始,情況已刻不容緩。

他“呼”地喘了一大口氣,看著真瀨望,下定決心。“正如你所說的,是和那起恐嚇案有關。雖然不知道照片裏的這個人有多少關聯,但我想確認一下。”

“你的意思是說……,他是犯人?”真瀨望的聲音充滿了悲壯感。

“這一點還不知道,有很多事必須查證,所以才請你幫忙。”

“可是刑警先生不是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嗎?那怎能懷疑他呢?”

“我們有目擊情報,有人在醫院裏看過他。”

她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是冰室醫師吧。我的確帶他去醫院參觀過幾次,可是那又怎樣?很多人都會去醫院啊,為什麼一定要懷疑他?”

“這很難說明,而且會牽涉到很多人的隱私,所以我不能隨便講,請你諒解,我們現在還在查證階段。”

真瀨望搖搖頭。“他才不是犯人,他幹嘛要做這種事?”

“所以啊,”七尾向前一步,“如果你相信他,就更應該和警方合作,這樣才能及早洗清他的嫌疑。”

真瀨望低著頭,似乎不知如何回答。從她的表情看得出對男友並非充分信任。

“真瀨小姐。”

她聽到七尾叫喚,便抬起頭來,那眼神充滿了緊張而迫切。“他叫直井穰治,是個很普通的上班族,跟帝都大醫院沒有任何關係。”

“怎麼寫?”七尾拿好手冊,把真瀨望告訴他的直井穰治四個字寫在手冊上,又問了手機號碼。她還是一臉迷惘地走到裏面把手機拿出來。

“告訴你號碼之前,想請問一件事。”

“我不保證能回答,但你請說吧,什麼事?”

“穰治他……他為什麼要恐嚇我們醫院?他有什麼動機?他跟我們醫院有仇嗎?”

七尾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很難判斷這個問題該不該回答,但他很瞭解她的心情。“不是醫院,”他說,“他真正的目標不是醫院。選中帝都大醫院只是巧合,有個人住進你們醫院,要在你們醫院開刀–他選擇帝都大醫院的理由只是這樣。”

“那個人該不會是……”真瀨望遲疑地開口,七章節附註視她的眼睛,再往前走一步。“你知道些什麼吧,請告訴我,你認為那個人是誰?”

“島原……先生。”

七尾吸了好大一口氣。“他向你問了很多關於島原社長的事吧。”

她用力點頭。看到她的反應,七尾確信一切都連貫起來了。

直井穰治這個人,透過真瀨望得到帝都大學醫院的情報。可想而知,她一定把島原總一郎的病情、手術日期等等都告訴了直井。

直井如何接近真瀨望,不是當下的重點,但湊巧是女朋友這種事,恐怕是不可能的。

看到真瀨望一臉黯然,七尾為她感到心痛。直井打從一開始便是為了作案而接近她,和她建立起男女朋友的關係,現在她應該比誰都清楚。

但現在沒時間讓他表示同情。“真瀨小姐,請你告訴我這個人……,直井穰治的聯絡方式。”

其實,他很想將她的手機硬搶過來,但還是忍住了。

真瀨望盯著自己的手機,然後抬起頭來看七尾。“我想拜託刑警先生一件事,請讓我跟他聯絡,我絕對不會提到刑警先生的。”

“呃,這個……”他正想說不行,但另一個想法掠過他的腦海。雖不知直井穰治現在在哪里做些什麼,但若看到陌生的來電顯示,也許不會接電話,甚至有可能起疑。

“知道了,那好吧,請你打電話給他,但是絕對不要提起我。問他在哪里,告訴他有話想跟他說,想馬上見面。萬一他拒絕了,也要跟他約好一個碰面的時間及地點,知道嗎?”

真瀨望仔細思索般地點點頭,然後才小聲回答“好”,開始撥打手機。

七尾屏住呼吸,豎起耳朵。不久,她的手機便傳出鈴聲。

然而,鈴聲立刻變成了短短的訊號聲。

“被掛掉了。”真瀨望說,那表情簡直快哭出來了。

“再打一次。”

她以悲壯的神情按下按鍵,將手機拿到耳邊,禱告似地閉上眼睛。

但,接著便露出絕望的眼神搖搖頭。

“打不通,好像關機了,可能在公司裏開會什麼的。”

“我也希望是這樣。你鎮定下來,再打一次。留言給他,說你希望他和你聯絡。”

她點點頭,照七尾的吩咐做,連七尾都看得出她的指尖正在發抖。

確認她留了話之後,七尾接過她的手機,按了重撥鍵,將上面所顯示的號碼抄在手冊上,再把手機還給她。

“他在哪家公司上班?”

“呃,叫作……,呃,是一家蠻有名的公司。異位……呃,日本異位……”真瀨望雙手抱著頭。“啊,對了,是異位元電子……,應該是日本異位元電子沒錯。”

七尾也聽過這家公司,地點應該馬上查得到。他問起直井的職務部門,真瀨望卻表示不太清楚。

“真瀨小姐,很抱歉,可以請你馬上出門嗎?我想請你和我一起到警察局。”

她害怕地向後退了一步。“我什麼都不知道。”

“那也沒關係。總之,麻煩你跟我一起走。”

“可是……”

“快點!”七尾忍不住大吼。

真瀨望一驚,挺直了背脊。看她這個模樣,七尾的表情和緩了些。

“我到外面等,麻煩你儘快準備。”

走出房間,他拿出手機打給阪本,但彼端傳來的不是阪本的聲音。“七尾,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是本間的聲音,看來正和阪本在一起,一定是看到七尾打來的,便把手機搶了過去。

“組長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報告。”

“少囉嗦!你竟然給我擅自行動,為什麼就是不肯照命令行事?”

“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我找到犯人的線索了。”

“你說什麼?!”

“我現在就帶證人到中央署。組長,犯人今天會在帝都大醫院鬧事,就是接下來這段時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