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35

03.27.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35

坐進停在停車場的車,朝四周環顧了一圈,打開手提示波器的開關,心跳加速,因為這是最無法控制的一環,一旦供電監視顯示器的線圈和發信器被拆除,這次的計畫便毀了。

但是,這份不安隨即消除。液晶螢幕上出現的亮點和上次一樣緩緩移動,沒問題。這麼一來,一切系統均以就位。穰治做了一個深呼吸,才關掉示波器的開關。

時鐘顯示的時間將近九點。從病房窗口透出的光線一一消失。因為這次的騷動,住院患者大幅減少了。聽望說院方最近不會進行大手術,所以此際加護病房沒有病人。

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不,甚至可說是超乎預期。構思這項計畫時,他甚至考慮到在最不理想的情況下,不得不有所犧牲。

穰治打開車上的煙灰缸,他把這個當做卡片盒。不過最上面放的不是卡片,而是一張照片。他拿起照片仔細端詳,那是在他房間裏拍的神原春菜,她沒化妝,扮著鬼臉正把洗好的衣服收進室內。

看起來像不像太太?–她的這句話至今還留在穰治耳畔。

若不是那場不幸的意外,她現在應該是穰治的太太。儘管不知道她會花幾分力氣在家事上,但他們一定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有棟正在興建的大樓標榜具備劃時代的防震裝置,我要去採訪–她出門前這麼說,還為了得到工地拍攝許可而雀躍不已。

穰治沒想到她會爬上興建中的大樓,不過也不感到意外。春菜深知自己身為女性的優勢,在做女性相關採訪時,她備受重用,但也抱怨過常因女性身分而不被放在眼裏,所以即使是需要體力的工作,她也想努力留下不輸給男性的表現。

她一定是太逞強了,這一點穰治可以想像。她一定是為了表現膽識,不讓別人看輕,才自告奮勇,結果失足跌落。春菜極有可能這麼做,穰治心裏明白。

是她自己不小心,也許是她自作自受。但是,即使是這樣的人,這個國家的急救系統仍竭盡全力搶救。事實上,救護員已盡了最大努力,一將她抬上救護車,便以最短距離駛向最可能救她一命的醫院。路上車多也好、遇到紅燈也好,一概不管。其他車輛都必須讓路,讓救護車優先通行。國家的法律是這麼規定的。

然而,卻有車子動不了,駕駛一定不知如何是好,要責怪他也未免太苛刻了。那輛車買不到一年,最大的賣點是以最新的電腦系統將引擎的性能發揮到極致。

因為有車子熄火,通往醫院的那條路塞車。救護車繞道,必須及早送醫的患者因而被延誤。春菜就這樣死了。

穰治之所以會接到告知噩耗的電話,是因為警方根據春菜手機裏的通聯記錄,得知穰治是她最後的聯絡人。據說,這是警方在聯絡不到死者家人時最常採用的方法。

他在醫院裏看到春菜,那張臉實在不像她,腫脹且扭曲變形,但耳上掛的那副耳環的確是穰治送的。

穰治流不出眼淚,也發不出聲音。他只記得員警和院方要他做這個做那個,他機械式地應對,或許心早已死了。

幾個小時以後,春菜的雙親從靜岡趕來,兩人臉上帶著淚。母親那雙與春菜一模一樣的眼睛又紅又腫,穰治看了也淚流不止。

不久,警方便找到了熄火車的問題。還有其他地方也發生車禍,車商坦承過失並負起責任,社長召開記者會,在電視上鞠躬道歉。

春菜的父母對有馬毫不關心。穰治曾向他們提議加入受害人團體,但他們並無意願,表示不是直接受害者卻大聲嚷嚷,會被外界認為只想要錢,他們不願這麼做。實際上,穰治打電話到受害人團體委託的律師事務所詢問,反應也不太好。

他也逐漸死心,只好看開了。製造商的不良品是無可避免的,即使做到最好,產生瑕疵的機率也不可能是零。更何況汽車廠商比誰都清楚,乘客的生命都交付在他們手上。

然而不久,情況便有所改變,因為一個工作上有來往的技師,告訴他一個驚人的內幕。那個人任職於IC品質保證系統出問題的那家設計公司。

“我不敢說得太大聲啦,不過那其實是整個組織的犯罪。”他面色凝重地說道。

“怎麼說?”穰治問道,女友受害的事他當然沒提。

“我們交的品質保證系統沒問題,這一點國土交通省也查過了。有問題的是使用方式,不按照正確方法操作,再優秀的系統都發揮不了功能。”

“聽說有馬的確沒有按照正確方法操作,不知道是廠長還是製造部部長自行下令的結果。”

那名技師搖搖頭。“責怪他們就太無情了。他們被上面要求達到一個不可能的生產數量,而且這個數量是為了配合社長臨時想到的促銷活動才決定的。上面要他們無論如何都得提高產量,無可奈何只好簡化品保系統,因此產能的確受到這套系統的限制。可是,這種作法很危險,因為有馬使用的IC不但結構複雜,品質也不穩定,必須通過嚴密的系統檢查。系統放水,產能固然可以提高,相對的劣質品流入市場的可能性就變大了,這是一定的。”

“可是,有馬的頭子不知道這件事吧?”

技師這次搖搖手。“怎會不知道。他們訂的目標數值,不簡化品保系統是不可能做到的。這件事他們應該跟社長報告過好幾次了,社長雖沒同意簡化系統,可是也沒說要降低目標數值,這等於強迫他們放棄品質保證。萬一出了事,就可以用這招來規避責任,實在很差勁。”

穰治一臉不感興趣,但心中已燃起熊熊怒火,只覺得自己太老實了。

原來,島原總一郎絲毫沒有意識到乘客的性命託付在他們手中,多賣多賺的貪念完全佔據了他的大腦。春菜救回一命的機會,就被這種無謂之事剝奪了。

救護員和醫生都盡力了,他們試圖完成自己的使命,卻因為一個老人遺忘了自己的使命,使他們徒勞無功。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