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28

03.2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28

七尾吃完早餐的吐司和炒蛋之後,自動門開了,一名年輕男子走了進來,掃視店內一圈之後,往七尾的桌位靠近。這個人姓小阪,是七尾熟識的報社記者。

“不好意思,約這麼早。”七尾道歉。

“這倒是還好。”小阪向女服務生點了咖啡之後坐下。“究竟怎麼回事?我以為帝都大醫院那邊現在應該忙得不可開交。”

“我會按照順序告訴你。那件事怎麼樣?你幫我查了嗎?”

“差不多了。”小阪拿起身邊的牛皮紙袋。“花了我好大的工夫。”

“少蓋了。要查你們報社報導的新聞,能花你多少工夫啊!”

七尾伸手,小阪卻沒有把東西交給他的意思,而是以窺探的眼神望著七尾。“為什麼這時候才要查這些?跟帝都大的案子有什麼關係?”

“我就說等一下告訴你啊。”

“想要的東西一到手就隨便應付……,刑警每次都來這套,我才不會上當呢。”小阪不懷好意地笑道。

七尾揚起嘴角:“相信我。”

“有馬汽車和這個案子有什麼關係?”

“現在還不知道,我也還沒跟上面的提。”

“這麼說……”小阪把話打斷,因為咖啡送來了,直到女服務生離開,他才再度開口。“又是個人秀啊?這樣好嗎?要是再出問題,這次一定會被調走的。”

七尾哼了一聲。“管他的!本來就是找不到地方安置,才把我擺在這裏。”

小阪什麼都沒說,只是把咖啡杯端到嘴邊。凡是跑警政新聞的記者都知道,七尾遲早會離開警視廳。

“給我啦。”七尾伸手拿牛皮紙袋。

“島原社長住院了,在帝都大醫院吧。”

七尾忍住想嘖舌的衝動。“是啊。”

小阪果然知道。仔細想想,這也是當然的,因為率先報導島原住院的便是小阪的報社。

“難不成,你認為……犯人的目標是島原社長?”小阪緊盯著七尾問道。

“怎麼可能,那恐嚇醫院有什麼意義?”

“那麼,七尾先生為什麼對有馬汽車感興趣?一定是認為其中有什麼關係吧?”

七尾歎了一口氣,點起一根煙。“我剛才也說了,我沒跟組長講過這件事。”

“也是啦,因為沒聽說本間先生的同事提起。目前是以醫院員工的內部告發可能性最大吧?”

“我也這麼認為。”

“可是,你不是認為還有其他可能性?”

七尾轉向一旁,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再緩緩地吐出來,他感覺到小阪的視線。“島原總一郎的手術好像安排在星期五舉行。聽醫生說,要是一切正常,那個手術不會有什麼問題。”

“所以?”

“如果犯人的真正目的是阻撓那場手術……的話呢?”

小阪撇嘴笑了。“真有意思,但是,其中有疑問。”

“我知道。即使真的阻撓了那場手術,島原也不一定會死。如果真要島原的命,不必搞得這麼麻煩。他現在住院,機會多的很,也沒有理由恐嚇醫院。”

“不過,七尾先生還是無法拋開這個想法?”

“我沒什麼根據,或許是因為沒被派到像樣的工作,所以胡思亂想罷了。”

小阪點點頭,抽出紙袋裏的文件。檔角落以訂書針裝訂,一共有兩份,他把一份遞給七尾。“七尾先生,你不擅長看一大堆文字吧,我把大概的情況講一下。”

“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心?”

“因為我覺得很有意思啊,雖然還有很多疑問,但如果真的是事實,那就太有趣了,會讓所有人跌破眼鏡。”

“現在還不要寫。”

“不會啦,應該說沒辦法寫,現在寫只會被罵。不過,要是看出一點兒端倪就讓我寫,這樣總可以吧?本間先生一定會講話,不過我不會招出七尾先生的。”

“沒差,反正都一樣。”七尾翻翻文件。“和有馬汽車有關的車禍就是這些而已嗎?”

“總共六件。確認那個瑕疵造成的有四件,剩下兩件還在調查。不過,應該錯不了。”

“是什麼樣的瑕疵?”

“電腦故障,他們所使用的IC有問題,原因不是出在設計本身,而是生產線的品管。簡單地說,沒發現不良品就出貨了。”

“所以出了什麼差錯?”

“有馬最近推出的車種,全部都是電腦化,駕駛和制動器什麼的,幾乎沒有直接相連。”

“完全聽不懂,什麼意思?”

“比如說開車,不是得踩油門、踩刹車、轉方向盤嗎?這類動作不是直接傳導到各個系統,而是先以電子訊號輸入電腦後,再由電腦向各系統傳達命令。就算駕駛的技術很差,電腦也會修正成最適當的動作。這麼一來,開車就變得很簡單,乘車也變得舒適愉快。廠商在這方面,也具有降低成本和輕量化的好處。”

“而這個電腦短路了?”

“這次出問題的,是把油門的動作傳導到引擎的線路系統。因為毛病出在這裏,所以電腦就亂了。說得簡單一點,駕駛明明沒有用力踩油門,引擎的轉速卻飆高,也就是發生車速加快的現象。聽說還有相反的例子。”

“原來如此,所以,”七尾的視線落在手上的資料,“暴沖事故很多?”

“有的是發不動,停在路上,因為停在狹窄的單行道上,造成了嚴重的交通阻塞。”

“有人死傷嗎?”

“坐在暴沖車的乘客幾乎每一個都受傷,不過幸好沒鬧出人命。可憐的是被這些車撞擊的受害者。雖然沒有直接撞擊人體,可是有些車子被側面衝撞,還撞到翻車,坐在前座的女子死了,死者只有這一個。”

“有這個受害者的詳細資料嗎?”

“在檔的最後。”

七尾翻開文件,上面寫著姓名和住址,是一名二十五歲的女性,住在高圓寺。

“賠償金呢?”

“當然付了。有馬也認了錯。”

“但是社長沒有下臺。”

“因為後來判定瑕疵車的原因在於生產工廠。在品管制度方面,國土交通省調查過了,製作流程沒有問題。發現不良品之後,有馬的處理也算妥當。至少沒有發現公司刻意隱瞞失誤的跡象。”

“可是,被害者家屬能夠接受嗎?”

“也不是社長下臺就能接受吧。我記得死者的父親召開過記者會,一邊掉眼淚,一邊呼籲不要再發生同樣的悲劇。”

這場記者會七尾也有印象。

“發生重大車禍的只有這個案子嗎?有沒有留下嚴重的後遺症?”他又翻了翻文件。

“還沒有掌握到這方面的消息,不過,車禍總是車禍,也許有人會出現頸部甩鞭效應之類的後遺症,但那要過一段時間才看得出來。”

“甩鞭效應啊……”七尾喃喃地說著,收起文件。“謝謝你,幫了我大忙。”

“不嫌棄的話,請用這個。”小阪把紙袋放在桌上。“七尾先生,你打算一個人幹嗎?”

“你要幫忙?”

“如果我能力可及。阪本先生在做些什麼?”

“我不想把他扯進來,一個人做才叫個人秀。”

七尾把文件收進紙袋裏,說了聲那我先走了,然後站起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