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25

03.2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25

中塚芳惠的氣色不錯。由於病灶位於膽管的患者遲早都會出現黃疸,所以夕紀認為應該是處方藥發揮療效了。

“那麼,沒談到出院的事嗎?”

聽到夕紀這麼問,芳惠靠在枕頭上點點頭。“我女兒的房子不大,家裏又有孩子。我想,與其躺在一個小地方,不如待在這裏比較自在,所以我什麼都沒提。”

“這樣啊。不過,現在空床多的是,醫院這邊也不會催您出院的。”夕紀笑著說道。

芳惠的女兒夫婦今天早上應該來過,夕紀以為他們一定會談到出院的事,才過來問結果。

她想起那對夫婦的模樣。看來妻子還是看丈夫的臉色行事,丈夫的想法則不明確。都已經發生恐嚇騷動了,還把丈母娘丟在醫院裏,夕紀無法理解他們的作為。依芳惠目前的狀況,隨時都可以出院。

應該不至於希望醫院真的被破壞,芳惠受到波及而喪命吧!腦海裏出現這種不愉快的想像,夕紀趕緊甩開。

一到加護病房,菅沼庸子正在照料其中一名患者,那是最後一位動手術的病患。夕紀說了聲我來幫忙,便走到她身邊。

“拜託,這本來就是醫師的工作,是我在幫忙好不好。”

“啊,對不起。”

看到夕紀開始確認資料,菅沼庸子準備離開,但中途又停下腳步,回頭問道:“冰室醫師,西園教授的兒子跟你有什麼關係?”

這個出乎意料的問題,讓夕紀不知如何是好。“你怎麼會這麼問……”

“元宮醫師說,冰室醫師可能會問起西園教授去世的兒子,叫我不要亂講。”

從這句話裏聽得出庸子與元宮之間的關係親密。當然,一定是庸子採取主動的吧。

夕紀默不作聲,庸子揚起嘴角,不知將她的反應作何解釋。

“我想你大概從哪里聽來的,但是我勸你,做人不要太好奇。每個人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

“兒子死于意外的事,教授已經親口告訴我了。”

“噢,是嗎?”庸子臉上出現失望之色。

“教授也說,因為這樣,他不准小兒子騎腳踏車上學。”

“腳踏車?你在說什麼啊!是機車啦!”

“機車?”

“對,機車。騎機車逃走時,被卡車撞到的。”

“逃走……,為什麼要逃走?不是在上學途中被卡車撞到的嗎?”

聽她這麼說,庸子一臉不解地歪著頭,打量著夕紀。“冰室醫師,你到底在說什麼?”

“就是西園教授的……”

庸子猛揮手。“你完全弄錯了吧,才不是在上學路上,他是騎機車逃走,所以才被卡車撞死的。元宮醫師是這樣跟我說的。”

“元宮醫師說的……”

這是怎麼回事?夕紀納悶。的確,之前元宮的口吻聽起來似乎知情,但他不至於編一套謊話告訴菅沼庸子。這麼說,是西園說了謊?可是,為了什麼……

騎機車逃逸。這句話莫名卡在夕紀心口。在逃走途中遭卡車撞死?這件事她在哪里聽過,而且就在最近。

啊!她倒抽了一口氣,突然想起一件事。

夕紀注視著菅沼庸子。“該不是被員警追才逃的吧?”

庸子臉色大變。“我不知道。”

“拜託,請告訴我,我不會說是菅沼小姐說的。”夕紀抓住庸子的手臂。

“放開我啦!”

“請你告訴我,拜託!”

夕紀深深地低頭行禮,菅沼庸子一臉為難。“為什麼想知道這個?”

“這很重要,請你告訴我。”

庸子轉移視線,歎了一口氣。“對啦,是被員警追才跑的。聽說不知做什麼壞事時被發現了。”

夕紀鬆開了庸子的手,只想就地蹲下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