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使命與心的極限 18

03.2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18

傍晚七點了,夕紀正在加護病房,觀察白天手術患者的術後情況,目前並沒有變化,患者也睡得很沉。

血壓、心電圖、肺動脈導管等等,該監看的東西很多,一刻也不能大意。

其實,這段時間對夕紀來說是最痛苦的。緊張的手術總算結束,卻還不能喘口氣。緊繃的神經早已疲累不堪,越想集中精神,眼皮反而越沉重。為了保持清醒,她把冰涼的冰枕墊在脖子上,冷卻效果卻越來越弱。

元宮正與CE田村小聲交談,談的好像是人工心肺裝置的異常。雖說異常,其實在手術過程中,正如田村所保證的,並沒有發生任何問題。只是身為專業工程師,還是無法放心吧。田村表示想徹底調查,希望醫師這兩、三天使用其他裝置。

元宮表示會與教授商量,田村好像讓步了,向夕紀打聲招呼便離開了。

“工程師真頑固。不過,大概要這樣才能做那一行吧。”元宮苦笑,打了一個大呵欠。

“和醫師是不同人種嗎?”

他對夕紀的問題搖搖頭。“我覺得是同一種。我們維護人類的健康、治病,他們保持醫療器械的正常運作、排除故障。雙方都是無法妥協。”

很有說服力的說法。夕紀點點頭。

自動門開了,護士菅沼庸子走進來。夕紀感到一陣鬱悶,明明只是因為工作才與元宮獨處,但事後可能又會被冷言冷語,甚至想乾脆離席算了。

“元宮醫師,加藤先生來了。”菅沼庸子說道。

“加藤先生?呃,是哪位?”

“這位。”她把備妥的病歷遞出。“三個月前過世的加藤和夫先生的兒子。”

元宮接過病歷,夕紀也稍微探頭看了一下。名字是加藤和夫,年齡七十八歲,依病歷上填寫的內容,該患者因胸部大動脈瘤接受過三次手術。看來是階段性手術,不過第三次是緊急手術,夕紀推測可能是瘤破裂了。

“是他啊。”元宮的表情變了。“那時候沒能救活。那,他兒子為什麼現在跑來?”

“這個……”菅沼庸子朝夕紀看了一眼,似乎在提防住院醫師。

夕紀站起來,假裝找資料,離開他們身邊。

菅沼庸子靠近元宮,耳語了 。

“現在才跑來說這些?”元宮的聲調提高。“怎麼又……”

聽到他這麼說,夕紀不得不回頭。

“現在人在哪里?”元宮問庸子。

“我請他在會客室等。要怎麼做呢?醫師如果分不開身,要請他以後再來嗎?”

元宮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後搖搖頭。“不用,我去見他。我不想讓他以為我在逃避。”

“要聯絡事務局嗎?”

“還不用!要是談不攏,我再去報告。你帶加藤先生到諮詢室,我馬上過去。”

“好的。”菅沼庸子點點頭便離開了。

元宮拿著剛才的病歷,眉頭深鎖,發出沉吟般的聲音。

“冰室,這裏你一個人沒問題吧?”他說,視線並沒有離開病歷。

“沒問題,患者的狀況也很穩定。”

“要是有什麼狀況就叩我。你也聽到了,我人會在諮詢室。”

夕紀簡短地應了一聲。她很想知道事情究竟如何,但又怕元宮說住院醫師別管閒事,所以什麼都不敢問。

但元宮歎了一口氣,說:“看來是懷疑有醫療疏失。”

咦!夕紀吃了一驚。

“聽起來,是懷疑他父親死于醫院的過失。”

“可是,患者過世的原因是動脈瘤破裂吧?”

“對,家屬也明白這一點。只是,他們好像懷疑血管最後會破裂,是因為醫師誤診。”

“最後?”

“這名患者動了三次手術。他的病灶分佈範圍相當大,年事也高,所以一次全部摘除很危險。第一次是全主動脈弓置換,第二次是繞道手術。這時候就知道還有瘤沒摘除,可是當時已經是極限了,患者太虛弱,沒辦法趕著做第三次。我不想找藉口,但這也徵求過西園醫師的同意。”

“結果沒有摘除的動脈瘤破裂了?”

元宮對夕紀的問題輕輕點頭。“送進來的時候,脊椎動脈已經發生灌流障礙,也引發重度併發症。即使救回一命,意識也不可能恢復了。”

“家屬卻認為是醫療疏失?”

“我們事先已向患者本人和家屬說明手術會分好幾次進行。在第二次手術進行之後,也告知患者體內還有動脈瘤。我說,雖然有破裂的危險,但還是以患者恢復體力為優先。患者去世時,家屬們並沒有表示不滿啊。”元宮咬了咬嘴唇。

“怎麼到現在才……”

“我也不清楚,但也許跟那件事有關。”元宮冒出這一句話。

“那件事?”

“恐嚇信。你說犯人的要求,已經在患者之間傳開了吧。”

夕紀點點頭。“好像有幾個患者知情。”

“或許這些話也傳進加藤先生耳裏。收到這種恐嚇信,難怪有人會懷疑這家醫院是不是隱瞞了醫療疏失。”

“家屬的意思是,元宮醫師的疏失導致加藤和夫先生過世?”

“我想他們還沒有這麼認定,不過顯然開始懷疑了。即使醫師再怎麼盡力,家人在醫院裏過世,家屬還是無法打從心裏坦然接受。就算過了好幾年,還是會質疑當時是不是有其他搶救方法。他們沒有說出來,只是因為沒有機會。所以,這次的恐嚇信,對抱持這種潛在懷疑的家屬而言,可能是一條導火線。總之,我去向他們說明,我們並沒有做任何虧心事。”

元宮吐了一口氣,開了門大步向前。

目送他離去後,夕紀再度回來觀察患者的術後狀況。眼裏雖然盯著資料,元宮的話卻依然停留在腦海裏。

即使醫師已經盡力,家屬還是無法打從心裏坦然接受……

這正是夕紀本身的寫照。無論聽了多麼合情合理的解釋,要她打從心裏相信西園醫師已經盡了全力,仍然不可能。

這家醫院是否隱瞞了醫療疏失?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她自己會怎麼回答?她能夠像元宮一樣,斬釘截鐵地說無愧於心嗎?

元宮過了一個小時才回來,西園也跟在他身後進來,所以夕紀很驚訝。

“患者狀況如何?”元宮問夕紀。

“很穩定,血壓有點低,但應該沒問題。”

元宮望著顯示器的資料點點頭。西園正在巡視其他患者。現在,包括白天接受手術的患者在內,加護病房裏共有五名病人。

“結果怎麼樣?”夕紀問。

“我跟他們說明過了,他們肯不肯接受我就不知道了。”元宮的話很含糊。

“也請西園教授過去嗎?”

“因為教授剛好在,所以我就請教授也出席了。加藤先生看到教授特地過去,心情似乎稍微好一點。”

“加藤先生究竟在懷疑什麼?”

元宮板著一張臉,搔搔頭。“就像我之前猜的,對第二次手術不滿意。”

“繞道手術嗎?”

“他們懷疑那時候留下動脈瘤是我們的疏失,因為最後那些瘤破裂了。他們對此不滿我能瞭解,但在現實中,遇到那種狀況別無他法。這件事當時就已經事先說明了。”

“加藤先生不是接受了醫師的說法才回去嗎?”

元宮歎了一口氣,聳聳肩。“他說要回去找人商量一下,然後再來。誰知道他會找誰商量……”

“要堅持到最後。”西園雙手插在口袋裏,走近他們。“對家屬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認同。醫生不僅在治療患者時竭盡全力,若最後得到的是令人遺憾的結果,在平復家屬心靈創傷時也不能偷懶。家屬要求多少次說明,就說明多少次。他們想知道什麼,就告訴他們。要解除他們的懷疑,這是唯一的辦法。”

元宮面向教授,點了兩、三次頭。“我會的。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不必向我道歉,要把這種事當做更上一層樓的磨練。我也有過同樣的經驗。”說完,西園看向夕紀,夕紀反射性地別開了視線。

“不過,事情好像比預期中還麻煩。像加藤先生那樣,受到那封恐嚇信影響而來醫院的家屬,可能還會再出現。”元宮說道。

“若是這樣,就該想到醫師是不是也要負責。家屬會產生潛在性的不滿,最大的原因無他,就是醫師說明得不夠清楚。”

“我會謹記在心。”

“好了,不必那麼悲觀。你差不多可以下班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冰室。”

“請交給我吧。”夕紀說,“這裏我一個人就夠了。”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西園教授呢?”

“我還會在這裏,我有話要和冰室說。”

“是嗎!那麼,我先告辭了。”

元宮向西園行了一禮,走向門口。夕紀目送他離去之後,將視線轉向患者的顯示器畫面。她知道自己全身緊繃,這是她第一次和西園單獨待在加護病房。

“向患者的家屬再三說明,”西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也等於是拯救醫師本身。”

夕紀稍稍向後望。“拯救醫師本身?”

“無法救活患者,從某些方面來說,對醫師造成的傷害、消耗更甚于家屬。而要重新振作,需要的就是冷靜檢討自己做了什麼。如果不這麼做,即使想面對下一名患者,也只會被不安壓垮。就算最後的結果令人遺憾,但相信自己已經盡力,將成為往後醫療行為的支柱。”

夕紀默不作聲。西園一定是指健介的事。聽起來像是表明他相信自己已盡全力。

但是,憑什麼要她全盤接受這番話?

“明天晚上你有空嗎?”

西園的這句話讓她不由自主地回頭。“咦?”

“我想讓你見一個人,希望你晚上抽出空。”

“可是,我明天有很多……”

“工作方面,我會麻煩元宮他們。很抱歉,突然提出這個要求,因為只有明天有時間,我想讓你見的那個人,下個星期就要離開日本了。”

“是什麼人?”

西園露出害臊的表情,擦了擦人中。“我兒子。”

夕紀一驚,說不出話來。

“是個不肖子,老大不小了還不結婚,做什麼電腦繪圖,說要去美國,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從事那方面的進修。我要替他辦個小小的餞行宴,希望你也能出席。”

她正想說為什麼我要出席,但把話吞了下來。

啊啊,對了,她這才想到,西園的兒子將來是她名義上的兄弟。

“家母呢?”她想確認一下。

“當然也會請她同席。”西園明確地回答。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