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伏爾泰 憨第德

12.27.2019, 智慧的故事, by .

在德國西伐利亞鄉間,最有勢力的貴族就是隆克男爵,他擁有一個體重驚人的妻子,一個美麗的女兒、一個傑出的兒子和一座豪華的府邸。

還有一個天性純真溫和的年輕人,名叫憨第德,也在這座氣派的鄉間府邸中長大。據家中一些老僕人猜測,憨第德很可能是男爵的妹妹和鄰近一位富紳所生。

憨第德與男爵的子女一起接受家庭教師潘格羅斯的指導,他是大家公認的博學權威,常常說:「我們正活在所有可能存在的世界中一個最好的世界;在這個最好的世界中,每種『果』都必有其『因』,每件事都互相關聯,而且一切的安排都是為了一個最好的目的。」憨第德總是專心的聆聽著,並且深信不疑。

男爵的女兒名叫克妮岡蒂,年方十七,柔美動人,有著鮮嫩玫瑰色的臉頰,全身散發出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克妮岡蒂和憨第德互相愛慕,只是憨第德始終沒有勇氣向克妮岡蒂表達愛意。

直到有一天,當他們吃剛飯,相繼離開餐桌的時候,很湊巧的在一個屏風後面相遇了。克妮岡蒂的手帕滑落,憨第德替她撿起來,交還給她的時候,兩人的手一接觸,便難以自制、發乎真情的擁吻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男爵剛好經過,發現了兩人的「因」和「果」,立刻大發雷霆的將憨第德逐出家門,並以充買權威的腳毫不留情的狠踢了憨第德好幾下屁股。

一對年輕的戀人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拆散了。

被逐出塵世樂園後,憨第德漫無目標的走著;他感到前途茫茫,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到哪裏去。

這時,兩個穿藍衣服的普魯士徵兵官注意到他。其中一個對他的伙伴說:「嘿,真是一個漂亮的年輕人,我敢打賭他的身高正符合我們的需要。」於是,他們走向憨第德,邀他一起共餐。

吃飯時,徵兵官問憨第德:「嘿,你是不是五呎五吋高?」

「是的,恰恰好這麼高。」

「好極了!」吃完飯後,兩個徵兵官便不由分說給憨第德加上鐐銬,把他送到一處軍營,宣稱他已成為「保加利亞的英雄」。

憨第德就這樣糊里糊塗的接受嚴格的操練,又被莫名奇妙的送上戰場。在慘烈的戰役中,憨第德始終發著抖,盡可能的躲起來。

戰爭結束後,憨第德決心要到別的地方繼續去探索有關「因」與「果」的問題。歷經許多危險和磨難,他抵達了荷蘭,碰到一個好人詹姆斯。詹姆斯十分照顧憨第德,對他慷概又仁慈。

有一天,憨第德在街上隨意漫步,碰到一個相貌恐怖、全身佈滿傷痕,痛苦不堪的乞丐,乞丐凝視著憨弟德,淚流滿面的說:「孩子,難道你不認得我?我是潘格羅斯呀!」

「潘格羅斯?」憨第德大驚,「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你怎麼會離開男爵的府邸?」

原來,男爵的府邸日前遭到一群保加利亞軍人殘忍的攻擊,全家都死了,潘格羅斯雖然僥倖逃出,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憨第德聽了潘格羅斯敘述的慘劇,大受打擊。他強忍著悲痛,請求好心的詹姆斯也幫助潘格羅斯,詹姆斯大方的同意了。

兩個月之後,詹姆斯為了生意必須乘船前往里斯本,便邀他們倆同行。沒想到,途中遇到暴風雨,船翻了,全部的人都淹死了。

只有憨第德和潘格羅斯怒海餘生。他們費盡力氣爬上岸,才剛踏進里斯本,大地忽然強烈的搖動起來,里斯本就在這場罕見的大地震中,轉眼成了一座廢墟。

當時,許多人在驚恐之餘,狂熱的相信只要趕快舉行公開焚燒異教徒的儀式,就可以防止地震再度發生。於是,幾個倒楣的異教徒就這樣被抓了起來,憨第德和潘格羅斯不幸也在其中。憨第德被不斷粗暴的鞭打,潘格羅斯則被判處絞刑。

就在舉行這殘忍儀式的同一天,地震再度發生,並且帶來更大的災害。憨第德雖然又因此挨打,被迫聽講道,卻也得到赦免和祝福。就在他蹣跚而行的時候,一個老婦人把他帶回家照顧他。

在老婦人細心的照料之下,過了幾天,憨第德的傷終於全好了。

「你是誰?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憨第德問。

「跟我來,一句話都不要問。」

老婦人牽著憨第德的手,帶他出城,走了大約四分之一英哩的路,來到一幢孤立的大廈,四面花園環繞,十分美麗。老婦人帶憨第德走進去,引領他走上一道樓梯,走進一間裝飾得富麗堂皇的房間,然後叫憨第德坐在一張考究的長椅上等著,自己則退出去。

過了一會兒,老婦人攙扶著一位蒙著面紗的姑娘進來。

「把面紗揭開吧!」老婦人對憨第德說。

憨第德走向前,有些膽怯的挽揭開面紗—–天啊!他一輩子都沒有這麼驚奇過!因為眼前這位姑娘不是別人,竟然是克妮岡蒂!

原來,克妮岡蒂極其幸運的逃過一劫,並沒有死。

克妮岡蒂向憨第德敘述了自己悲慘的際遇。自從遭到保加利亞軍人攻擊而死裏逃生之後,她就像個貨品似的,陸續被賣給好幾個男人,半年前輾轉來到里斯本。刻,她同時歸一個大宗教裁判長和一個猶太富商所有,這兩個人甚至訂了一個合同,排定彼此的時間,但仍時有爭吵,因為他們一直很難決定星期六晚上到底應該算猶太教的安息日,還是應該按基督教的規矩來算。

「你可以想見,當我在那可怕的儀式中看到你時,是多麼的震驚和悲痛。」克妮岡蒂說。「所以我叫老僕人偷偷照顧你,並且盡快把你帶到我的身邊。」

他們正忘情的傾訴著,突然,大宗教裁判長和猶太富商竟先後闖了進來。為了保護克妮岡蒂也保護自己,憨第德沒有多做猶豫和考慮,馬上反應敏捷的拔劍刺死了他們。

緊接著,憨第德聽從老婦人的忠告,迅速將三匹馬配好馬鞍和韁轡,三個人連夜騎馬逃往卡迪茲。

他們一路經過魯西納、奇那斯、利白內亞,抵達了卡迪茲,這是西班牙面臨大西洋的一個軍港。有一艘艦隊剛好在這裏裝載食物,同時召軍隊,要去征討巴拉圭的耶穌會教士。憨第德因為在保加利亞的軍隊受過軍事訓練,所以入選了,於是,憨第德就帶著克妮岡蒂、老婦人還有一名新買來的男僕卡坎坡,一起上了船。

在旅途中,每位旅客輪流講述自己的故事,憨第德驚訝的發現:儘管每個人的故事不同,卻都拼命詛咒自己的生活,怨嘆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無一例外。

憨第德忍不住說:「我們正走向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希望新世界是所有可能存在的世界中一個最好的世界。」

平安低達布宜諾斯艾利斯之後,當地的總督對克妮岡蒂一見傾心,渴望能夠娶她為妻。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一艘快艇駛到,宣稱要來追捕殺死里斯本大宗教裁判長的兇手。克妮岡蒂決定留下來向總督尋求保護,憨第德與男僕卡坎坡只得匆匆忙忙騎馬逃走。

卡坎坡對憨第德說:「你來這裏本來是要與耶穌會作戰的,現在既然後有追兵,不如就改為去幫耶穌會那一邊吧!」

憨第德接受了這個建議。於是,在經過層層轉達之後,終於引到一個濃蔭環繞的地方。涼亭四周由大理石構成美麗的廊柱,還有許多像天堂鳥、長尾鸚鵡等珍貴的鳥兒。當耶穌會教士過來以後,和憨第德互望一眼,兩人都流露出無比的驚喜。來人竟是克妮岡蒂的哥哥!原來他也大難不死,被耶穌會教士所救,後來自己也成了耶穌會教士。

兩人本來談得很愉快,沒想到不久卻為了克妮岡蒂而發生強烈的爭執。

「你根本不配娶我的妹妹!」這位仍以男爵身份為莫大榮耀的耶穌會教士朝憨第德大吼。

憨第德又驚訝、又憤怒,在激烈的爭吵中,他一時衝動竟把利劍刺進了對方的胸膛。

憨第德悔恨交加,心慌意亂的和卡坎坡匆匆離去,逃了很久,才輾轉來到位於南美洲的一個奇異國度—–黃金鄉,在這裏遍地都是黃金與珠寶。

憨第德用心的聽、用心的看、用心的了解,黃金鄉的一切實在是都太神奇了。

有一天,經人介紹,憨第德帶著卡坎坡去拜訪一位從宮廷退休的老人,據說是這王國裏最有智慧的人。

「請問,黃金鄉的人如何向神祈禱?」

憨第德恭恭敬敬的問。

親切和氣的老人笑著說:「我們不需要祈禱呀!只要不時向神致謝就好了,因為我們想要的,神早就給了我們!」

憨第德和卡坎坡在黃金鄉度過了好幾個月,黃金鄉的國王對他們十分照顧,他們倆在這裏可說是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可是憨第德仍然感到無比的失落;他意識到,即使這裏比他過去所生活的地方要好很多,然而這裏沒有克妮岡蒂,他就注定永遠不會快樂。

於是,憨第德決定還是要回布宜諾斯艾利斯去找克妮岡蒂。

離開黃金鄉的時候,他們除了各騎一隻配著馬鞍和韁轡的大紅羊之外,還領了一群羊:二十隻馱著糧食,三十隻馱著黃金鄉最精美的特產,五十隻載著黃金鄉老百姓根本不要的黃金和珠寶。

旅程的第一天,憨第德和卡坎坡非常快樂;只要一想到自己即將成為歐、亞、非三洲最富有的人,兩人就覺得精神抖擻。不料,接下來的旅途充滿了艱辛,僅僅一百天,他們的羊群就只剩下兩隻,而大半的貨物也都陸續散失,憨第德不由得對卡坎坡說:「你看,世上的財富竟是這麼的不可靠,只有『美德』和『與克妮岡相聚』才是最確實的幸福。」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抵達一個荷蘭屬地的港口。一到港口,憨第德就急著問有沒有船開往布宜諾斯艾利斯?

一個船長問清楚憨第德的動機以後,好心的告訴他,克妮岡蒂已是總督所寵愛的女人。對憨第德來說,這真是一個重大的打擊。他立刻把一隻羊以及價值五、六百萬的鑽石交給卡坎坡,要求他馬上趕去布宜諾斯艾利斯把克妮岡蒂帶回來。

「我包另一條船到威尼斯去第你。」憨第德說。

可是沒有想到,就在他要前往威尼斯時,一個壞船長騙走了他另一半的鑽石。

憨第德只好想盡辦法買了一張普通的船票趕往威尼斯。旅途很漫長,幸好他結識了一個倒楣的窮學者馬丁,兩人一路討論哲學,解解悶兒;不過,半個月之後,兩人的言論其實和第一天並沒有什麼不同。

終於抵達威尼斯之後,憨第德又等了好久,總算才等到卡坎坡。然而,卡坎坡帶來的卻是一個壞消息:克妮岡蒂竟然被賣到普洛龐迪海岸,為一位公爵洗盤子,而且,克妮岡蒂已經失去了昔日的美貌,變得非常醜陋。

「我是一個誠實的人,不管克妮岡蒂現在變成什麼樣,我的義務是永遠愛她。」憨第德帶著卡坎坡立刻風塵僕僕的又趕搭上一艘奴隸船,前往普洛龐迪海岸,打算贖回克妮岡蒂。

在奴隸船上,憨第德發現有兩個奴隸看起來很像潘格羅斯和克妮岡蒂的哥哥;當他一再仔細的察看之後,憨第德非常意外的發現,竟然真的是他們!

「啊!原來你們都沒死!」憨第德真是作夢也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有這樣不尋常的發展。

憨第德先趕緊用高價把他們贖回來。

低達目的地之後,又以更高價贖回克妮岡蒂。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憨第德幾乎已耗盡了從黃金鄉帶出來的鑽石,所剩的錢,只夠買一小塊土地。不過,雖然只是一小塊土地,憨第德仍然決定要在這裏落地生根。

在漫長的漂泊之後,憨第德終於體悟到:「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在自己的田園裏耕種。」

於是,他和克妮岡蒂結了婚,和朋友們一起在這塊土地上,各盡所能,過著踏實的生活。

原著作 伏爾泰(Voltai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