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伊妮姆的故事 3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我們教父的家就在我家背後,和伊妮姆家是右鄰居。在婚禮末了的一天,教父不參加婚禮的事,成了人們談話的資料,而且也成了人們品評好壞的口舌。人們說:教父是一個有品德的人,伊妮姆的爸爸是壞人。

媽用了一些當時我不理解的話狠狠地責備我:“你知道嗎?他們是不尊重婦女的。”她說話的語調很剌人。

當新郎來到時,伊妮姆被人從她的座位上攙起來去迎接新郎。新郎到了大廳時,伊妮姆蹲著身子朝他拜,接著從一個銅壺裏倒出浸鮮 花的清水替他洗腳。過後,兩個新人被人縛在一起,引到新人座位上去。這時,只聽得客人們齊聲喊道:“一個孩子成了兩個,一個孩子成 了兩個……”

在旁觀看的女人們都笑嘻嘻地,好像分享著這個婚事的幸福似

的。

就在那時刻,我發覺伊妮姆哭了,她臉上的脂粉被淚水弄濕了, 她那美麗的臉龐上淌著一道道的淚水。回到家裏,我問母親: “媽,剛才新娘子為什麼哭了呢? ”

“新娘子哭是想起了她的祖先。新娘子祖先的靈魂也來參加婚禮的,她們見到自己的後代如意地結婚,是高興的。”媽這樣回答。

媽的解釋,我從來也沒有懷疑過。然而後來我終於知道了那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伊妮姆尿急,想要小便,但是又不敢說。

這場結婚儀式悄悄地結束了,以後再也沒有人來恭賀他們了。一 切回復到以前的老樣子。當一些放高利貸的人來討債時,伊妮姆的爸爸 已經離開勃羅拉鎮了。喜事過後,伊妮姆母女兩人日日夜夜不停地照 樣蠟染花頭布。即使在半夜三更,人們仍然常見她們母女兩人不歇地 做事,爐灶上的蠟料鍋不斷地冒著一縷一縷的濃煙。此外,人們也常聽到屋子裏傳出來的吵架聲。

有一次,我和媽從睡夢中被驚醒了,聽見一陣尖叫的聲音。

那時夜靜更深,這種喊叫聲不斷地重複著,夾著擊打門板的砰砰聲。我知道,那是伊妮姆在叫喊,我聽得出是她的聲音。 “媽,伊妮姆為什麼叫呀?”我問。

“正在打架呢!但願這小姑娘不會受災受難!”媽說完再也不加任何說明。

“媽,為什麼她會受災受難呢?”我追問下去。

媽不願回答。這尖叫聲靜下後,我們又睡著了。這種叫嚷聲,幾 乎是每晚都聽到。每一次都是一樣地叫著、嚷著。每次我聽了,便要 去問媽,但是媽總是不願意正面回答。有時媽歎息著: “這麼小的年紀,多可憐啊!”

有一天,伊妮姆上我家來了。她徑直去找我媽。她臉色蒼白,見到了媽,什麼也沒說就哭了起來,但是哭聲很小。 “伊妮姆,哭什麼?又打架了嗎?”媽問她。 “大嬸,我求你,”她抽咽著說,“像從前那樣收留我吧!” ‘‘你不是有了丈夫嗎?”

伊妮姆又哭了。她哭著說:“大嬸,我受不了。” “為什麼?難道你不喜歡你丈夫嗎?”

“大嬸,可憐可憐我吧!伊妮姆怕他。大嬸,你不是願意再收留 我嗎?”她一邊抽泣一邊哀求。

“如果你沒有丈夫,伊妮姆,我當然會收留你。可是你有了丈夫……”媽對她說。

伊妮姆聽了,又哭起來,說:“大嬸,伊妮姆再也不要丈夫了。” “你不要是一回事,但是你嫁給人家了。也許以後你丈夫會變好 的,你倆會過得幸福的,從前你不是願意出嫁嗎? ” “是的,大嬸……但是……”

“伊妮姆,無論如何,一個女人應該服侍她的丈夫。不然,她會被她的祖先們詛咒的。”媽說。

她哭得越發厲害了,哭得說不出話來。

“伊妮姆,你聽我的話,你應該經常關心你丈夫的飯菜。你有空的時候,要時時禱告上帝保佑你丈夫平安。你要替他洗衣服。當他為了賺錢工作得很累時,你應該給他捶捶筋骨。如果他著涼,你應該替他刮刮痧。”

伊妮姆不回答,只是流淚。

“喏,你現在回去吧!從現在起,要服侍他。不論他是好是壞, 應該服侍他,他好歹是你的丈夫。”

坐在地板上的伊妮姆,一動也不動。

“起來吧,回到你丈夫那兒去。你如果這樣離開了丈夫,無論現 在或將來,都不好。”媽再次勸她道。

“好,大嬸。”伊妮姆聽從了。慢慢地,她起來,回家去了。……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了。有一天,伊妮姆又來我們家。過了一年, 她長大了許多了。她雖然才九歲,但是看來比以前成熟得多。像往常 一樣,她徑直去見我媽,坐在地板上垂著頭說:“大嬸,伊妮姆現在沒有丈夫了。”

“怎麼啦?”

“伊妮姆現在沒有丈夫了。” “你離婚了嗎?”媽問道。 “是的,大嬸。” ‘‘你為什麼和他離婚?” 她不答話。

“你沒有服侍他嗎?” “伊妮姆想,我時時刻刻在侍奉他。”

“他為了賺錢而弄得很累回家時,你沒有給他捶捶筋骨嗎?”媽問道。

“是的,大嬸。你所吩咐的,我全都照辦了。” “那為什麼還離婚呢?” “他時常打伊妮姆。” “打你嗎?他打你這樣小的人嗎?”

“大嬸,伊妮姆已經是盡心服侍他了。他毆打我,我忍受著痛苦, 這也算是服侍他嗎?”她問道,流露出殷切盼望人家給她解釋的神情。 媽沉思著,細心地觀察伊妮姆。 “毆打,”媽自言自語說。 “是呀,我被他打了,好像爸爸娘打我一樣。” “也許你服侍得不週到。不然,做丈夫的是不會忍心打妻子的。” 伊妮姆不回答,隨即又把話題岔開說:“你願意再收留我嗎?” 媽不假思索地明確回答說:“伊妮姆,你是一個離了婚的女人,我這裏有很多大男孩,給人家看了不順眼啊!” “但是他們不會毆打伊妮姆呀!“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你這樣年青的離婚的女人,和許多男孩子同住在家裏,別人看了,太不好了!” “大嬸,你說對伊妮姆不好看嗎? ” “是,這是有關體面的事。”

“體面,大嬸。為了體面,伊妮姆不該住在這裏,是嗎?“ “對的,伊妮姆,是這個緣故。”

這個女人不說什麼了。她呆呆地坐在地板上。看起來,她好像不 願意離開這裏似的。媽走過去,撫著她的肩,安慰著說:“現在,伊妮姆一一最好還是幫助你爸爸娘做事吧!可惜,我不能再收留你了。”

兩滴淚珠掛在這小婦人的眼角上。她站了起來,邁著無力的步子,走回她娘家去。從此,人們很少見到她走出大門。

後來,這九歲的小婦人——由於加重了娘家家庭負擔一家裏的 任何人隨時都毆打她:她母親打她,弟弟打她,叔父、鄰居和姨嬸們 都鞭打她。但是,伊妮姆再也沒有上我們家來。

我時常聽到她挨打時發出的慘叫聲。一聽到她的號哭,我便用雙手緊緊捂住耳朵;我的媽媽還是像往常一樣,維護著我們家庭的體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