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丘克和蓋克的故事 4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吃過飯,他們三個人一齊出去散步。丘克勸媽媽帶上獵槍或者至 少帶上幾顆獵彈,可是媽媽並沒有帶獵槍。

相反的,媽奴故意把獵槍掛到高高的鐵鉤子上面去,然後站到小 板凳上把槍彈塞到上面的那個木架上,並且警告丘克:如果他膽敢試 試從架子上哪怕是拿走一顆槍彈,他就不用想過好日子了。丘克頓時 滿臉通紅,急急逃了開去,因為已經有一顆槍彈放在他的衣袋裏了。

多奇妙的一次散步啊!他們像鵝一般地排成單行,沿著一條狹窄 的小路向泉水走去。寒冷的、淡藍色的天空,在他們頭頂上面發出光 輝,青山頂上尖尖的岩石,像神話裏的城堡的尖塔一般,直向空中伸 去。好奇的喜鵲,在寒天的沉寂氣氛中尖聲地聒噪著,靈活的灰色松 鼠,在濃密的柏樹枝中間敏捷地竄來竄去。在樹下柔軟的白雪上面, 印上了陌生的鳥獸的奇異腳跡。突然在大森林裏好像有什麼東西發出 了呻吟、轟響和折裂聲。那大概是山一般的結冰的雪塊,正從樹頂壓 裂著樹枝往下掉。

以前蓋克住在莫斯科的時候,他以為整個世界就是由莫斯科的一 切組成的,也就是由莫斯科的街道、莫斯科的電車和莫斯科的公共汽 車組成的。

現在他又覺得:全世界是由一片又高又稠密的樹林組成的了。 總而言之,如果太陽照在蓋克頭上,他就會相信世界上是沒有雨 和烏雲的。

如果他自己很快樂,那麼他就會以為世界上所有的人也都很和善, 而且很快樂。

兩天過去了,第三天又開始了。那位看守老伯伯還是沒有從樹林 裏回來,於是恐慌籠罩了這所蒙上了雪的小屋子。

尤其是在黃昏和晚間,格外使人害怕。他們牢牢地關閉了門廊和 房門,而且為了使燈光不致招來野獸,在窗上密密地掛上了粗席;其 實應該完全相反地做,因為野獸不是人,它們倒是害怕火光的。

風呢,恰好又在煙囪裏吼叫。當大風雪用尖利的夾雪的小冰屑敲 打著牆壁和窗子的時候,大家就覺得好像有什麼人在外面推著、搔著 也似的。

他們爬上暖炕去睡覺,媽媽給他們講著各種故事和童話,講了很 久。最後,媽媽開始打瞌睡了。

“丘克,’’蓋克問道,“為什麼魔法師只在各種故事和童話裏才有? 如果真的有魔法師,那會怎麼樣? ’’

“連妖巫和鬼怪也真的有嗎?”丘克問。 “不,”蓋克厭惡地揮了揮手,“不要鬼怪。他們有什麼用處?如 果有魔法師,我們就可以請他飛到爸爸那兒,叫他告訴爸爸,說我們 早已到了這兒。”

“可是他憑什麼東西飛呢,蓋克? ”

“唔,憑什麼……就揮著兩手或者是怎麼做,這個他自己知道。” “現在揮著兩手是很冷的,”丘克說,“你看我戴著多好的手套和 無指手套;即使是這樣,當我拿木柴時,手指還是凍僵了。” “不,丘克,你倒說說看,有魔法師不是很好嗎? ’’ “我不知道,”丘克可打不定主意了,“你記得嗎,在我們的院子 裏,米奇加.克留柯夫住的那間地下室裏,從前不是曾經住過一個跛 子嗎?有時候他賣麵包圈,有時候就有各式各樣的女人和老太婆來看 他,他就給她們算命:誰的命運好,誰的命運不好。” “他算命算得很准嗎? ”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後來人民警察來把他抓走了。從他的房間 裏,搜出來許多別人家的東西。”

“那麼他一定不是一個魔法師,而是一個騙子。你以為怎麼樣? ” “自然是個騙子。”丘克同意道,“是的,我就這樣想,所有的魔 法師都是騙子。嚇,你說,如果他能夠鈷進所有的小洞,他哪兒還用 得到去工作?只要動手拿他所要的東西好了……但你還是睡吧,蓋克, 反正我不會再跟你多說的了。 “為什麼? ”

“因為你胡扯了各種鬼事情以後,晚上就會夢見他們。你就會用 肘彎和膝蓋亂搗,昨晚你就曾用拳頭在我的肚子上面嘭的敲了一下,

你以為這是好受的嗎?倒讓我也這樣嘭的敲你一下看……”

第四天早晨,媽媽不得不親自去劈柴,野兔肉已吃完,它的骨頭 也被喜鵲拖走了。他們只能煮些放有素油和洋蔥的麥片粥來當午飯吃。 麵包快要吃完了,但是媽媽找到了麵粉,烘了一些餅乾。

吃過這樣的一頓午飯,蓋克覺得很不快活,於是媽媽以為他有些 發熱。

媽媽命令蓋克坐在屋子裏,給丘克穿上了外套。於是他們拿了提 桶和小雪橇出去取水,同時在樹林邊沿收集一些乾柴和樹枝一這樣, 早晨在爐子裏生火就會容易些。蓋克獨個兒留了下來。他等了很久, 覺得寂寞起來。於是他開始想玩意兒。

媽媽和丘克耽擱了很久。小雪橇在回家的路上掀翻了,木桶也翻 了身,只得重新到小泉那邊去。後來,又發覺丘克在樹林旁邊忘掉了 他那暖熱的無指手套,只得再從半路上折回去。當他們找到了手套, 而且這樣那樣地耽擱著的時候,黃昏已經降臨了。

他們回到家裏,屋子裏的蓋克卻不見了。起先他們以為蓋克躲在 暖炕上的羊皮毯後面。不,那兒沒有他。

那時候丘克狡猾地微笑了一下,低聲告訴媽媽。說蓋克一定鈷到 暖炕下面去了。

媽媽很生氣,命令蓋克立刻爬出來。但蓋克沒有答應。於是丘克 拿起長長的火叉,開始用它向暖炕下面攪動。但暖炕下面,也沒有蓋 克。

媽媽恐慌起來,向門旁的釘子看了一眼,蓋克的皮襖和帽子也不 在那兒了。

媽媽走到屋子外面,沿著屋子繞上一週。她又回到門廊裏點起了 風燈,到漆黑的儲藏室裏和堆柴的木棚下麵仔細看過,……她叫著蓋 克的名字,一面責怪他,哄他,卻老是沒有人答應。可是黑暗已經很 快地遮沒了雪堆。

於是媽媽沖到屋裏去,從牆上一拉,拉下了獵槍,拿了槍彈,抓 起風燈,一面喊著丘克叫他留在老地方不許動,一面跑到屋子外面。 四天來雪地裏已踏上了不少的腳印。

媽媽不知道上哪兒去找蓋克才好,但是她直向路上跑去,因為她 不相信蓋克膽敢獨個兒闖到樹林裏去。

路上連半個人影兒也沒有。媽媽就把槍彈上了膛,放了一槍,她 傾聽了一會,再放了一槍,接著又放了一槍。

突然,從很近的地方傳來了回答的槍聲。有人急急趕來援救她了。 她想跑著迎上前去,但是她的氈靴陷到雪堆裏了。風燈掉到雪地裏去 了,玻璃打碎了,火光也熄滅了。

從看守老伯伯屋子的臺階上傳來了丘克的一聲剌耳的尖叫,那是 因為他聽到了槍聲以後斷定:那些吃掉了蓋克的狼,現在又來攻擊他 媽媽了。

媽媽拋開了風燈,喘息著向屋裏跑去。她把沒有穿外套的丘克推 進屋子,把獵槍丟到屋角裏,於是用杓子舀起冰涼的水大喝起來。台 階那兒傳來了響聲和敲擊聲。門開了。一隻狗竄進門來,在狗的後面, 進來了被蒸汽包圍著的看守老伯伯。

“發生了什麼禍事?為什麼開槍? ’’看守老伯伯沒有向她問好也 沒有脫去外衣就問。

“孩子不見了,”媽媽說,淚水像雨一般從她的眼睛裏湧了出來,

她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慢一慢,別哭!”看守老伯伯大聲說,“什麼時候不見的?好久 了?還是才不久;……退後去,阿勇!”他向狗叫道,“快告訴我,不 然我又要走開了!”

“一個鐘頭以前,”媽媽答道,“我們去取水。我們回到家裏,他 就不見了。他穿上了衣服不知走到哪兒去了。”

“喝,一個鐘頭是不會走遠的,穿了外衣和氈靴也不會立刻凍 死……來,阿勇!哪,把這個聞一下。”

看守人從釘子上面拉下毛絨頭巾,又把蓋克的套鞋放到狗的鼻子 跟前。那狗注意地嗅過了東西,用聰明的眼睛望著主人。

“跟我來!”看守老伯伯打開門說道,“出去找他,阿勇!” 但是那只狗搖搖尾巴,留在老地方不動。 “向前去!”看守老伯伯嚴厲地重複道,“去找他,阿勇,去找他!” 那狗不安地轉動鼻子嗅著,一起一落地爬動著腳爪,仍舊不動。

“這算是什麼舞蹈?!”看守老伯伯發怒了。於是,他又把蓋克的 毛絨頭巾和套鞋塞到它的鼻子跟前,接著抓住頸圈把它拉了一把。

但阿勇還是不肯跟著看守老伯伯走;它旋轉著身子,回過頭來, 而且向相反的方向,離開門直向屋角走去。

那只狗在那兒一隻大木箱旁邊停了下來。它用它那毛茸茸的腳掌 抓一抓箱蓋,回頭望著主人懶洋洋地高叫了三聲。

於是看守老伯伯把獵槍塞到目瞪口呆的媽媽手裏,走近箱子揭開 了蓋子,在箱子裏一大堆各色各樣的破布、羊皮和口袋上面,蓋克用 自己的皮襖蓋住了身子,又用帽子墊在頭下面,正在那兒靜靜地酣睡 著。

當蓋克被人家拉出來弄醒的時候,他眨著惺忪的睡眼,無論怎樣 也不懂:為什麼週圍的人是這樣的吵鬧而且高興得發狂。媽媽吻著他, 哭著。丘克拉著他的手,又拉著他的腳,跳著,喊著: “哈^啦!哈^啦啦!……”

那只毛茸茸的阿勇,被丘克在臉上吻了一下,迷亂地回頭走了開 去。它也不懂得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悄悄地搖著灰尾巴,討人歡喜地 望著那放在桌子上的麵包片。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當媽媽和丘克出去取水時,蓋克感到很寂寞, 就決定開一個玩笑,他拿了皮襖、帽子,爬到箱子裏去。他決定:當 媽媽和哥哥回來後開始找他的時候,他就從箱子裏狠狠地叫喊起來。 可是媽媽和丘克去了很久,他躺著、躺著,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那看守老伯伯突然站了起來,他走近他們,把一串沉重的鑰匙和 一封揉皺了的、淡藍色的信封丟到桌子上。

“喂,”他說,“拿去吧。這是薛遼金隊長給你們開房門和儲藏室 門的鑰匙和一封信。四天后,他和這裏的一些人就可以回來了,剛好 趕上過新年。”

這個冷淡而古怪的老頭兒原來是到那個地方去了!他嘴上說是去 打獵,卻穿著滑雪鞋到遙遠的阿爾卡拉希峽谷去了。媽媽並不去拆信, 站了起來,感激地把手放到那老頭兒的肩膀上去。

老頭兒並不答話,卻埋怨蓋克把木箱中放獵槍彈的匣子翻亂了, 同時又埋怨媽媽,怪她打碎了風燈的玻璃。他固執地嘮叨了很久,但 現在誰也不再害怕這個好心腸的怪老頭兒了。整整一晚上媽媽一步也 不肯離開蓋克,稍微有些什麼響動,她就拉住了蓋克的手,似乎恐怕 他馬上又會失蹤似的。她對蓋克是這樣的關切,最後簡直使丘克生了

氣,而且後悔了好幾次,後悔自己沒有同樣地爬到木箱裏去。

現在,大家變得快樂起來了,第二天早晨,看守老伯伯開了他們 爸爸住的房間。他燒旺了爐子,把他們所有的東西都拿了過來。那間 房子又大又亮,可是房中的一切卻是放得亂七八糟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