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丘克和蓋克的故事 2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蓋克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好像整節車廂起了活動,

傳來了一片說話的聲音,

好像發自每個車輪。

一長串的列車在飛奔,

它們在和火車頭談論。

第一節車廂說:前進,同志!路很遠,

它在你前面的黑暗中向前伸展。 第二節車廂說:車燈,你要照得更亮,

直到出現了早晨的霞光! 第三節車廂說:爐火,燃燒吧!汽笛,發出吼聲!

輪子們,向東方旋轉前進! 第四節車廂說:當我們飛快地駛到青山, 我們的話才說完。 當蓋克醒過來時,車輪已經停止了各種談話,只是有規律地在車 廂地板下面敲擊著。太陽透過蒙上白霜的窗子照了進來。臥鋪已經收 拾好了。洗過了臉的丘克正在啃一隻蘋果。媽媽和那個翹鬍子的紅軍

伯伯,對著敞開的門,正在大聲地笑著蓋克昨晚的事情。丘克立刻給 蓋克看一枝頂上套著黃色彈売的鉛筆,這是那個紅軍伯伯送給丘克的 小禮物。

可是蓋克對於這件東西既不嫉妒也不眼紅。他,自然羅,是個冒 失鬼又是個粗忽的傢伙,昨晚竟闖到別人的房間裏去了一就是現在, 他也記不起自己的長褲塞到哪兒去了。但就另一方面來說,他卻能夠 唱歌。

蓋克洗過了臉,向媽媽說過早安,就把前額貼到冷冰冰的窗玻璃 上,開始去看外面是什麼地方,看人們怎麼地在過活而且在做什麼。 那時候,丘克卻從這幾扇門旁走到那幾扇門旁和旅客們交朋友,而旅 客們呢,也很願意把各種廢物送給他:有的送橡皮塞頭,有的給釘子, 有的給一團緊結在一起的細繩子一就在這一段時間內,蓋克從窗裏 看到了不少東西。

那是一座小小的木屋。一個小孩子穿著大氈靴,上身只穿著一件 襯衫,捧著一隻貓從屋裏跳出來到臺階上。呼溜!一那只貓翻著跟 鬥落到鬆軟的雪堆裏去了。然後它笨拙地爬了出來,沿著軟綿綿的雪 地一縱一跳地逃走了。怪有趣的,為什麼他要把它丟出來?大概是, 它在桌子上偷吃了什麼東西吧。

接著,小屋子不見了,小孩子不見了,貓也不見了一野地上矗 立著一座工廠。野地是白皚皚的,煙囪是紅的,煙是黑的,燈光卻是 黃的。怪有趣,這工廠裏在製造什麼呢?這兒是一個崗亭,而且,有 一個哨兵披著羊皮襖站著。穿著羊皮襖的哨兵顯得又高大,又魁偉, 他的步槍顯得是細細的,好像一根麥稈。但是,你敢走近他試試看! 然後一片樹林跳著舞閃過去。近處的樹跳得快,遠處的卻是慢慢

地移動著,仿佛是一道漂亮的雪河慢慢地在卷旋著。

蓋克向拿著豐富的獵獲物回到車室裏來的丘克喊了一聲,他們開 始在一起瞧望。

他們一路上遇見了又大又光亮的車站,那兒有一百個左右的火車 頭在噝噝發響,喘氣;也遇見了很小的車站一一呶,真的,並不比莫 斯科他們屋子附近拐角上那個兼賣雜貨的糧食鋪更大。迎面駛來了列 車,滿裝著礦石、煤和約莫有半車厚的大木料。

他們追上了一列滿載著公牛和母牛的火車。那列火車的小小的車 頭真不像樣子,它那汽笛的聲音是尖細的,吱吱叫的,於是,當一隻 公牛呣一一地吼叫了一聲時,那開車的司機就回過頭來,大概他以為 是一個大火車頭追上了他呢。

在一個小站裏,丘克和蓋克乘的列車卻肩挨肩地和一列威風凜凜 的鐵甲車停在一起。

套著帆布的大炮,從炮塔上很威武地伸了出來。好多紅軍伯伯高 興地踏著腳、笑著,而且拍著無指手套,使手暖和起來。

但是有一個穿皮外套的人,卻默默地站在鐵甲車附近沉思著。于 是丘克和蓋克斷定:這個人一定是個指揮員。他正站在那兒等待著伏 羅希洛夫①①的命令向敵人開火。

他們在路上看到的種種東西可真不少。可惜外面起了大風雪,車 窗常常被雪片密密地蒙住。

終於,火車在早晨進了一個小站。

媽媽剛剛把丘克和蓋克放到月臺上,從翹鬍子的紅軍伯伯那兒接

①伏羅希洛夫是當時蘇聯紅軍的司令、元帥。 過了行李,火車就飛快地開走了。

手提箱堆放在雪地上,小小的木板月臺很快地沒有了人,可是並 沒有爸爸出來迎接。

於是媽媽對爸爸非常生氣,她把孩子們留下來看管行李,自己到 趕車的那裏去探問:看哪一架雪橇是爸爸派來接他們的,因為到爸爸 那兒還得穿過大森林走上一百公里路呢。

媽媽去了很長久,而且那時候在近處又出現了一隻可怕的山羊, 它起先在啃一段上面結著冰的木料上的樹皮,接著就可憎地咩咩叫上 幾聲,而且開始非常注意地瞅著丘克和蓋克。丘克和蓋克慌忙躲到那 手提箱的後面去,誰知道這種地方的山羊會做出什麼好事來啊!

幸虧媽媽回來了,她顯得非常垂頭喪氣,並且對他們說:一定是 爸爸沒有接到他們動身的電報,因此沒有派雪橇來接他們。

於是他們喊來了一個趕車的伯伯。趕車的伯伯舉起長馬鞭在山羊 背上用力抽了一下,拿了行李,然後把它們搬到車站的餐室裏去。

那餐室很小。在櫃檯後面,一把胖胖的、有丘克那麼高大的茶炊 噴著氣。它抖動著蓋子,哼哼叫著,一股濃密的水蒸汽像雲一般升到 粗木頭釘成的天花板上,幾隻飛來取暖的麻雀在那兒啾啾叫著。

當丘克和蓋克喝茶的時候,媽媽就和趕車的伯伯講起價錢來:問 他把他們載到森林裏的目的地要多少錢。趕車的伯伯要很大的一筆 錢一一整整一百盧布。可是這一點也得說明:事實上路可真不近。最 後他們說妥了價錢,趕車的伯伯就跑回家去拿麵包、乾草和暖熱的羊 皮襖。

“你們的爸爸還不知道我們已經到了哩,”媽媽說,“他會多麼驚 奇和快樂啊!”

“是的,爸爸一定會很快樂的,”丘克一面喝茶一面很正經地說, “而且我也會多麼的驚奇和快樂啊。’’

“我也會的,”蓋克表示同意,“我們可以悄悄地走到那面,如果 爸爸因為什麼事情走到屋子外面去了,我們就把箱子藏起來,大家鈷 到床底下去。爸爸來了。他坐下來,開始苦苦地想。我們卻不作聲、 不作聲,接著就冷不防地大喊大叫起來!”

“我不爬到床底下去,”媽媽拒絕道,“而且也不叫喊。你們自己 去鈷、去叫喊吧……你,丘克,為什麼把糖藏到口袋裏去?你的口袋 已經像垃圾箱一般裝得滿滿的了。”

“我要用來喂馬,”丘克不慌不忙地解釋道,“蓋克,你也把那塊 凝乳餅拿著吧。要不,你老是什麼沒有,只知道向我討!”

趕車的伯伯很快地來了。他們在寬闊的雪橇上放好行李,鋪好了 乾草,又用被子和羊皮襖裹住他們的身體。

再會吧!巨大的城市、工廠、車站、大小村莊!現在前面只有森 林、高山,然後又是濃密的黑黝黝的森林。

他們穿過那濃密的大森林,一路上對它噢哈、啊哈地驚歎著, 不知不覺地差不多到了黃昏。坐在趕車的伯伯背後的丘克,因為對 路上的一切看不真切,感到厭倦,他就向媽媽討一個小面餅或是甜 麵包吃。

但是,自然羅,媽媽既不會給他小面餅也不會給他甜麵包。於是 丘克顯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他由於沒有事情做,開始去推蓋克, 把蓋克擠到雪橇的邊沿上去。

起先蓋克忍耐地推開了他。接著他生氣了,向丘克唾了一口。 丘克大怒,就撲上去打架。但因為他們的手都被沉重的羊皮襖束縛 住了,所以他們除了用裹著毛絨頭巾的前額互相碰撞之外,沒有別 的辦法。

媽媽看著他們笑起來了。但那時候趕車的伯伯用鞭子把馬抽了一 下一一馬兒就飛跑起來。兩隻毛茸茸的白色野兔竄到路上,蹦蹦跳跳, 好像在跳舞。

趕車的伯伯喊道: “喂,喂!啊哈哈!……當心:我們會壓死你們!” 那兩隻頑皮的野兔快活地飛跑到樹林裏去了。 迎面吹來了新鮮的風。於是,丘克和蓋克不由自主地緊挨在一起, 乘著雪橇迎著高山、迎著大森林、迎著從那已經離得不遠的青山後面 慢慢升上來的月亮飛駛。

但突然,馬兒沒有得到任何命令,在一座小小的蓋滿了雪的屋子 旁邊停了下來。

“我們在這兒過夜,”趕車的伯伯跳到雪地上說,“這就是我們的 車站啦。”

屋子是小小的,但很牢固,裏面沒有人。 趕車的伯伯很快地煮沸了一壺開水,從雪橇上搬來了盛食物的袋子。

臘腸凍得這樣堅硬,簡直可以拿它來敲釘子。他們用開水浸著臘 腸,把一片片的麵包放到灼熱的爐板上去烘。

丘克在爐子後面找到了一截歪斜的彈簧。趕車的伯伯告訴他,那 是捕捉各種野獸的捕獸機上面的東西。

彈簧已經發鏽,所以毫無用處地丟在那兒一一丘克立刻就有這樣的想法。

喝足吃飽以後,大家就躺下來睡覺。靠牆有一張寬闊的木床。那 上面鋪著許多乾燥的樹葉代替了床墊。

蓋克不願意睡在靠牆的一面或是中間,他歡喜在床外邊。雖然他 在年紀很小的時候聽到過“嗯呀噯,乖乖睡,不要睡在床外邊”的催 眠歌,但蓋克還是老睡在床外邊。

如果讓蓋克睡在床中間,他在睡夢中就會把大家的被子統統揭掉, 用肘彎亂搗,而且會用膝蓋去碰丘克的肚子。

他們不脫衣服裹著羊皮襖躺了下去:丘克靠牆,媽媽在中間,蓋 克靠近床邊。

趕車的伯伯熄滅了蠟燭,爬到炕上去。大家一下子都睡著了。但 是,自然羅,像往常一樣,蓋克在夜裏覺得非常口渴,他醒了過來。

他迷迷糊糊地穿上了氈靴,摸到桌子旁邊,從茶壺裏喝了一口水, 在靠窗的小凳子上面坐了下來。

月亮隱在烏雲後面,從小小的窗子裏看出去,雪堆好像是暗藍色的。

“我們的爸爸走得多遠啊!”蓋克很驚奇。他以為比這兒更遠的地 方世界上一定是很少的了。

突然,蓋克傾聽起來。他仿佛覺得窗外有敲打的聲音。而且這甚 至不是敲打,而是雪地在不知什麼東西沉重的腳步下面發出嚓嚓的響 聲來。真的有這回事!在黑暗中不知什麼東西沉重地歎了一口氣,而 且轉動起來了。於是蓋克明白:那是一隻熊在窗外經過。

“兇惡的熊,你來幹什麼?我們乘了這麼久的車子來看爸爸, 你卻要把我們一口呑下去,叫我們永遠見不到爸爸麼?……不,趁現在還沒有人拿著很准的槍和鋒利的軍刀來殺死你的時候,你快滾 開吧!”

蓋克就這樣地轉著念頭咕嚕著,但自己在恐懼和好奇之中,把前 額緊緊地貼到那個狹窄小窗的凍冰的窗玻璃上去。

這時候,月亮從飛快的烏雲後面急速地滾了出來。暗藍色的雪堆 上面,開始發出柔和而又朦朧的閃光。於是蓋克看見,原來那根本不 是熊,只不過是匹脫去了韁繩的馬,繞著雪橇在走,而且在吃著乾草 罷了。

這多使人失望啊。蓋克爬上床鈷到羊皮襖下面,因為他剛剛想過 不高興的事情,連他的夢也顯得很不愉快。 蓋克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好像有一個可怕的吐爾伏朗① 吐著沸水一般的唾液, 伸出威嚇的鐵拳頭向他直晃! 週圍起了大火,剌刀發出閃閃的光芒, 從遠處國家來的, 可怕的敵軍, 敲起銅鼓,挑起了戰爭。 “站住,”蓋克喊道,“你們走錯路了!不許上這兒來!”但是沒有 一個人站下來,誰也不聽他蓋克的話。

蓋克在憤怒之中拿出了一個鐵皮喇叭一一就是放在丘克的厚紙空 鞋盒裏那一個喇叭一一他把它吹得非常響亮,吹得那個站在鐵甲車旁

①吐爾伏朗原文是一個大寫的專有名詞,從英譯本上看,它的意思就是魔鬼。

邊沉思的指揮員很快地抬起頭來,他威嚴地揮一揮手一車上威風凜 凜的大炮就一下子發出了排炮。“好哇!”蓋克贊許道。“只是你們得再 轟一次,要不,光是一下子,他們大概還不夠哩……”

媽媽醒過來了,那是由於她的兩個小寶貝從兩邊向她推著、轉動 著使她感到非常難受的緣故。

她轉向丘克,就感到腰部下面有一樣又硬又尖的東西。她摸索了 一會,就從被子下面摸到了那個捕獸機的彈簧,原來那節儉的丘克把 它偷偷地放在身邊帶到床上來了。

媽媽就把彈簧拋到床外。在月光之下,她開始注視蓋克的臉,她 知道他正在做可怕的夢。

夢,自然,不是彈簧,它是不能拋出去的。但它可以設法消除掉。 媽媽把仰睡的蓋克轉成側睡,於是一面搖晃著,輕輕地吹著他那發熱 的前額。

一會兒蓋克就開始發出鼾聲,微笑起來,這就表示惡夢已經消除了。

接著媽媽起了床,她不穿氈靴光穿著襪子,走到了窗邊。 天還沒有亮,天上滿是星星。有些星星在高高地閃爍著,但有的 卻很低很低地俯向黑黝黝的大森林。

這是多奇怪的事情啊:就在同一個地方,媽媽和小蓋克一樣地想, 世界上比她好動的丈夫所到之處更遠的地方怕是很少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