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丘克和蓋克的故事 1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丘克和蓋克

〔蘇聯〕阿.蓋達爾

從前有一個人住在青山旁邊的森林裏。他做了很多工作,但工作 還是不見減少,因此他不能夠回家過假期。

最後,冬天來了。他感到非常寂寞,就請得了上級的允許,寫信 給自己的妻子,叫她帶著孩子到他那兒去做客人。 他有兩個小孩子,那就是:丘克和蓋克。 丘克和蓋克跟著媽媽,住在一個遙遠的、世界上再沒有比它更好 的大城市裏。

在這個城市的高塔上,紅星日日夜夜地閃光。 自然羅,這個城市就叫做莫斯科。

剛巧在投遞員拿著信走上門階的時候,丘克和蓋克正有一場戰事。 說得簡單一點,他們就是在嚎哭打架。

打架究竟是由於什麼緣故開頭的,我已弄不清楚。可是我記得: 也許是丘克從蓋克那兒拿走了空的火柴盒子,但也許相反,是蓋克拿 走了丘克那只裝鞋油的鐵皮小盒子。

正當兩兄弟在互相打了一拳後準備打第二拳時,門鈴響了起來。 他們驚慌地相互瞅了一眼。他們以為是他們的媽媽回來了。但是他們 的那位媽媽具有特殊的性格。她對於打架,既不怒駡也不叫喊,只是 把兩個打架的小傢伙分開來關在各個房間裏;關上整整一個鐘頭甚至 是兩個鐘頭,不許他們在一塊兒玩耍。但是一個鐘頭一一滴答,滴 答一一得走上六十分鐘。那麼兩個鐘頭就更多了。

這就是為什麼兩兄弟立刻抹去了眼淚,而且撲過去開門的道理。

但結果進來的人並不是他們的媽媽,卻是個投遞員送來了一封信。

於是他們喊了起來: “這是爸爸那兒來的信!是的,是的,爸爸那兒來的!他一定快 要回來啦。”

那時候,他們在高興之中就開始跳啦,蹦啦,而且在有彈簧的 沙發上面翻起跟鬥來。因為,莫斯科雖然是個最出色的城市,但當 爸爸有整整一年不在家時,那就連住在莫斯科也會覺得沒有趣味 的。

他們是這樣的高興,竟連媽媽進來也沒有看見。 媽媽看到這情形以後覺得驚異:她那兩個可愛的孩子竟仰天躺著、 叫喊著,用靴跟敲著牆壁,而且敲得這樣厲害,連掛在沙發上面的圖 畫也在震動,掛鐘裏面的響簧也發出嗡嗡的響聲來了。

但是當媽媽明白了他們高興的原因,就沒有去責駡孩子們。 她只是叫他們離開沙發。

她把皮大衣隨便一丟就拿起了那封信,甚至沒有去拂掉頭發上面 的雪花。它們現在已經融化了,因此在她黑黑的眉毛上面有幾顆水珠 像火花一般閃著光。

大家都知道,信有快樂的也有悲哀的,因此,當媽媽讀信時,丘 克和蓋克就注意地看她的臉。

一開頭媽媽皺起眉頭來,他們也皺起了眉頭。但接著媽媽微笑了, 他們就斷定:這封信是快樂的。

“爸爸不能來,”媽媽把信放在一邊說道,“他還有很多的工作, 因此他們不能讓他來莫斯科。”

被逗弄的丘克和蓋克迷惑地互相瞅了一眼。那封信正好是最使人 不高興的信。

他們立刻嘟起了小嘴,開始吸著鼻子,生氣地望著不知道為了什 麼緣故竟在微笑的媽媽。

“他不能來,”媽媽繼續說,“但他叫我們大家一起上他那兒去做 客人。”

丘克和蓋克從沙發上面一跳跳了下來。

“他是個怪人,”媽媽歎了一口氣,“說得真好一一去做客人!仿 佛這是坐上電車就可以走似的……”

“是呀,是呀,”丘克急急插嘴道,“既然是爸爸叫我們去,我們 就坐上電車,乘著去好了。”

“你這笨孩子,”媽媽說,“上那兒去得乘火車走上一千公里再加 上一千公里才行。然後,得乘上馬拉的雪橇通過大森林①①。在大森林 裏你會碰上狼或者熊。這是多古怪的念頭啊!你們只要自己去想一 想!

①這裏說的大森林不是普通的大森林,專指西伯利亞那深密的、像海一般綿延著 的大森林。魯迅先生曾把它照聲音譯做“泰茄”。

嗨一一嗨!丘克和蓋克連半分鐘也不想,而且異口同聲地說道: 他們不僅決定乘一千公里車子,甚至十萬公里也行。他們什麼也不怕。 他們是勇敢的人。昨天把闖到院裏來的那只別人家的狗用石子趕出去 的正是他們兩個。

接著他們嘮叨了很久,揮著手,踏著腳,跳著;而媽媽呢,默默 地坐著,老是聽著,聽著。終於,她笑了出來,把兩個小寶貝抱起來, 旋轉個痛快,然後向沙發上面倒了下去。

你得明白,她早已等待著這樣的信,上面的話只是她故意逗弄丘 克和蓋克罷了,因為她的性情素來是愉快的。

媽媽在帶領他們出發之前,花去了整整一星期的準備功夫。丘克 和蓋克呢,自然也不會讓時間平白溜去的。

丘克用廚房裏用的小刀給自己製造了一把短劍;蓋克呢,替自己 找來了一根光滑的棍子,釘上了一枚釘子,這就成了非常結實的一枝 長槍,如果先用什麼別的東西剌穿了熊的皮,再用這枝長槍剌到熊的 心臟裏,那麼熊就會立刻斷氣的。

最後,所有的事情都辦完了。已經把行李也整理好了。他們在門 上掛了另一把鎖,使小偷不能偷房子裏的東西。又把食櫥裏的麵包末 啦、麵粉屑啦、碎麥片啦,刷個乾淨,使老鼠不能去做窠。於是媽媽 乘車子上火車站,去買下一天晚上的火車票。

但是,當媽媽不在家的時候,丘克和蓋克起了爭吵。 唉,只要他們能知道這場爭吵會使他們遭到什麼樣的不幸,他們 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在那一天爭吵的!

節儉的丘克有一個扁平的洋鐵皮盒子,他在那裏面存放著包茶葉 的錫紙、糖果的包皮紙(如果那上面畫著坦克、飛機或紅軍的話〉、做 箭用的穴烏①①的羽毛,和變中國戲法用的馬鬃以及其他種種非常重要的 東西。蓋克沒有這種小盒子。一般說來,蓋克是個粗忽的傢伙,但就 另一方面來說,他卻很能夠唱歌。於是,正當丘克從秘密的所在拿出 他所珍貴的盒子而蓋克在房間裏面唱歌時,投遞員進來了,他把一封 給媽媽的電報交給了丘克。

丘克把電報藏在自己的盒子裏,然後去探聽,為什麼蓋克已不在 唱歌而是在喊:

“爾^啦!爾^啦!烏啦! 嗨!打你!打死你這‘都魯姆倍伊,②!” 丘克好奇地微微推開了門,一看見那竟是這樣的一隻“都魯姆倍 伊”,不覺氣得兩手發抖。

在房間的中央放著一把椅子,在椅子背上掛著一張已經被長槍剌 得七穿八孔的報紙。這倒沒有什麼,但是可惡的蓋克竟把丘克那個裝 媽媽皮鞋的黃色厚紙盒想像為一隻熊的身體,正猛烈地掄起長槍,向 它剌去。但是丘克的那只厚紙盒中,保存著發信號的鐵皮喇叭、三枚 彩色的十月革命節的徽章和錢一一四十六個戈比^。這些錢他不像蓋克 那樣在種種蠢事上胡亂花掉,而是一點一滴地積蓄下來,準備在長途 旅行中用的。

於是,丘克一看到那只七穿八孔的厚紙盒,就奪過蓋克的長槍, 在膝蓋上一碰折成兩截,丟到地板上面。

但是蓋克呢,卻像鷂鷹一般撲向丘克,從丘克手裏一把搶過那只

②穴烏是烏鴉類中最小的一種。

②“都魯姆倍伊“原文是一個大寫的專有名詞,根據下文看來,是對熊的一種叫法法。

③戈比是蘇聯錢幣的單位。一百個戈比等於一盧布。 珍貴的鐵皮盒子。接著,只一躥就躥上了窗臺,把那只盒子由一扇開 著的氣窗丟到外面去了。

屈辱的丘克大聲地嚎哭起來,一面喊道:“電報!電報!”他只穿 上了外套,顧不得穿戴套鞋和帽子,就向門外沖去。 蓋克覺得事情不妙,就跟在丘克後面追了出去。 但是他們找尋鐵皮盒子卻毫無結果,在那盒子裏還放著那封什麼 人也沒有讀過的電報。

也許那盒子是落到雪堆裏面去了,現在深深地埋在雪底下,也許, 它掉到路上被某一個路人拾去了;但是,不論這樣或是那樣,那只盒 子連同所有的好東西和沒有啟封的電報就此永遠不見了。

丘克和蓋克回到屋裏,很久地默默不做聲。他們已經和解了,因 為他們知道兩個人都免不了要挨媽媽的責罰。丘克比蓋克整整大了一 歲,他因為害怕受到更多的責罰,就想出了一個辦法。

“你知道麼,蓋克,如果我們不把電報的事情告訴媽媽怎麼樣? 你想一想一什麼電報不電報!我們沒有電報一樣很快活。”

“說謊是不可以的,”蓋克歎了口氣,“媽媽發覺我們說謊老是會 更加發火。

“可是我們可以不說謊!”丘克高興地喊道,“要是媽媽問我們電 報在哪里一一我們就把事情說出來;要是不問,我們為什麼要先講上 去呢?我們不要先講上去好了。”

“對,”蓋克同意道,“如果不用說謊,我們就這麼做。丘克,這 個辦法想得真好。

他們剛剛把事情商量定當,媽媽就進來了。她很滿意,因為買到 了座位很好的火車票,但無論如何她還是立刻發覺:她的兩個小寶貝

的臉是憂愁的,而且眼睛是哭過了的。

“回答我,兩位公民,”媽媽抖著雪問道,“我不在的時候,怎麼 打起來的? ”

“沒有打架,”丘克辯駁道。

‘‘沒有,”蓋克證實道,“我們剛想打架,就馬上改變了主意。” “我非常歡喜你們這樣的改變主意。”媽媽說。

她脫去了外套,坐在沙發上面,給他們看綠色的硬紙車票:一張 是大的,兩張是小的,一會兒他們就吃晚飯,然後沒有了聲音,燈也 熄了,大家都睡著了,關於電報的事,媽媽什麼也不知道,自然羅, 她因此什麼也沒有問。

第二天他們就乘火車出發了。火車是在晚上開出車站的,所以丘 克和蓋克在開車後向那黑暗的車窗外面看時,就看不見什麼有趣的東 西。

夜裏,蓋克醒了,想喝水。天花板上面的小電燈已經關熄,蓋克 週圍的一切,不論是那放在鋪白布的小桌子上面抖動著的玻璃杯,不 論是媽媽那睡得很熟很熟的晃動著的臉,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青光, 就連那原來黃色的橘子,現在也變成了淡綠色,蓋克透過那雪片凝成 了花紋的車窗看到了月亮,但那月亮是這樣的大,那在莫斯科是從來 不曾有過的。所以他斷定:火車一定在高高的山頂疾駛,因為從山頂 到月亮比較近。

他推醒了媽媽要求喝水,但是由於某一種緣故,媽媽不讓他喝水, 只是叫他剝開那個橘子吃上一小瓤。

蓋克生氣了,他撕壞了那瓤橘子,但他已經不願意再睡覺了。他 把丘克推了一下一一看是睡醒了沒有。丘克惱怒地哼了一下,沒有醒 過來。

於是蓋克穿上了氈靴,微微開了門,走到走廊上去。 車上的走廊又長又窄。緊靠車廂外壁裝著一排折凳,如果你離開 了座位,座板就會自動地砰的一聲彈回去。對著走廊還開著十扇門。 所有的門都是光油油的、紅色的,上面裝著黃色的鍍金門柄。

蓋克在一隻座板上坐了一會兒,接著坐上第二隻,又換到第三只, 這樣幾乎坐到車廂的盡頭。正在那時候一個乘務員①①拿著一盞燈過來 了,他羞著蓋克:別人睡覺,他卻在這兒碰響座板。

乘務員走了。蓋克呢,也急急地向自己的那間車室跑去。他費力 地推開了門。為了使他的媽媽不致驚醒,他小心翼翼地關上了它,然 後跳上了柔軟的床。但因為肥胖的丘克是這樣伸臂撒腿地躺著,蓋克 就不客氣地用拳頭敲了他一下,使他讓開去。

但那時候卻發生了可怕的事情:蓋克所看到的不是長著淡色毛髮 的、圓頭的丘克,卻是一個陌生伯伯的翹鬍子的臉。那張臉望著蓋克 嚴厲地問道:

“誰在這兒推我? ”

於是蓋克就放聲大哭起來。被他驚醒的旅客們,從所有的臥鋪上 面跳了下來,扭亮了電燈。這樣,蓋克看到了自己沒有走進自己的車 室而到了別的地方,就哭得格外響亮了。

大家很快地明白了真相,都笑起來了。翹鬍子伯伯穿上了長褲和

①乘務員是在火車上面,每一節車廂中專門負責照料旅客和清潔衛生的服務人員。

軍服,把蓋克領到原來的車室裏。

蓋克直鈷到自己的被子下面,不作聲了。列車晃動著,風在外面 吼叫。

那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大月亮,又用淡青色的光照射著那顫動的玻 璃杯、白桌布上的黃橘子和媽媽的臉。媽媽的臉不知為了什麼緣故正 在睡夢中微笑著,她的小寶貝所碰到的禍事她完全不知道。 蓋克終於也睡著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