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不懂你們這些是什麼人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不懂你們這些是什麼人

〔匈牙利〕齊格蒙特-莫里茲

伐麗卡和巴妮迦手牽手在街上走。她們放學回來。小姑娘們平 日總是在路角上分手的:巴妮迦彎進一條小路,伐麗卡沿著大路往 削走。

但是這一回伐麗卡不放巴妮迦的手,把她拉在身邊。 “走吧!走吧!到我家去吃飯。” “不……“

“教師嬸嬸說的,那麼就該去。” “啊,不……”

伐麗卡不聽巴妮迦的,把她拉在身邊。她比自己的朋友胖些,也 強健些、膽大些。巴妮迦知道教師嬸嬸要伐麗卡請求她的爸爸供給一 個窮苦的同學一餐午飯。本來教師認為誰去都一樣,既然這兩個小姑 娘很親熱,那麼就讓巴妮迦去好了。然而巴妮迦不願意到伐麗卡家裏 去吃午飯,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不願意罷了。

伐麗卡知道,今天巴妮迦是屬於自己的,隨便怎樣也不肯放掉 自己的朋友。她緊緊地抓住她的手,領著她,更確切地說是拖她一 起走。伐麗卡覺得把朋友帶到自己家裏去,是非常自豪的事。她焦 急地希望快點跑到大鐵門的裏面去。她知道,只有在那時候,巴妮 迦才跑不了。

“媽媽,媽媽!”她叫著向母親撲過去。“教師嬸嬸說的,現在巴 妮迦要在我們家裏吃午飯,一直吃到復活節!”

媽媽笑起來了,親吻了女兒好幾次。她感到非常幸福;伐麗卡這 樣可愛、動人和健康,這樣迷人地多話。

“教師嬸嬸說的?哦,這真是位教師嬸嬸……” 她重又親了女兒幾下,這才把伐麗卡領來的女孩子看了一眼。 “這是真的嗎,小姑娘?“

但是小姑娘默默地站著,低下頭,扯弄著自己的衣服。 伐麗卡繼續很快地說: “因為她是一個窮苦的孩子,每個窮孩子都應該到一個同學家裏 去吃午飯,教師嬸嬸說的。”她拉下背上的書包,從裏面找出一封教師 嬸嬸寫給母親的信來。

媽媽拿了信,看完後說:

“好吧,小姑娘,把你自己的東西放在前房裏,然後到浴室去好 好洗洗手。你也去洗洗你的髒爪子。”她拍拍女兒,甚至親了一下女兒 的髒手。

於是她把女孩子們領到浴室,開了水龍頭。水從發亮的管子裏流 出來。媽媽把水盛到臉盆裏,放在一個非常漂亮的小白凳上。她先仔 細地洗了伐麗卡的手,然後親了幾下她那現在已經是粉紅色的小手指, 對巴妮迦說:

“你也去洗洗手,不過要好好地洗!”

說完後,媽媽走進餐廳,告訴女僕,叫她在桌上再添一副餐具。

“到浴室去,洛齊,”她補充了一句,“好好地洗一洗這小姑娘的 手!老爺不能容忍吃飯時候有孩子的髒手的。”

洛齊到浴室去了。她很好地做完這一切:巴妮迦甚至不想把手放 到臉盆裏去。洛齊抓住女孩子,仔細地洗了她的雙手和臉,然後從自 己頭髮上拿下一把梳子,替她梳了一下頭。 “好了,”她滿意地說。 伐麗卡和巴妮迦恰巧準時走入餐廳。這時,老爺也來了,馬上就問:

“這女孩子是誰? ” 伐麗卡摟著爸爸的脖子說: “她要每天到我們家裏來吃午飯,一直到復活節為止!“ “哦!”

“是教師嬸嬸吩咐的!” 媽媽扼要地解釋了這回事,拿出信來。 巴妮迦低下頭站著,等待著。 “你叫什麼名字,孩子?”爸爸輕輕地問。 “巴妮迦!”伐麗卡叫了一聲。 “我沒有問你,”爸爸說。‘‘請說吧,你叫什麼名字? ” “巴妮迦,”小姑娘回答。 “很好。你的父親叫什麼呢? ” “爸爸爸爸,”巴妮迦說。

“這是你這樣叫他,人家怎麼叫他呢? ” “主人。”

“他別的名字你不知道嗎?……譬如雅諾希伐耳迦……米哈

依-高佛奇……人家怎麼叫他呢?嗯?到底怎樣? ” “我不知道。”

“嚇,你父親連這也沒有教你……那麼你叫什麼? ”他轉問女兒。 “伐麗卡,”女孩子回答。 “不錯,那麼我叫什麼? ” “爸爸。“

“喔,你也是個小笨蛋,小猴子!別人怎麼叫我? ” “老爺。”

“嘖,嘖,嘖,你已經跟這個……學會啦!我說得不錯吧!在各 種身份的孩子一起的學校念書,無論如何是不合適的。這種小猴子在 裏面只是越變越愚蠢罷了。現在吃飯吧!我餓了。”

大家都靠桌子坐了下來。伐麗卡占住了自己的老位子,女僕給巴 妮迦在椅子上放了個坐墊,讓她坐在上面。

桌子上蓋著白臺布,臺布上放著白碟子,桌子當中是白盆子。每 只碟子上都有鑲有金色的邊,只是巴妮迦的碟子上沒有,不過這反正 也是漂亮的碟子。

媽媽倒湯給伐麗卡、爸爸和自己,末了倒給巴妮迦。 ‘‘你喜歡湯嗎?”她問女孩子,但是女孩子不作聲。 第一道菜吃完後,爸爸對伐麗卡說: “你真的不知道我叫什麼? ” “安達爾.伐特凱耳基博士,”伐麗卡回答。 “看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每個人都有。而你的朋友,竟 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叫什麼!” 巴妮迦垂下了頭。

喝了湯後,送上來的是鹵汁肉。媽媽把肉切成小塊,先給伐麗卡, 然後給巴妮迦,說: “應當用叉吃。”

巴妮迦看看叉,拿起來使用它,但是肉怎麼也叉不住。 “讓她照習慣用匙吃吧,”爸爸說。

用匙來幫忙,巴妮迦就比較容易對付肉和鹵汁了。她甚至把麵包 撕碎,放在碟子裏;但是一聽見伐麗卡的笑聲,臉孔就紅了起來,重 又垂下了頭。

送上了通心粉,好吃的、白的、拌著油膩的凝乳的通心粉。他們 答應巴妮迦也用匙吃這道食物。

“但是以後你一定要學會吃東西。看,伐麗卡吃得多漂亮!” 當大家從桌邊站起來的時候,爸爸說:

“哦,孩子,現在回家去吧!轉告你父親,叫他到我這裏來一次, 我想跟他談談。”

巴妮迦迅速地奔過去拿自己的外套,穿上它,預備走了。 “慢著,吃好飯以後,照例應該道謝;臨走以前還應該向大家告辭。”

但是巴妮迦站著,一句話也不說。 “不要緊,會學會的,”爸爸說。“到復活節時間還早哩。” 爸爸說這話的時候很親熱,甚至笑了,一點也不生氣。可是巴妮 迦重又低下頭,向門口走去。

他們沒讓伐麗卡到街上去,怕她著涼。 ‘‘叫你爸爸立刻到這兒來,我要給他一點事情做做。“ 爸爸躺下睡了一個鐘頭,醒來的時候,巴妮迦的父親—-一 個貧窮、衣服很壞的短工一一已經站在門廊裏了。爸爸從屋裏出來見他。 老爺出來的時候,短工脫下了帽子。老爺身材高大,腦滿腸肥;短工 是憔悴的、瘦小的人。 “你叫什麼? ” “雅諾希.塔卡洛。”

“很好……你的女兒要每天在我家吃午飯,一直吃到復活節…… 明白嗎? ”

短工默默地點點頭。

“假使她行為端正,她會得到我女兒的舊衣服和舊鞋子;一切必 需的東西,她都會得到的,不過叫她一舉一動都要好好地。你靠什麼 生活呢? ”

“我是失業者。” “很久了嗎? ” “收割剛開始的時候。” 老爺默默地看著短工,短工也不響,手裏抓著帽子。 “那麼你們怎麼過日子呢? ” 短工扭了扭肩膀,仍舊不作聲。 “你有幾個孩子? ” “六個。”

“六個!既然你沒有辦法去賺錢吃飯,你怎麼敢養這麼一大群孩 子呢!哦,反正一樣……你聽著,我的朋友,我要看顧你的女兒,她 可以每天和我女兒一起來,一直到復活節。而且,你不必為這些付一 個錢,懂嗎?為了不使你覺得好像我白白養活你的孩子,你去做些家 務事吧!你看見那邊的柴房嗎? ”他指指院子最裏邊的小屋。“到那邊

去劈些柴,我們就彼此不欠情了。” 他一轉身回進了屋子。

短工也回過身去,戴上帽子,穿過院子,沿著清除了雪的小路走 向小屋。他找到斧頭,就動手劈柴。劈了兩個鐘頭,不對人講一聲, 就走了。只在近黃昏的時候,女僕洛齊通知老爺說,短工走了。

“不要緊,”老爺說,“走就走好了。我還想給他一杯果子酒哩。” 第二天,巴妮迦沒有上學校去,也沒有來伐麗卡家裏吃飯。 伐麗卡因為巴妮迦不在而哭了。 “不要緊,明天她會來的。” 但是巴妮迦不再來了。 過了幾天,大家也就忘掉了這小姑娘。

有一次,老爺在市自治會的大廈前看見了短工,短工憂鬱地站在 失業者的人群裏,老爺就叫喊短工說: “你是雅諾希’塔卡洛吧? ” “是的。”

“你的女兒在哪里?為什麼她不來吃飯?“ 短工不回答,經過堅持的詢問後,才陰鬱、冷峻地說: “我不喜歡人家問我們窮人靠什麼過日子。” 老爺驚奇地看看短工,說: “不懂!難道你女兒沒有麵包吃,幹坐著挨餓,你不難過嗎?不 懂你們這些是什麼人!”

短工不回答,他轉過身去,陰鬱地凝視著空曠的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