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一塊燙石頭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一塊燙石頭

〔蘇聯〕阿.蓋達爾

村裏有個孤老頭。他身體很壞很壞,靠編籃子啊,縫氈靴啊,看 守農莊果園不讓孩子進去啊過日子。

很久以前,他從老遠什麼地方到這村裏來,可大家一眼就看到, 他吃夠了苦。他瘸著腿,頭髮過早地白了,還有道彎彎的深疤打頰幫 一直通過了嘴唇。這一來,就算是笑吧,他那張臉看去也像是很悲傷, 像是凶巴巴的。

有一回,一個叫小伊凡的孩子爬進農莊果園,想偷蘋果好好吃個 飽。沒想到,褲腿在圍牆釘子上一掛,撲通,他落到下麵帶剌的醋栗 叢裏了。他剌得渾身是傷,哇哇大哭,好,這一下就給看守人抓住。 還用說,老頭兒滿可以拿蕁麻抽他,甚至拖他到學校去告狀。 可老頭兒可憐小伊凡。小伊凡兩隻手都剌傷了,褲腿撕破,一條

破布片掛在屁股後面,像條羊尾巴,通紅的臉頰上索羅索羅地淌著眼 淚。

老頭兒一聲不響,把嚇破了膽的小伊凡從園子門帶出去,放他走 了,甭說沒打他一下,甚至沒有在背後說他一聲。

小伊凡又羞又惱,溜進林子,走著走著迷了路,到了一個沼地那 兒。他累壞了,看見青苔中間露出一塊淺藍色的石頭,就往石頭上一 坐。可他馬上唉喲一聲跳得老高,因為他覺得就像坐在一隻野蜂上面, 野蜂打褲子後面那個窟窿狠狠地螫了他的屁股。

可回頭一看,石頭上根本沒有野蜂。是石頭燙得像煤塊似的。石 頭平面上還露出些字,給泥糊住了。

沒說的,這是塊魔石頭,一小伊凡馬上猜著了!他踢下一隻鞋 子,拿鞋後跟趕緊去擦掉石碑上的泥。 他於是讀到這樣的碑文:

“誰把這塊石頭搬到山上打碎,他就能返老還童,從頭 活起。”

碑文後面還有個圖章,不是普普通通的圓圖章,像村蘇維埃蓋的, 也不是三角圖章,像合作社發票上蓋的。這圖章要複雜得多,有兩個 十字,三條尾巴,一個圈圈加一豎,還有四個逗號。

小伊凡讀了碑文,覺得很不痛快。他才八歲,虛歲九歲。要是從 頭活起,他一年級就得再念一年,這他想都不敢想。

這塊石頭要是讓他不用念學校裏的功課,一下子就從一年級跳到 三年級,那又另當別論了!

可大家有數,即使是神通廣大的魔石頭,也從來沒有這種法力。

愁眉苦臉的小伊凡打果園經過,又看到了那老頭兒,只見他咳著 嗽,老停下來喘氣,手裏提著桶石灰漿,肩膀上掮著把樹皮絲刷子。

小伊凡這孩子本心挺好,他心裏想:“瞧這個人,他本來可以隨便 用蕁麻打我。可他可憐我,沒有打。現在讓我也可憐可憐他,叫他返 老還童吧,這樣他就不再咳嗽,不再瘸腿,呼吸也不再那麼苦惱了。” 好心的小伊凡於是懷著一番好意,來到老頭兒面前,開門見山, 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他。老頭兒好好地謝過小伊凡,可是不肯離開 職守上沼地去,因為世界上這種人還是有的,趁這個機會溜進果園, 把水果偷得一個不剩。

老頭兒叫小伊凡自己到沼地上去,把石頭挖出來,搬到山上去。 他待會上那兒,馬上拿樣什麼把石頭敲開。 事情鬧成這樣,叫小伊凡很不高興。

可他沒有拒絕,他不想讓老頭兒生氣。第二天早晨,小伊凡拿起 厚麻袋,帶了雙粗麻布手套,為的不讓手給石頭燙傷,就上沼地去了。

小伊凡弄得渾身是泥,一塌糊塗,好容易把石頭從沼地裏挖了出來。接著他就吐出舌頭,在山腳的乾草上一躺。

他心裏說:“好吧!我這就把石頭推到山上去,等會兒瘸腿老頭兒 來了,就敲碎石頭,返老還童,從頭活起啦。大夥兒都說他一輩子吃 夠了苦。他年紀大了,孤單單的,挨過打,遍體鱗傷,不用說,從來 沒得到過幸福。別人卻得到過。”他小伊凡雖然小,這種幸福倒也得到 過三次。一次是他上學要遲到了,一位素不相識的司機用閃閃發亮的 小汽車把他從農莊養馬場一直送到了學校門口。一次是春天裏,他赤 手空拳在溝裏捉到條大梭魚。還有一次是米特羅方叔叔帶他進城過了 一個快活的五一節。

小伊凡慷慨大方地拿定了主意:“好,就讓這位不幸的老頭兒過一 下好日子吧。”

他想到這裏,站起身子,耐心地把那塊石頭推到山上去。

太陽快下山了,老頭兒才上山向小伊凡走過來。這時小伊凡已經 精疲力盡,渾身發抖,蜷成一團,在燙石頭旁邊烤他又髒又濕的衣服。 “老爺爺,你怎麼不帶槌子、斧子、鐵棍啊? ”小伊凡驚奇地叫 起來。‘‘難道你想用手把石頭砸碎嗎? ”

“不,小伊凡,”老頭兒回答說,“我不想用手把石頭砸碎。我根 本就不想碰碎它,因為我不想從頭活起。”

老頭兒說著,走到驚奇的小伊凡身邊,摸摸他的頭。小伊凡感覺 到老頭兒沉重的手掌在哆嗦。

老頭兒對小伊凡說:“當然,你准以為我老了,瘸著腿,殘廢了, 很不幸。其實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我這條腿是給一根木頭卡嚓壓斷的,可那時候我們是在推倒圍 牆―唉,還沒經驗,笨手笨腳的一正在構築街壘,舉行起義,要 推翻你只在畫片上看到過的沙皇。

“我的牙給打落了,可那時候我們被投入了監獄,齊聲歌唱革命 歌曲。我的臉也在戰鬥中被馬刀劈傷,可那時候最早的人民團隊已經 把白匪打敗,並且把他們擊潰了。

“我害了傷寒病,待在又矮又冷的板棚裏,躺在乾草上翻來覆 去折騰,說著胡話。可有一件事比死更可怕,就是我聽說我們的國 家遭到包圍,敵人的軍隊要戰勝我們。然而,我在重新閃耀的太陽 的第一道光芒中清醒過來,我知道了,敵人又被擊潰,我們又進攻 啦。

“我們這些幸福的人相互從一張病床向另一張病床伸出了瘦骨嶙 峋的手,當時膽怯地幻想著,即使不在我們生前也在我們死後,我們 的國家將變得像今天這樣的強大。傻伊凡,這還不是幸福嗎?!我為什 麼要另一次生命,要另一個青年時代呢?我曾經是過得很苦,可我過 得光明正大!”

老頭兒說到這裏停下來,拿出煙斗來抽。 “對的,老爺爺!”小伊凡聽了輕輕地說,“既然這樣,這塊石頭 本可以安安靜靜地躺在它那個沼地上,我幹嗎費勁地把它搬到山上來 呢? ”

老頭兒說:“讓它給大家看到,小伊凡,你看看以後會怎麼樣吧。

許多年過去了,那塊石頭依然在那山上原封不動,沒給砸碎。 不少人在它旁邊經過,走過來把它看看,想了想,搖搖頭,又走了。

我有一回也到過那山上。當時我正心中有病,情緒很壞。我想: “怎麼樣,讓我把石頭砸碎,從頭活起吧!” 可是我站著站著,及時改變了主意。

我想,鄰居們看見我返老還童就會說:“哈哈,瞧這小傻瓜!他顯 然沒能把一輩子像樣地過好,得不到自己的幸福,如今又想從頭再來 一次了。”

我撚了根煙捲,為了不浪費火柴,就著燙石頭點著了。接著我沿 著我自己的路,走掉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