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一個星期五的早晨 4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南茜-李在奧謝伊小姐的門上敲了一下。 “進來。”

副校長站在她的辦公桌旁邊。房間裏沒有別人,很靜。 “請坐吧,南茜.李,”她說。奧謝伊小姐的臉上沒有笑容。中間 靜默了好一會兒。時間一秒鐘一秒鐘地慢慢過去。

“我不知道怎樣把我 該說的話告訴你,”這個年長的女人開口說,低著頭,眼睛望著桌上的 文件。“我真為我自己和本城感到憤怒和慚愧。”然後她抬起頭來,瞅 著那個坐在她面前的、穿著整潔的藍衣服的南茜-李。“今天早晨,你 領不到獎了。”

外面走廊裏的電鈴響了,是第一課的上課鈴,鈴聲響而且長,象 沒個停似的。奧謝伊小姐沉默了一會兒。那個坐在椅上的棕色女孩子 覺得這個房間陡地變小了,越變越小,連空氣也沒有了。她說不出話 來。

奧謝伊小姐說:“評判委員會一聽到你是個黑人,他們就把計畫改 變了。“

南茜-李依舊沒言語,因為沒有空氣,她的肺不能呼吸。 “這就是委員會的來信,南茜-李,”奧謝伊小姐拿起信,把最後 的一段念給她聽。

“我們認為,今後應該把獎金輪流授予本市的各個中學,這麼做 似乎更好一些。尤其是這一次,得獎的學生又是個黑人,不幸的是, 這一情況我們事先不知道,要不然就能避免這番麻煩了。

然而本地的 美術學校從來沒收過黑人學生,如果現在忽然收下一個,可能會給有 關方面惹起各種麻煩。我們很重視南茜-李-詹森的天才,可是我 們覺得把美術家協會的獎金授給她是不合適的。”奧謝伊小姐停住了, 隨手把信放下。

“南茜李,我很抱歉,把這樣的消息告訴你。” “可是我的演講,”南茜李說,“是關於……”話在她的喉嚨口 哽住了。“……關於美國……”

奧謝伊小姐這時已經站起來了,她轉過背去,望著窗外校園裏春 天的鬱金香。

“我本來想,既然是在我們保證忠誠的宣誓以後授獎,”現在,字 句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從南茜李的喉嚨裏滾滾而出臺。

“我就把對國旗 致敬的意思寫在講話裏了,您知道,奧謝伊小姐,我本來要講的,是 關於‘每個人都享有自由和公道’。”

“我知道,”奧謝伊說著,又慢騰騰地朝她轉過身來。“但美國是 靠我們這些對它有信仰的人建立起來的。我是愛爾蘭人。

你也許還不 知道,南茜-李,可是就在幾年前,我們給人叫作骯髒的愛爾蘭人, 在大城市裏,暴徒們常找我們尋事。人家要我們回到我們的老家去。 可是我們不去,我們也不灰心,因為我們相信關於美國的夢想,相信 我們有力量來實現這個夢想。

困難,有。不少的山要爬,不錯,要面 臨失望,是的。要爭取民主,當然。一點不錯,南茜李!在我們這 個世界裏,我們還要為民主而鬥爭。你我一起,南茜李。這兒有我 們的基地,有《獨立宣言》的文字和林肯的話,有我們國旗上的星星。

那些拒絕把獎金授給你的人,他們不懂得這些星星的意義,可我們有 責任讓他們懂得。我要以一個市里公立學校教師的身份,親自到學校 的董事會去,要求他們把一些由於學生的種族或膚色關係而拒絕授予 的獎金或獎賞一概從我們的制度中撤銷。”

奧謝伊小姐突然停住不說了。她那雙透亮、透亮的藍眼睛直直地 瞅定她面前那個小姑娘的眼睛。這女人的眼睛裏充滿了力量和勇氣。 “抬起頭來,南茜-李,對我笑笑。”

奧謝伊小姐背著敞開的窗子站著。窗外是綠色的草坪和鬱金香。 陽光在她灰白色的頭髮上閃閃發亮,對南茜-李受了傷害的心靈來說, 她的聲音象電流一樣有力量。那些在奴隸制還存在的時候就相信自由、 主張廢除奴隸制的人大概就是這樣的。

頭一個到邊遠的南方去給那些 解放了的黑奴教書的白人教師大概就是這樣的。所有那些反對愚昧、 偏見和仇恨,以及反對玷污星星的人,一定都是這樣的。

南茜-李抬起頭來笑了。開大會的鈴聲響了。南茜-李穿過那條 擠滿學生的長廊,向大禮堂走去。

“以後還會有別的獎金的,”南茜.李想。“別的城市裏也有學校。 這麼一下子可壓不倒我。可是等到我長大成人以後,我一定要起來鬥 爭,使我今天所遭受到的這種事不再在別的女孩子身上發生。

而且象 奧謝伊小姐那樣的男人和女人都會幫助我的。”

她在高中生中間就座。大禮堂的門關上了。校長走上講臺的時候, 學生們都站起來,把視線轉向臺上的國旗。

一隻手按住心,另一隻手伸向國旗。三千個聲音講起話來。其中 夾雜著那個黑人姑娘的聲音,她的兩頰突然淌滿淚水,“……一個不可 分割的國家,每個人都享有自由和公道。“

“那就是我們一定要建立的國家,“她心裏想。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