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一個星期五的早晨 2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狄特麗克小姐教南茜李怎樣在一張從櫃子裏取出來的潔白的紙 上畫春天、人和微風。可是她並不教她把畫畫得象以前看到過的任何 一張。她讓南茜.李自己去琢磨。這就是那個看旗子的黑人老媽媽怎 麼會在畫上出現的緣故。

在南茜-李的腦子裏,旗子、春天和老媽媽 形成了一個三角形,代表著她想要表達的夢想,藍色田野上的白色星 星、春天、玩耍的孩子們、不斷成長的生命、一個老媽媽。美術家協 會的那些評判員會喜歡這個嗎?

四月裏一個濕漉漉的雨天下午,副校長奧謝伊小姐在放學後要南 茜-李到她辦公室裏去一次。那些沒帶雨傘和雨衣的學生都站在門道 裏,想趁陣雨暫停的當兒跑回家去。外邊的天空陰沉沉的。刹那間南 茜-李的思想也變得陰沉沉了。

她想想自己並沒做錯過什麼事,可是儘管這樣,在走近奧謝伊小 姐辦公室的門的時候,她還是有點提心吊膽的。也許她開關放衣帽的 公用櫃時磕碰得太厲害了,次數也太多了。

也許她寫給薩麗的那張開 玩笑的法文條子根本沒到薩麗那兒,而是相反地落到奧謝伊小姐手裏 了。也可能她有什麼功課不及格,因此不准她畢業。化學!南茜-李 打了個寒噤。

她在奧謝伊小姐的門上敲了一下。她所熟悉的那個厚實而幹練的 聲音說:“進來。”

奧謝伊小姐對人總是那麼客客氣氣,即使你是被她叫來開除的也好。

“請坐吧,南茜.李.詹森,”奧謝伊小姐說。“我有話跟你說。” 南茜.李坐了下來。“可是你必須答應我暫且不說出去。”

“我不會說出去的,奧謝伊小姐,”南茜.李說著,心裏想,這位

副校長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呢。

“你快畢業啦,”奧謝伊小姐說。“我們以後准會想念你的。你是 個優秀的學生,南茜,你在畢業學生名單上成績不會不優異的,我想 你自己也知道。”

這時候,有人在門上輕輕敲了一下。奧謝伊小姐說了聲“進來”, 狄特麗克小姐就進來了。“我也可以參加嗎? ”她問,高高的個兒,笑容滿面。

“當然,”奧謝伊小姐說。“我正在告訴南茜我們對她的看法。 可我還沒把那消息告訴她呢。狄特麗克小姐,也許您願意親自告訴 她。

狄特麗克小姐說話一向很乾脆。“南茜李,”她說,“你的畫獲得 了美術家協會的獎金。

這個苗條的棕色小姑娘兩眼張得挺大,心枰怦地跳著,喉嚨也緊 了。她想笑,可是熱淚湧到了眼裏。

“親愛的南茜李,”奧謝伊小姐說,“我們真為你高興。”這個年 長的白種女人拉起她的手,親切地握了握,狄特麗克小姐的臉上也煥 發出驕傲的光彩。

南茜.李簡直是跳著舞回家的。她壓根兒記不起她是怎樣在雨中 回到家裏的。她希望自己沒有失去儀態。可是她當然沒在路上停下來 把她的秘密告訴任何人。

雨珠、笑容和淚水在她棕色的臉頰上混成一 片。她希望她母親還沒回家,屋子裏沒有人。她要在見她父母之前, 先覷個空讓自己鎮靜一下,使自己神態自若。她不願意使自己顯得興 奮異常一因為她心裏有個秘密。

奧謝伊小姐把南茜-李叫到辦公室裏,是為了預先給她個資訊, 讓她有所準備。這個和善的、年長的副校長說,她最不歡喜對年輕學 生們搞突然襲擊,哪怕是給她們榮譽,因此她特地把即將到來的授獎 的事預先告訴她。

南茜得作一次講話,表示謝意,所以她必須心裏沉 著,先有個準備,不慌張,不害怕。不多幾天就要授獎給她了,星期 五早晨先在學校裏宣佈,然後晚上在美術家協會舉行宴會,副校長叫 南茜-李先想一想,在這兩次會上準備說些什麼。

南茜李答應副校 長說,她要回去把要說的話冷靜地想一想。

狄特麗克小姐後來又問了她一些關於她的父母、她的背景和她的 生活方面的情況,因為這類材料可能都是報紙所感興趣的。南茜-李 告訴她,她父親成功地在郵局裏調動幾次工作之後,他們終於在六年 前從邊遠的南方來到這兒。

這是他多年來的願望,好讓南茜李有機 會在北方上學,現在他們住在簡陋的黑人區裏,進城時候看些最好的 戲,一直在積蓄錢準備讓南茜-李上美術學校,只要學校肯收的話。 不過這筆獎金對她說來很有幫助,因為他們不是有錢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