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一個星期五的早晨 1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一個星期五的早晨

〔美國〕蘭斯頓’休士

南茜-李並沒直接聽到這驚人的消息,但把一些枝枝節節的間接 傳聞加起來,她終於體會到這個了不起的事實:她得了獎!不過,由 於她是個溫文嫻雅的女孩子,她什麼也沒說,儘管整所中學充斥著種 種謠言、猜測和自稱千真萬確的通告一一事實上學生們無權發通告, 因為這時候還沒有一個學生確切地知道到底是誰獲得了本年度的美術 獎金。

可是南茜-李的畫是那麼好,線條那麼有力,色彩那麼明朗調和, 因此,沒問題,喬治華盛頓中學的高班其他學生是很少有機會得獎 的。不過這也實在很難說。

去年可誰也沒想到喬.威廉斯畫的高橋那 張可笑的現代派水彩畫竟會獲得美術家協會的獎金。事實上,要不是 先盯著那張畫瞅個老大半天,是很難看出上面有一座橋的。儘管如此, 喬-威廉斯還是得了獎。

當地的知名畫家、交際花和社會名人還在派 克-羅斯飯店為他舉行了一次大宴會。現在他是領獎學金在美術學校 念書的學生一那是城裏唯一的美術學校。

南茜-李-詹森是個黑種女孩子,從南方來了還不多幾年。可 是她的同學們很少想到她的膚色。她聰明、美麗,皮膚呈棕色,很能

適應學校裏的生活。她是個優等生,打得一手好籃球,常在學校裏的 音樂會上唱歌,聲音柔和得象天鵝絨一般。她從來不惹事,不招搖, 只給人好印象,因此很少有人提到她的膚色。

南茜-李有時忘了自己是有膚色的。她喜歡她的同學和她的學校。 她特別喜歡她的美術老師狄特麗克小姐,那老師是個高個兒、紅頭髮 女人,教導她做事要循規蹈矩,讓她領會按部就班地工作有多麼美, 直到一件工作做完;一幅畫完成;一個圖案設計出來;

一個印版通過 思想用一方塊光滑的油氈刻出來,加上印油,印了樣張,最後印到紙 上―乾淨,俐落,美麗,富於個性,跟世界上的其他印版都不一樣, 這就使那張紙具有新的意義,這種意義除了南茜-李誰也不能給。

真 正創作的美妙之處就在這裏。你創造出來的東西世界上沒有別人再能 創造一只有你。

狄特麗克小姐是那種老師,善於使學生們把自己最大的長處發揮 出來一而且是他們本人的長處,不是模仿任何別人的長處。因為作 為美國人,狄特麗克小姐跟住在中西部美國城市裏男女青年的創作天 才打交道的時候,別人的長處無論怎麼大,甚至是米開蘭基羅①①的長處, 都不能使她感到滿意。

南茜-李很為自己是美國人而感到自豪 —–一 個美國黑人,帶有很久很久以前的非洲血統,追溯起來不知有多少代了。

但她的父母曾 教導她非洲的美,它的力量,它的巨大河流,它早先怎樣熔鐵,怎樣 建築金字塔,怎樣有古老而重要的文明。狄特麗克小姐還替她發掘了 貝寧、剛果、馬孔德等非洲雕刻的幽默而有力的線條。

①米開蘭基羅0475 —1564〕,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著名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家。

南茜李的父親是個郵差,母親是城裏某個社會改革團體的福利工作者。他們都進 過南方的黑人大學。她母親還在北方大學裏獲得過社會工作的文憑。

她的父母跟大多數美國人一樣,是樸實的、普普通通的人,為了求學, 自己一個勁地勤勞工作著。現在他們在設法讓南茜.李求學容易些, 不叫她象他們那麼艱苦。

他們要是知道女兒得了獎學金,准會高興得 要命一一可是南茜李沒告訴他們。還是讓他們吃驚一下好。再說她 答應過不說出去的。

有一天,美術教員狄特麗克小姐隨隨便便問南茜李,問她覺得 她自己的畫配上什麼顏色的鏡框最好。這是最早的一點暗示。

“藍的,”南茜-李說。雖說那幅畫早在一個月前就送到美術家協 會去參加比賽了,南茜.李在選擇鏡框的顏色時毫不猶豫,她仿佛覺 得她的畫清楚地映在她眼前一一因為那幅等著配藍色鏡框的畫來自她 自己的靈魂和生活,在狄特麗克小姐的幫助下象奇跡似的產生出來。

她知道那是她最好的一幅水彩畫,她曾為自己畫的東西能叫狄特麗克 小姐那麼喜愛而高興。

那不是什麼現代派的畫,不需要看好半天才明白它的意思。畫上 只是春天城市公園裏的一幅簡單圖景,襯托在天空下面的樹木還沒長 葉,新草又嫩又綠,中央有一面國旗掛在高高的旗杆上,孩子們在玩 耍,一個黑人老媽媽坐在一條長凳上把頭扭向別處。

當然,畫上的東 西似乎多了些,但不象掛曆上那麼濃重、精細。它的魅力在於在蔚藍 色的天空和潔白如紙的白雲襯托下,每一樣東西都顯得那麼輕鬆活潑, 象春天那麼樣快樂。你可以看出那個黑人老媽媽正望著旗子;那面旗 子在春天的微風中飄動;而微風把正在玩耍的孩子們的衣服吹得直飄 蕩。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