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8 »

從前,森林邊上住著一個窮苦的獵人。他沒有親人,陪伴著他的只有一條獵狗。他就靠這條獵狗,打些野獸回家,勉強維持生活。

有一天,他帶著獵狗去打獵。走呀,走呀,走了很遠,也沒有發現一隻野獸。他有些失望了,正想轉身回去,突然看見對面山岩上站著一隻花鹿。他歡喜極了,抓起一桿石矛就向花鹿擲去。那石矛端端的刺在花鹿身上,花鹿痛得蹦了兩下,就飛快地向森林跑去了。

獵人非常著急,立刻放出獵狗去追,自己也緊緊跟隨在後面追去。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太陽落山,追得他周身大汗淋漓,卻什麼也沒有看見,花鹿不見了,獵狗也不見了。

傷心的獵人只好停下來。他望望四周,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深谷中,參天的大樹一層蓋一層,樹林旁邊有一間破爛的草房。獵人大著膽子向草房走去,跨進房門,房裡空空的,地上積滿灰塵,柱子上掛滿蜘蛛網,好像許多年沒有人住過。獵人疲倦極了,也顧不得乾淨不乾淨,到屋外扯了些茅草來鋪在地上,倒頭便睡。

獵人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猛聽得一陣怪叫聲,由遠而近,愈來愈大,慢慢地就響到屋前來了。獵人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東西,趕忙翻身起來,爬到屋樑上去瞧。

這時,只聽得“砰”的一聲,房門被推開了,一個怪物衝了進來。怪物的身高很長,四隻腳長著尖硬的爪子,嘴巴張開來和米缸一樣大,一陣陣的吼聲震得屋樑吱吱作響。怪物的後面跟隨著一群野獸,它們進屋來後,就七橫八豎地躺在地上睡了。

獵人看見這幕情景,嚇得周身打抖。這一抖不要緊,卻弄響了屋樑。怪物的耳朵可靈啦!馬上抬起頭來,一邊叫著,一邊向屋頂張望。

正在十分危急的時候,獵人瞧見屋頂草縫裡有一窩小老鼠。他急中生智,抓起小老鼠就向地下拋去。怪物看見掉下來的是小老鼠,便停止了怪叫,重新又躺了下來。

獵人趴在屋樑上,一夜也沒有入睡。天亮了,他看見怪物起來,一陣吼叫,所有的野獸都立刻翻身起來。隨後,它就帶領著那群野獸,呼叫著跑向森林中去了。獵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趕忙下屋樑,出了門,沒命的往家裡跑。

獵人跑到半路上,遇見一個巫師。巫師見他慌慌張張的,就問道:

“朋友,你為什麼這樣驚慌啊?”

獵人便把夜裡見到的情景,一一告訴了他。巫師聽完,哈哈大笑說:

“怕什麼!今晚你帶我去。它若再來,就把它捉住。”

“不行啊!它會吃掉你。”

“我有鼓呀!鼓一敲,它就沒有勁了。”

獵人半信半疑地答應了,便和巫師一塊兒回到草房裡。巫師敲響皮鼓,作起法來。獵人依舊爬到屋樑上藏著。

太陽下山以後,又聽到怪物的叫聲由遠而近地響過來了。一會兒,帶領著一群野獸的怪物就出現在門前。

怪物看見屋裡有人,吼叫得更大聲了,巫師也把皮鼓敲得更響。不料怪物張開了血盆大口,只輕輕一吸,就把巫師連人帶鼓吞進肚子去了。

獵人看見了,嚇得緊抱著屋樑,動也不敢動。好容易盼到天亮,等怪物帶著野獸到山林裡去後,獵人才跳下屋樑,出了門,沒命地往家裡跑。

他跑到半路上,又遇見另外一個巫師。巫師見他青臉青色的,便問道:

“朋友,什麼東西把你嚇住了?”

獵人便把夜裡見到的情景,一一告訴了他。巫師聽了,哈哈大笑說:

“小伙子,今晚你帶我去,讓我來收拾它!”

“你還是不去的好,上一個巫師已經被牠吃掉了。”

“他哪能和我相比呢!世上的妖魔鬼怪,通通都是由我來降服的。”

獵人勸他不聽,只好和他一起再回到草房裡。獵人依舊爬到屋樑上去躲著,巫師呢插起神樹,撒遍神水,低聲地念起經來。

太陽下山以後,怪物的叫聲又由遠而近地響過來了。不一會兒,怪物已帶著一群野獸,出現在屋門口。

怪物看見屋裡有人,吼叫得更厲害,巫師也更用力地念經。忽然,怪物張開血盆大口,用勁一吸,巫師和他的神樹、經書,都被怪物一口吞進肚裡了。

獵人看見了,嚇得緊抱著屋樑,氣也不敢出。一直挨到天亮,等怪物帶著野獸跑進山林以後,獵人才趕忙跳下屋樑,出了門,拼命的往家裡跑。

獵人跑回家裡,還不住地大口大口地喘氣。鄰居見他神情張惶,又是幾天以後才回來,都很詫異,齊聲問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獵人便把幾天來的經過,詳細告訴了鄰居。鄰居聽了,都嚇得鼓眼睛、伸舌頭,只有一個老鐵匠卻滿不在乎地說:

“今晚你帶我去吧!只有我能夠把它捉住。”

“巫師念經作法都降服不了它!你能行?”

“念經作法管什麼用,我有的是鐵鎚呀!”

獵人尋思一陣,覺得也有道理,就答應了。老鐵匠立即去找來一個助手,帶著風箱、火爐和二十多個鐵球,由獵人帶路,來到了那間草房裡。獵人一進屋就急忙爬上屋去躲著。老鐵匠不慌不忙地叫他的助手把火爐燒燃,把鐵球一起拋進爐子裡去燒。

太陽落坡以後,隨著由遠而近傳來的叫聲,怪物和一群野獸,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屋門前。怪物看見屋裡的人和爐火,氣得尖聲怪叫,張開血盆大口,用力吸氣。鐵匠和他的助手一點也不害怕,只管把燒紅的鐵球一個接一個地向怪物口中拋去,怪物也一個接一個地把鐵球吞進肚裡。它把所有的鐵球吞完後,痛得哇哇大叫,直顧在地下打滾。滾著,滾著,忽然砰的一聲,怪物的肚子就炸開了花。

一群野獸看見怪物死了,馬上大亂。有的咆哮,有的想逃跑,有的想跳起來咬鐵匠。鐵匠和他的助手眼明手快,將火爐中的紅炭夾出來,拋進那些想咬人的野獸口裡。當時就燒死了好幾隻野獸,其餘的都嚇得來伏在地上,不敢動一下。

這時,獵人也不怕了,趕忙跳下屋樑來,一同把那群野獸往家裡趕。可是,沿路趕沿路逃,趕到家裡時,只剩下一小半了。他們就把這一小半野獸平分,各自領回家去養著。從此,養在家裡的野獸就變成了家畜,逃往山里的野獸就成了山中的百獸。

從前在某地方有姐妹三個:金姑娘、銀姑娘和海螺姑娘。這姐妹三人,聰明能幹,都長得跟山上的鮮花一樣。姑娘們的美麗出了名,從遠近村寨來求親的青年,就像春天的蜜蜂似的你來我往,永遠沒個完。可是,金姑娘和銀姑娘眼界高、性情刁鑽,不是嫌這個窮,就是嫌那個醜,挑來挑去沒有挑上一個中意的。海螺姑娘可不像她兩位姐姐,年紀雖小,心地卻善良淳厚,只想找一個勤勞的年輕人過日子。

這一天清早起來,金姑娘背著金水桶去背水,剛推開大門,嚇得她趕緊退回來,原來一個又老又髒的乞丐裹著一件破毯子衣服睡在門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金姑娘把手一揮,厭惡地說:

“讓開,讓開,讓開我金姑娘背水的路。”

老乞丐微微睜了睜眼,帶答不理地說:

“姑娘你去背什麼水,這麼要緊?”

金姑娘撇了撇嘴,說:

“阿爸要水釀酒,阿媽要水打酥油,金姑娘我要水洗頭髮,怎麼不要緊?”

老乞丐又把眼閉上了,說:

“我起不來,你要背水就從我身上跨過去。”

金姑娘頭一揚,滿不在乎地說:

“我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為什麼就不能跨過你!”

說完,金姑娘氣沖沖地從老乞丐身上跨了過去。

第二天輪到銀姑娘去背水。她背上銀水桶,把大門推開,看見門口躺著一個老乞丐,嚇得她倒退了兩步,說:

“讓開,讓開,讓開我銀姑娘背水的路。”

老乞丐瞧了她一眼,說:

“姑娘妳去背什麼水,這麼要緊?”

銀姑娘很不耐煩,把眼一瞪說:

“阿爸要水釀酒,阿媽要水打酥油,銀姑娘我要水洗頭髮,怎麼不要緊!”

老乞丐把毯子衣服裹了裹,閉上眼,說:

“你要背水就從我身上跨過去,我起不來。”

銀姑娘翹起嘴巴說:

“我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為什麼就不能跨過你!”

銀姑娘抬起腳跨過老乞丐,背水去了。

到了第三天,輪到海螺姑娘去背水。清早起來她高高興興地背上海螺水桶,剛把大門推開,使她吃了一驚,只見門前躺著一個又老又髒的乞丐。海螺姑娘可憐老乞丐年老,不忍驚動他,輕輕地把他喚醒,說:

“請你讓開路,我去背水。”

老乞丐卻躺著不動,眼也不睜,說:

“我又沒有擋住你的路,你可以從我身上跨過去。”

海螺姑娘說:

“我沒有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沒有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我也不能跨過你。”

她輕手輕腳地從老乞丐的身旁繞了過去,一路唱著,直奔河邊。河邊的楊柳已經抽出綠茸茸的嫩芽,河水潺潺地流著。她卸下背上的海螺水桶,蹲在河邊上,捧起清涼的河水喝了幾口,然後拿起海螺瓢,一瓢一瓢地舀滿一桶水。這時卻為了難,沒有人在背後托一把,怎能背得起來呢?她瞧了瞧四周,靜悄悄地連個人影都沒有,正在發愁,只覺得眼前一閃,那個老乞丐站在面前。他不像在門前躺著時那樣半死不活的樣子,卻顯得精神飽滿。他對姑娘說:

“海螺姑娘,我來幫你把水桶托起來。”

海螺姑娘當然高興啦,就蹲下來,後背貼著水桶,把皮條套在肩上。老乞丐卻好像故意和她為難,有時抬得高了,有時抬得低了,老是不合適,姑娘站了幾次,都沒站起來。最後一次總算背起來了,可是皮條沒有束緊,海螺水桶滑下來,落在石頭上摔得粉碎,水流滿地。姑娘心疼水桶,又怕回家挨阿爸阿媽罵,掩面低聲哭了。

老乞丐卻不著急,反而笑嘻嘻地說:

“一隻水桶有什麼稀罕,我照樣賠你一隻。”

海螺姑娘並不回答,哭得更厲害了,心想:“你這樣窮拿什麼賠!這不是普通的水桶,是海螺做成的,買都買不到。”

哪知道老乞丐有辦法。他把一片片海螺拾起拼湊在一起,然後對姑娘說:

“海螺姑娘你來瞧,水桶不是好好的嗎?”

姑娘哪里相信,心裡說:水桶明明摔得粉碎,別來哄我了。但是她忍不住瞅了一眼。可真怪,海螺水桶果然完完整整,端端正正放在那兒,裡面還盛滿了清水。她高興得幾乎唱起來了。她想:老乞丐一定不是平凡人,是個仙人。她向老乞丐謝了又謝,說:

“你真是個好人,救了我;我能幫您一點忙嗎?”

老乞丐說:

“我今晚沒有宿處,想在你家灶房裡歇一夜。”

姑娘聽了卻有些為難,說:

“怕阿媽不答應,她最討厭乞丐。不要緊;我去懇求她。”

老乞丐說:

“姑娘,不用懇求;如果阿媽不答應,你就把水桶裡的東西送給她。”

姑娘摸不清水桶裡有什麼。她相信老乞丐不是一個平凡人,也就不再追問,背起水桶回了家。

姑娘一面向銅缸裡倒水,一面向阿媽說出了老乞丐要借宿的事;阿媽眉頭蹙成一個大疙瘩,沉吟著:

“怎麼能讓一個又老又髒的老乞丐來我家的灶房裡過夜?……”

這時只聽吧噠一聲從水桶掉出一個黃澄澄的東西,姑娘忽然想起乞丐的話,說:

“他還說把水桶裡的東西送給阿媽。”

阿媽拾起一看,是一隻黃金打成的戒指,喜得眉開眼笑,說:,

“好了,就讓他在灶房裡過夜吧!”

晚上,晚飯吃過了,一家人都圍坐在一起談天。阿爸喝著酥油茶,阿媽紡著羊毛。談著談著,談到了姑娘們的親事。

金姑娘說:

“我要嫁給印度的王子。”

銀姑娘說:

“我要嫁給內地的王子。”

阿爸問到海螺姑娘,她卻—時回答不出。這時老乞丐忽然走進來,對阿爸阿媽說:

“我給海螺姑娘作個媒吧,像這樣美麗善良的姑娘應該嫁給貢澤拉。”

貢澤拉是誰呀?他住在哪裡?大家都不知道,也沒聽人講過。阿爸和阿媽心想:這個瘋瘋癲癲的老乞丐還能認識什麼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他作的媒,一定也是個乞丐。想到這裡,把頭搖了又搖。金姑娘和銀姑娘在一旁交頭接耳,不住地衝著海螺姑娘冷笑。

老乞丐轉過身問海螺姑娘:

“貢澤拉是個好人,你願意嫁給他嗎?”

姑娘說:

“我不知道他是誰。”

老乞丐說:

“你相信我,我不會騙你,貢澤拉會使你幸福。”

海螺姑娘想起早晨的事情,她相信老乞丐不會騙她,點了點頭說:

“我相信你,我願意嫁給貢澤拉,可是他住在哪裡?他又是什麼人呢?”

老乞丐說:

“你真是個聰明的姑娘,要找貢澤拉跟我去,順著我的拐杖劃的印子走,你就會走到他住的地方。”

老乞丐說完,朝門外走去;海螺姑娘也跟著往外走。阿爸和阿媽看攔擋不了,賭氣說:

“你去可不要後悔,家裡再也不許你回來。”

金姑娘和銀姑娘卻在一旁冷嘲熱諷。

海螺姑娘走出大門,老乞丐早去得無影無踪;天空掛著明晃晃的月亮,照得地上通明,她順著拐杖劃的印子走下去。

月亮向西方落去,太陽從東方升起,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來到一個大牧場。牧場上聚集著成百成千隻綿羊,像是一叢叢花朵。姑娘問放羊的牧人:

“你看到有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牧人說:

“沒有。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剛從這兒過去,這些羊都是他的。”

海螺姑娘向牧人道過謝,又往前走,走著走著又碰見一個放牛的。她問:

“你看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放牛的牧人說:

“沒有。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從這兒過去,這遍山遍地的牛都是他的。”

姑娘辭別了牧人又往前走去,走了很久,又碰見一個放馬的,姑娘問:

“你瞧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了嗎?”

放馬的牧人說:

“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從這兒過去,我放的馬都是他的,你要找他向前去吧!”

一連三個牧人都這樣回答,說得海螺姑娘疑疑惑惑,一邊走著一邊尋思:貢澤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牛馬?老乞丐就是貢澤拉嗎?難道我就嫁給一個年老的乞丐嗎?她正在尋思,猛然抬頭瞧見草壩子的盡頭,隱約地有一座官殿式的高樓放射著輝煌的金光。

姑娘遇見一個白髮的老人,她問:

“老人家你看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老人笑瞇瞇地回答:

“沒有,沒有老乞丐,只是貢澤拉剛從這兒經過。”

姑娘又指著遠方的宮殿問:

“請問那兒是什麼廟子,供的是什麼菩薩?”

老人的臉色越發溫和了,說:

“姑娘,這是貢澤拉的宮殿,不是廟子,你順這條路走吧,他正在等你。”

姑娘謝了白髮老人,朝著宮殿走去。她的腳步踩過的地方,象魔術似地從地下湧出一叢叢鮮花,五色繽紛,發射出噴鼻的香味,迎風招展,好像歡迎貴客降臨。鮮花隨著姑娘的腳步開放,砌成一條五彩花朵的道路,把她一直送到官殿前。

姑娘踏上官殿的台階,大門馬上打開了,貢澤拉帶著他的侍從,捧著彩虹一樣的衣服和珍珠、珊瑚、綠松石鑲嵌的首飾來迎接她,向她求親。她見貢澤拉是一個年輕英俊的王子,心裡很喜歡,就答應了親事。這時,她才知道老乞丐就是貢澤拉裝扮的。

貢澤拉坐在金床上;海螺姑娘穿上彩虹一般的衣裳,戴著珍珠、珊瑚和綠松石鑲嵌的首飾坐在銀床上,他們選擇了一個吉祥的日子,在這座宮殿裡成了親。

有一天清晨,街上還沒有行人,在水泥路的轉角處卻放著一個厚厚的小紙箱了。

突然,小紙箱的蓋子動了一下。

「沙沙沙……………………..。」

緊接著,箱子裏傳出了輕輕的聲音。

咦!不曉得什麼東西躲在箱子裏。

哇!原來是三隻可愛的小貓咪,被主人丟在那兒。

牠們的毛雖然髒兮兮的,可是,眼睛卻好亮好亮。

牠們躲在小小的箱子裏,儘量將身體靠在一起,但還是冷得直發抖。突然,小紙箱被踢翻了,三隻可憐的小貓咪都跌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怎麼搞的嘛!」

「哎喲!好冷喔!」

小貓咪吃驚地大叫。

口裏咬著香腸的野狗公公連忙放下香腸,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急著趕路沒看到你們,所以踢翻了你們的箱子,真抱歉!」

然後,牠把香腸叼到小貓咪面前,繼續說:「你們餓了吧!我把這條香腸送給你們,就算是向你們賠禮,各位分著吃吧!」

小貓咪聽了,都高高興興地過來咬香腸吃。

野狗公公看到這種情形,又笑著說:「喂!我告訴你們吧!食物和幸福都必須自已去尋找!」

三隻小貓咪還聽不太懂野狗公公的話。這時候,不知從哪裏飄來了一陣香味,所以,牠們便循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跑去。

過了不久,他們便看到一個賣炸麵包的叔叔將手推車停在路旁,正用心地炸著麵包,因而,都停下腳步,並排站在車子前面,看那位叔叔炸麵包。

賣炸麵包的叔叔看到這種情形,忍不住笑著說:「喂!你們餓了吧!這個給你們吃。」

他說完,便拿了三塊麵包分給牠們。

小貓咪吃完麵包,便跳到手推車上看看油鍋,聞聞炸麵包。牠們看清車上的情形後,心裏想:「這裏有親切的叔叔,又有溫暖睡覺的地方,還有美味的食物,我們就住在這兒吧!」

那位叔叔雖然對牠們很好,可是,客人們一看到手推車上有小隻髒兮兮的小貓,都不敢來買炸麵包,使得叔叔覺得非常傷腦筋。

「唉!丟下你們太可憐,留著你們生意又做不成,看來只好幫你們找個溫暖的家囉!」

於是,叔叔炸了三個麵包,分給牠們。

然後,帶著牠們在街上一家一家地問:「請問你要小貓嗎?」

可是,每個被問的人都拒絕了他。

「我是很想養著你們,可是,這麼一來,我的炸麵包卻賣不掉,實在傷腦筋。我看你們還是自已去找生路吧!」

小貓們被放下載後,無精打采地在街上走著,想著:「幸福要自己找!」

「我們就是太髒了,叔叔才無法讓我們跟著他!」

「是啊!所以,我們要先把身體弄乾淨,再回去想辦法幫叔叔把麵包賣掉!」

於是,牠們開始仔細地舔著自己的身體。不久以後,連腳底、指甲、尾巴………….都舔得乾乾淨淨,然後,高高興興地跑到手推車旁邊。

「咦!你們……………….。」

叔叔驚訝地望著牠們。

牠們立刻跳到車上,表演羅漢。

「哇!好好玩喔!」

無論大人或小孩看到那三隻可愛的小貓,都會跑過來看牠們表演,並買炸麵包吃,嘴裏還會喃喃地說:「哈哈哈!好可愛喔!」

接著,叔叔在手推車上立了兩根柱子,然後,在兩根柱子間拉著一條繩子,讓小貓咪們表演走繩索。

牠們走得不太好,但每回一掉下來,就立刻再跳上去,逗得圍觀的人都哈哈大笑,有人還大喊:「加油啊!加油。」

這些人圍在手推車旁邊,一面看小貓咪表演,一面買炸麵包吃,使得叔叔的生意變得很好,幾乎忙不過來。

從那天起,三隻乾乾淨淨的小貓咪每天乘著手推車,跟著叔叔到處做生意。三隻無依無靠的小貓咪終於找到了自已的幸福。

有位富翁家的大倉庫裏,住著一對老鼠夫婦。

倉庫裏堆滿了米、麥、大豆,所以,這對老鼠夫婦生活過得很好。可惜,牠們卻沒有孩子。

有一天,牠們嘆著氣說:「唉!真希望有個孩子!」

過了不久,老鼠太太真的生了一個女兒。

「哇!這孩子好可愛喔!」

老鼠爸爸和老鼠媽媽都非常疼愛牠。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轉眼間,牠已經成為老鼠國裏最美麗的老鼠姑娘了。

這個時候,老鼠爸爸說:「這麼漂亮的女兒,如果把牠嫁給一隻普普通通的老鼠,未免太委屈牠了!」

所以,老鼠爸爸和老鼠媽媽商量以後,決定幫牠找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丈夫。

「誰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丈夫呢?」

老鼠爸爸和老鼠媽媽想了一會兒,才斷定:「那位每天高高掛在空中,照射全世界的太陽先生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吧!」

於是,老鼠爸爸便去找太陽,並且,對他說:「太陽先生啊!太陽先生,你是這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請你娶我的女兒做太太吧!」

可是,太陽先生說:「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不過,老鼠先生啊!我並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

老鼠爸爸嚇了一跳,趕忙問道:「咦!那麼,又是誰呢?」

「雲啊!只要雲一出來,我就看不見地面了。」

「哦!原來是它呀!」

因此,老鼠爸爸又來到雲住的地方,說:「雲先生!雲先生!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請讓我的女兒做你的新娘吧!」

然而,雲先生說:「什麼?你說我最偉大?哈!其實最偉大的應該是風啊!無論我在哪兒,只要風一吹,我就會被吹得遠遠的。」

「哦!是這樣啊!有道理。」

於是,老鼠爸爸又急急忙忙趕到風的家,對風說:「風先生!風先生,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請你和我的女兒結婚,好嗎?」

但是,風先生說:「哪裏,我也不太行啊!無論我如何用力吹,只要碰到牆壁就被擋住了!」

風先生既然說牆壁比較偉大,老鼠爸爸就去找牆壁,對它說:「牆壁先生!牆壁先生!聽說你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東西,請你娶我的女兒,好嗎?」

「什麼?………………」

牆壁吃了一驚,說:「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啊!真是開玩笑!」

「那麼,應該是誰呢?」

牆壁聽了老鼠爸爸的問題,笑著回答:「老鼠先生,是你們啊!無論我們多麼堅硬,你們總是『咔嚓!咔嚓!』不停地在我們身上挖洞!」

「哦!是啊!我怎麼忘了,哈哈哈!」

老鼠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後說:「謝謝你,還好你告訴我,要不然我都糊塗了。」

說完,便得意揚揚地走開了。

牠一回到家裏,就大聲地說:「老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東西,老伴,我看咱們女兒還是嫁給隔壁的老鼠當太太吧!」

於是,牠們便高高興興地準備嫁女兒。

 

每年一到寒冷的冬天,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會下雪。但是,很早很早以前,有一個村莊,冬天會從天上降下許多麵粉和砂糖。

據說,有一年冬天,那個小村子裏突然下了許多麵粉,第二天則換成下砂糖,第三天又下麵粉……………….。

就像這樣,麵粉和砂糖交替著下,一連下了十幾天。

「喂!大家來看啊!今天又下麵粉了!」

村裏的人一面喊,一面跑進屋裏,拿出桶子、盆子………….等等一切能盛東西的器具,到屋外接麵粉。

然後,再把麵粉裝進袋子裏。

過了不久,村中大大小小的倉庫裏都堆滿了一袋袋的麵粉。

「哇!今天下起砂糖來了!」

砂糖和麵粉一樣,都得注意不要沾到沙土,所以,人們又用容器接砂糖,然後,成排放在廚房的各個角落裏。

人們趁著冬天,將一年裏所需要的砂糖和麵粉貯存起來,他們便可以悠哉悠哉地過日子了。

「哈!我們今年真幸運,不必工作了。」

「這實在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因此,整個村子裏沒有一個人願意去耕田,種小麥或大豆,大夥兒天天沒事做,就在一起聊天,甚至蹲在路旁打瞌睡,肚子餓了,便用麵粉和砂糖做成饅頭或餅乾充饑。

日子一天天過去,全村的人都變得非常懶惰,田地也都荒蕪了。

不過,他們還算很幸運,因為,一連好幾年的冬天,村裏都下了砂糖和麵粉,使得他們可以無更無慮地生活。

然而,村裏的砂糖和麵粉太多了,人們找不到存放的地方,就開始蹧蹋那些東西。

孩子們把麵粉揉成一團一團的,互相丟著玩,並將砂糖倒進池塘裏面去餵魚。

轉眼之間,北風呼呼的冬天又來了。

但是,村裏的人所存的麵粉和砂糖還很多,所以,並不像往年那樣急切地等待上天掉下東西。

有一天,空中烏雲密佈,過了一會兒,便開始下著一些輕飄飄的白色東西。

沒多久,這種白色的東西就蓋滿了村中的每一個角落。

突然,那些在屋裏打盹的大人,聽到屋外的孩子們大喊:「哇!這不是砂糖!」

「啊!這也不是麵粉呢!」

「這些東西怎麼這麼冷?」

「你拿一點放進嘴裏,馬上會溶掉喔!」

大人們聽了這些話,立刻驚慌地跑到屋外,那種輕飄飄、冷冰冰的東西還在下,而且不斷落在他們的身上、臉上。

原來,這一次天下下的不是麵粉,也不是砂糖,而是真真正正的「雪」。

從此以後,一年又一年,天上不再下麵粉或砂糖了。每年到了冬天,就不停地飄著鵝毛般的白雪。

那些早已養成懶惰習慣的村人們,只好過著貧窮而困苦的日子了。

 

 

清朝的時候,在璦琿山住著一個姓吳的老頭。他家的馬生了一隻小馬,是胭脂色,四個肉蹄,卻不能走路。老吳便想把小馬送到城裏去賣。

在路上,老吳遇上一個叫阿富的小伙子,他問老吳說:「老爺子,你套著車上那兒去?」

老吳說:「我到城裏賣小馬。」

阿富問他:「你這馬兒挺好的,為什麼要賣牠?」

老吳說:「因為牠沒有蹄子,也不能走路。」

阿富一看馬兒,知道胭脂色的小馬是一匹寶馬,他打算買下來,便說:「你把牠賣給我好了。」

老吳說:「你要牠有什麼用?」

阿富說:「你要多少錢呢?」

老吳說:「咱們是街坊鄰居,我也不多要,你給我三錢銀子就行了。」

阿富說:「老爺子要的不多嘛!」

老吳說:「我給你送到家裏去吧!」

老吳趕車把胭脂色的小馬拉到阿富家裏,阿富便跟媳掃要了三錢銀子給了老吳。

阿富把宰豬尖刀拿出來,他媳婦以為他要宰這隻小馬。他說:「那能殺?我把牠的蹄子給挑開就好了。」說著便把小馬的蹄子給挑開了,小馬便能走了,兩人見了也很高興。

阿富把牠養了三年。有一天,他媳婦生病了,便請來一位大夫給她治病,並開了藥方,但卻缺了一個親戚家的蜘蛛做藥引子。他叫先生等一會兒,說:「我一會兒就取回來。」

先生問他:「上那兒?」

他說:「上璦琿城姑姑家。」

先生說:「那得什麼時候回來呀?這七八十里地,病人那能等得了?」

他說:「你一壺酒沒喝完我就回來了。」

先生說:「你就是騎千里馬也回不來呀!」

他不等先生說完就騎上胭脂色的寶馬走了。

果然,老先生倒一壺酒才喝了三盅,他就回來了。

先生不信他真由璦琿城回來的,阿富便把姑姑家的蜘蛛給了先生,先生把藥配好給他媳婦吃下去後,他媳婦立刻見效。吃完了晚飯,阿富叫先生看看他的馬,先生一看他這匹胭色的馬,馬鬃馬尾都很長,走起路來就像飛的一樣。

由那以後,阿富有一匹胭脂色寶馬的事,就被先生給傳開了。十里八村沒有不知道的。

不久,清朝要挑選民兵,因為他有一匹寶馬,便被挑去了。他便騎著這匹寶馬入營了。到軍營老試,他射了一箭,箭到馬也到。都督聽說了,問他這匹馬是怎麼得到的,他說是買的。

都督說:「給你一個官換這匹馬吧!」

阿富說:「給我多大的官我也不換這匹馬。我當完兵還得回家種田,沒有這匹馬不行。」

都督一看不行,就給阿富一個違抗上級的罪名,把他送到牢裏關起來,把馬留了下來。

阿富的馬知道主人遭了難,就想替主人報仇。

有一天,都督跟很多官兵誇他這匹胭脂色的寶馬怎麼好怎麼好,大夥都想叫他騎上去試試。都督於是便騎上了馬,走著走著就飛起來了。

這匹胭脂色的寶馬一上天空,都督就害怕了,一害怕,心裏便慌了起來,馬飛到高處,把都督一甩,都督便掉下來摔死了。

胭脂色的寶馬把都督摔死以後,就去救主人阿富。阿富被救回家後,就領著媳婦騎著這匹胭脂色寶馬遠走高飛了。

 

從前,在印地安人住的村子附近,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森林,森林中有一個大湖,湖中住著一隻怪獸,每一個到湖邊喝水的人或動物,都會被怪獸吃掉。

森林中有一隻紅臉大猴子,是所有猴子的大王,聽他的話的猴子有八萬隻。

猴王非常聰明,猴子只要聽他話,總是不會吃虧。猴王常常告訴猴子們說:「森林中所有危險的地方我都知道,當你們要吃以前沒有吃過的樹葉子,或者到以前沒有去過的地方喝水,最好先來問問我。」

猴子們都很聽猴王的話,所以都很安全。

有一天,有一群小猴子到比較遠的森林去遠足,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後,小猴子覺得口很渴,決定找水喝。牠們找呀找地,終於找到那個住著怪獸的大湖。

小猴子們雖然急著想喝水,可是,牠們記得猴王說的話,於是,大家圍在湖邊等著,派一隻小猴子回去請猴王來看看。

猴王終於來了,牠一個人走到湖邊東看看,西看看。最後宣布說:「湖水不能喝,湖裏一定住著怪獸。」

有一隻小猴子很不服氣地問:「你怎麼知道湖裏住著怪獸?」

猴王笑著說:「很簡單,我剛才看過湖邊的腳印,只有走到湖邊去的,沒有走回來的。一定是走到湖邊喝水以後,就被怪獸吃掉了,我們不到湖邊喝水,牠就沒有辦法了。」

猴王的話被躲在湖裏的怪獸聽到了,怪獸很生氣,就冒出水面說:「我是天下最厲害的,你們別想逃走!」

猴王神氣地回答說:「我們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猴子,你永遠別想吃到我們。」

怪獸氣得吼起來說:「等著瞧好了,你們渴死了,等一下到湖邊喝水,我就統統把你們吃掉!」

猴王哈哈大笑,接著說:「我們非但要痛快地喝水,而且讓你一個也吃不到。」

猴王說完,就命令小猴子們去找一些蘆葦草來給牠。猴王把蘆葦草葉子拔掉,就變成一根空心的吸管,把三根蘆葦管接在一起,就變成一根很長很長的吸管,坐在岸上,很舒服地吸著湖水喝。

小猴子們就學著猴王的樣子,把岸上的蘆葦草統統拔起來,每人都做了一支長長的吸管。

一大群猴子就圍在湖水的岸上,用吸管喝著又涼又甜的湖水。怪獸在湖裏氣得直跳腳,一點辦法也沒有。

小猴子喝夠了水,高高興興地隨著猴王回到森林的家去。

 

有一個聰明的小裁縫,天天夢想自己是全世界最勇敢的人。
有一天早晨,小裁縫在吃早餐的時候,飛來很多蒼蠅,偷吃麵包上面沾的甜果醬。小裁縫很生氣,一掌拍下去,打死七隻蒼蠅。
小裁縫愈想愈得意,就裁了一塊布條,上面繡著:「一掌打死七個」,綁在腰上。
  小裁縫心想:「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知道我的厲害。」於是,決定到外面去闖天下。
  小裁縫口袋裡面裝了一大塊乳酪,就得意揚揚地出門了。走到路上,碰到一隻腳受傷的小鳥,就順手捉來放在口袋裡,繼續行路。
  小裁縫走進森林裡,碰到一個巨人擋著路。小裁縫毫不客氣地說:
  「讓開一點,我是全世界最勇敢的人!」
  巨人拿起一把土,用力一握,土裡的水都流出來了。巨人得意地說:
  「你要是真有力氣的話,就學我的樣表演一手,我才放你過去。」
  小裁縫從口袋裡掏出乳酪,捏在手心上,把乳油押出來,輕鬆地說:
  「這只是小孩子玩的小玩意!」
  巨人一看,吃了一驚,不過還是有點不相信,於是,撿起一塊石頭,使勁一扔,扔得好遠好遠。然後說:
  「你也扔扔看!」
  小裁縫伸手掏出口袋裡的小鳥,往空中一扔,小鳥兒就展翅飛到天空,漸漸不見了。
  小裁縫笑著說:
  「怎麼樣?你的石頭扔得很遠,可是我的石頭扔得看不見影子,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巨人嚇壞了,逃得無影無蹤。
(二)  
  小裁縫繼續前進,終於走到國王的城堡。小裁縫腰上寫著「一掌打死七個」的布條,引起別人注意,消息很快傳到國王那裡,國王就決定聘請小裁縫做衛士。
  小裁縫很神氣地住在皇宮裡,可是其他的未事都很嫉妒,就對國王說小裁縫的壞話。
  國王決定試一試小裁縫的能力,就對小裁縫說:
  「你是最勇敢的武士,城外的西邊森林裡住著兩個巨人,他們殺人、放火,使老百姓很痛苦。假如你能除掉那兩個巨人,我就把公主嫁給你!」
  小裁縫不在乎地答應了,就一個人到森林裡去征服巨人。
  小裁縫悄悄地溜進森林,找了好幾天,終於發現兩個巨人躺在大樹下睡覺。於是,小裁縫撿了一口袋石頭,偷偷地爬到大樹上,抓起一顆石頭,用力扔到巨人的頭上,巨人被驚醒了,搖醒熟睡的同伴說:
  「你為什麼趁我睡覺時打我!」
  另一個巨人莫名其妙地說:
  「我根本沒有打你啊!」
  兩個巨人又躺下去繼續睡覺。小裁縫又抓起一顆石頭,用力扔到另一個巨人頭上。
  巨人跳了起來,揍了另一個巨人一拳,嚷著說:「我沒有打你,為什麼你要打我!」
  兩個巨人吵了起來,也打了起來,各自拔下一棵小樹當武器互相攻擊。最後,兩敗俱傷,躺在地上死掉了。
(三)
  小裁縫得意地回到國王面前,要求國王實現諾言。可是國王不甘心,又出了一個難題,要求小裁縫說:
  「你真是最偉大的英雄,但是,城外東邊的山谷裡面有一隻獨角巨獸,經常傷害百姓。如果你能除掉巨獸,非但把公主嫁給你,而且送給你一半的國土。」
  小裁縫笑嘻嘻地答應說:
  「這很容易,兩個巨人都算不了什麼,何況只有一隻獨角巨獸!」
  小裁縫說完,就帶著劍和繩子,獨自向城外東邊的山谷出發。
  進入山谷不久,獨角獸就出現了,而且瘋狂地朝小裁縫衝過來。小裁縫站在一棵大樹的前面,鎮靜等著,等獨角獸很接近的時候,飛快地躲到大樹後面。獨角獸衝得太快了,頭上的獨角牢牢地插進大樹幹,動也不能動了。
  小裁縫立刻把獨角獸綁住,一劍刺死獨角獸,拔出頭上的獨角,回去見國王。
  國王毫無辦法,只好實現諾言,將公主嫁給小裁縫。小裁縫也成為另一半國土的國王。

冬天的陽光灑在湖面上,使得水鴨爸爸、水鴨媽媽和水鴨寶寶們覺得全身暖洋洋的,不知不覺地在水波輕搖的湖面上睡著了…………。
「呱!獵人來了!」
水鴨爸爸突然醒來,伸長脖子大叫。
哇!真的有幾個拿著槍的人,坐著船向這邊靠過來了。
「趕快藏進蘆葦裏!」
水鴨寶寶聽了水鴨爸爸的話,都非常緊張,有的趕緊鑽進水裏,有的則把脖子伸進蘆葦裏。
船漸走漸近,可是,水鴨寶寶們卻還沒有藏好。
水鴨爸爸看到這種情形,突然飛向天空。
可是,牠在空中晃了一下,就掉在水面上。
「哇!那隻大水鴨大概受傷了,真好,我們不必用槍,只用手就可以抓到牠了!」
船上的人說著,便放下手中的槍。
船就快要開到水鴨爸爸的旁邊了。
危險!水鴨爸爸差點就被抓到啦!
「噗噗噗………….。」
牠拍動翅膀,勉強飛了起來。
可是,可憐的水鴨爸爸既飛不高,也飛不遠,一下子,又再度跌落在水面上。
「好!這一次一定要抓到你!」
船上的人一面說,一面又把船開向水鴨爸爸那邊。
水鴨寶寶們趁著這段時間,都鑽進蘆葦裏,靜靜地藏在那兒。
這時,水鴨爸爸又飛了起來,這一回,牠飛得很高、很快,一轉眼間,就越過了船,藏進蘆葦叢裏。
船上的人都瞪大眼睛,吃驚地看著牠。
原來,水鴨爸爸為了讓水鴨寶寶有足夠的時間躲避災難,才故意裝做受傷的樣子,讓獵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牠身上,而沒有去追捕水鴨寶寶。

深夜,溜冰場裏已經找不到一個人影。
老鼠哥哥帶著老鼠妹妹,偷偷地來到溜冰場。
「看,就是這樣溜嘛!」
老鼠哥哥一面說,一面兩腳劃著圈圈順利地溜著。
唰唰…………唰唰………………..。
可是,膽小的老鼠妹妹卻溜得不好,只能小心翼翼地一點點一點點溜,而且,溜了一會兒,便摔了一跤。
然而,牠還是不肯停下來。
唰唰…………….唰唰……………….。
深夜的溜冰場,就像山中的湖泊,只有一片寂靜,白天那些穿著紅色、黃色毛衣,鬧哄哄地在這兒劃著圈圈溜冰的人,都已不見蹤影了。
潔白的月光照在冷冷的冰上,把兩隻老鼠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我的腳好冷喔!」
老鼠妹妹說著,幾乎要哭出來了。
「我也是,打赤腳實在不行。」
老鼠哥哥想了一下,繼續說:「嗯!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牠說完,便跑開了,過了一會兒,便拿著兩雙可愛的溜冰鞋,跑回來了。
小乖乖,你猜老鼠的溜冰鞋是什麼呢?
哈!原來就是小小的花生殼。
「哇!好棒喔!」
老鼠哥哥和老鼠妹妹一穿上花生殼,就不冷了。
唰唰…………..唰唰………….。
牠們又高高興興地溜著冰,月光輕輕地照在牠們身上。

我們經常可以在麵包店裏看到一種叫做「甜甜圈」的油炸小麵包,大約有兩寸大,是用麵粉和牛奶做的油炸麵圈兒,外邊沾了白白的細糖粉。
這種甜圈圈不管大人或小孩子都喜歡吃,尤其美國人的家庭,幾乎都會做這種點心。
據說,從前的甜圈圈,中間並不是空的,是實實在在的圓餅。為什麼後來的甜圈圈中間變成空的呢?
那是經過一段有趣的故事。
據說,在美國東邊的海上,有一隻經常出海航行的帆船,船上有一位杜船長,帶著四個水手,和一位廚師老李。
老李很會做甜圈圈,杜船長和水手特別愛吃甜圈圈,每天飯後一定要吃好幾個甜圈圈才過癮。
有一天晚上,吃過晚飯後,海上風浪很大,杜船長來不及吃完甜圈圈,就匆匆跑去掌舵。因為風浪太大了,杜船長空不出手來吃甜圈圈,可是,不吃又難過。於是,靈機一動,順手把甜圈圈往舵把上一插,就一面掌舵,一面動口吃甜圈圈。
等到風浪轉小了,杜船長就把插在舵把上,吃剩的甜圈圈拿下來一看,發現每一個甜圈圈中間變成圓圓的洞。杜船長覺得中間有個洞的甜圈圈,愈看愈可愛,而且碰到大風浪的時候吃起來也很方便。
於是,杜船長就交待廚子老李,他的甜圈圈中間要挖個洞。
第二天,輪到杜船長掌舵的時候,大風浪又來了。這一回,杜船長很優閒地拿起老李特別為他做的,中間空的甜圈圈,往舵把上一套,就一面雙手掌舵,一面動口吃起來了。
但是,除了杜船長喜歡吃中間挖空的甜圈圈,其他的水手還是喜歡吃實心的甜圈圈。
有一天,帆船碰到更大的風浪,終於翻了,杜船長和所有的水手統統掉進海水裏面了。
本來,船上的水手都很會游泳,可是,因為吃實心的甜圈圈吃得太多了,肚子脹脹的,一落進水裏都游不動了,連喊救命都叫不出來。
只有杜船長因為吃空心的甜圈圈,所以在水裏還能夠活動,不但游上了救生艇,而且還把四個水手和老李都救上救生艇,平安地回到港口。
後來大家研究的結果,認為杜船長吃空心的甜圈圈,所以翻船時,才能平安脫險。
從此,杜船長他們出海航行的時候,廚子做的甜圈圈,都是中空的。
後來,杜船長的故事慢慢傳開來,其他的人也學做中空的甜圈圈,慢慢地,所有的甜圈圈都是中空的。
我們可以在麵包店裏看到甜圈圈,那就是杜船長的甜圈圈了。

「嗨咻!嗨咻!」
夏天,火傘般的太陽高高地掛在天空,地面上被照得熱呼呼的,令人喘不過氣來。
可是,螞蟻們仍然勤勞地在工作。
牠們使出全身力氣,合力搬著一塊美味的食物,準備帶回地下的家裏貯存起來。
「哦!快到了,忍耐一下子,嗨咻!」
螞蟻們好不容易把東西搬進草叢裏,正準備繼續搬回家時,突然,蟋蟀的聲音從草根下傳過來:「喂喂!小螞蟻!你們為什麼老是這麼忙呢?夏天這麼熱,應該好好玩一玩嘛!」
「不行喔!現在正是工作的好時候,怎麼能玩呢?」
「夏天裏,應該努力貯存一些食物。到了冬天,就找不到食物呀!」
螞蟻一面說,一面還是不停地工作。
「嘿!現在就為冬天的事操心呀!哼!傻瓜,我才不想那麼久以後的事呢!我要利用這個夏天,好好玩個痛快!你們就繼續工作吧!傻瓜!」
蟋蟀說完,便飛走了。
可是,螞蟻們還是默默地工作著。
轉眼間,炎熱的夏天過去了。
接著,黃葉飛舞的秋天也過去了。
寒冷的冬天終於來了,刺骨的北風天天「呼呼」地吹著。
可是,儘管北風再冷,也吹不到勤勞的螞蟻。
因為,牠們在夏天時,已經準備了許多過冬的食物,現在正舒舒服服地躲在溫暖的家裏呢!
有一天,螞蟻們突然聽到一陣微弱的敲門聲。
「螞蟻啊!螞蟻!請你們開開門!」
「唉呀!是誰呢?」
螞蟻打開門一看,發現一隻瘦巴巴的蟋蟀孤零零地站在門外。
「哦!你是夏天那隻蟋蟀嘛!」
是啊!牠正是夏天在草叢裏嘲笑螞蟻的那隻蟋蟀。
可是,那時候牠身上所穿的藍色漂亮衣服,現在,已經變成灰色,而且一副髒兮兮的樣子,好可憐。
「螞蟻啊!我快要餓死了,請你給我一點食物吧!」
「好啊!沒問題。」
螞蟻們和藹可親地請蟋蟀進入溫暖的屋內,讓牠盡量吃個飽。
「哇!螞蟻啊!你們真偉大,夏天勤勞地工作,冬天才能過這種舒服的日子……….,相反的,我夏天那麼貪玩,所以,冬天才會吃盡苦頭。」
蟋蟀感到很後悔。

從前有一個窮男孩 每天都陪著生病的媽媽住山上,他的名字叫約翰。約翰很孝順他媽媽 每天都想辦法要讓他的媽媽快樂。
在一個冬天的早上 北風吹得呼呼的響 天氣好冷喔。

約翰的媽媽想吃麥片粥 可是家裡面已經沒有麥片了。孝順的約翰就拿著彈珠冒著寒冷的北風,到村子裡面跟人換了一點點的麥片。
正當約翰要回家的時候 麥片卻被北風吹走了,約翰好生氣喔 決定要找北風理論。北風先生感到很抱歉 於是送了約翰一條魔術桌巾,只要打開桌巾要吃什麼就有什麼,約翰跟北風說了謝謝就帶著桌巾準備回家,途中經過一家小酒店
約翰就在這家酒店休息,他決定試一試這條桌巾。
一試之下,果然桌巾變出一大堆好吃的食物,這一切都被貪心的酒店老闆看在眼裡,酒店老闆就用一條普通的桌巾換了魔術桌巾,約翰回家以後,發現桌巾的魔術不靈了,覺得很生氣,決定去找北風理論,北風這次送了約翰魔術綿羊,
只要對著魔術綿羊說:「羊啊! 羊啊! 給我錢呀!!」 綿羊就會吐出一大堆金幣。
約翰帶著綿羊又到了同一家酒店,當他在試綿羊的時候,又被店主看到了,店主又換走了他的魔術綿羊,約翰以為北風的禮物又不靈了,再次找北風,這一次北風送給他一隻魔棍,只要說:「魔棍打!」魔棍就會一直打人不停止,約翰再一次來到同一家店,約翰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每次在酒店都很靈,可是回到家裡就不靈了呢?心想一定是被人掉包了
當酒店主人想再換走約翰的魔棍的時候,約翰趕緊喊「魔棍打」此時魔棍不停打著店家老闆,店家老闆跪地求饒,
約翰要求老闆把桌巾和綿羊還他,於是就帶著桌巾、綿羊和魔棍高高興興地回家去了。

狐弟弟偷偷地溜出在山上大樹後面的家,獨自來到街上玩耍。

牠覺得街上有許多稀奇的東西。

牠聽到難在「咕咕咕」地叫,覺得很稀奇;看到有人騎著自行車經過街道,也覺得很稀奇;看到池裏漂亮的鯉魚,草地上放風箏的孩子,更感到稀奇…………。

總之,牠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稀奇,竟然看得忘了要回家。

到了傍晚,寒冷的北風「呼呼」地吹著,開始下雨了,周圍逐漸黑暗,雨愈下愈大。

微弱的燈光從窗戶裏透出來,照在冷冷清清的街上,山和森林都已躲進黑暗裏,不見了蹤影。

狐弟弟在黑夜的大雨中摸索,找不到回家的路,急得一面「鳴鳴」地哭,一面自言自語說:「哇!怎麼辦嘛!人家想早一點回到媽媽身邊去!」

於是,牠著急地東走西闖。

可是,路上都是雨水,任憑牠怎麼找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牠只好來到東邊有亮光的窗戶下,傷心地哭著:「嗚嗚嗚…………….。」

接著,又跑到西邊有亮光的窗戶下,也傷心地哭著:「嗚嗚嗚………..」

牠整個晚上就這樣一面在街上的房子間繞來繞去,一面「嗚嗚嗚」地哭著。

「哦!好寶寶,快快睡覺,你聽,『嗚嗚』在外面哭,所以,好寶寶就要快快睡覺喔!」

一間屋子裏,有位媽媽為了哄她的寶寶睡覺,就對她的小寶寶說。

「媽咪!外頭真的有『嗚嗚』嗎?」

小寶寶乖巧地問。

「嗯!當然有啊!你聽,那不是『嗚嗚』的哭聲嗎?」

「媽咪!我怕,我怕怕!」

寶寶立刻把臉藏在媽媽懷裏,不一會兒,就靜靜地睡著了。

房子外面,雨還在下著。可是,已經聽不到狐弟弟的哭聲了,現在,不曉得牠到哪裏去了,也不知道牠怎麼啦!

 

有一個窮苦的農夫,雖然每天都很努力工作,可是,還是吃不飽,穿不暖。

有一天早晨,農夫睡醒過來,望著窗外的陽光,心裏想著:「神啊!請您幫助我,使我變成有錢的人,如果您願意幫助我的話,請讓我在爐子裏找到銀子。」

農夫求神之後,就帶著鋤頭到田裏去工作。

快到中午的時候,農夫的衣服被田邊一棵小樹的樹技鈎住了,而且撕破了。

農夫心裏想,如果不把這棵樹挖掉,別人從這裏經過,衣服也會被鈎破,最好把這棵樹挖掉才好啊!

農夫開始挖樹,才挖了幾下,鋤頭就碰到一個大缸。農夫很奇怪,就繼續用力挖,終於把大缸挖了起來,打開一看,哇!缸內裝滿了銀子。

農夫心裏想,早上求神幫助我變成有錢人,這一缸銀子是不是神送給我的呢?

農夫又想:不對,不對!我求神幫助我,讓我在爐子裏找到銀子,不是在這個地方找到的。這不是神送給我的,一定是別人放在這裏的,我不應該帶走。

農夫又把大缸蓋好,放回原來的地方,又用泥土把大缸埋起來,然後回家去了。

農夫的妻子看到農夫這麼早回來,就問農夫原因。農夫把田裏挖樹,找到一缸銀子的事告訴妻子。妻子很不高興,就責備農夫。

農夫說:「那不是神送給我的銀子,我就不應該拿。那些銀子一定是別人放的,所以我也把那棵樹留下來,以後埋銀子的人才可以找到!」

農夫和妻子的爭吵聲音,被住在隔壁的獵人聽到了。貪心的獵人就在天黑的時候,偷偷地跑到田裏去,找到田邊的小樹,就開始挖土,果然挖出一口大缸。

獵人打開缸蓋一看,一個銀子也沒有,滿缸都是毒蛇。

獵人氣壞了,心裏想:「好可惡的農夫,把缸裏的銀子都帶走,故意裝著好人的樣子,騙我來挖寶,我一定要報復。」

獵人就把大缸蓋起來抬回家裏,偷偷爬到農夫家的屋頂上,把一整缸的毒蛇倒進煙囪裏去!

獵人得意地回家睡覺。

第二天早晨,農夫醒過來了,就走到爐子前面,跪下來求神說:「神啊!請您幫助我變成有錢的人,讓我在爐子裏找到銀子!」

農夫睜開眼睛一看,哇!爐子裏都是銀子!

農夫又跪下去,心裏充滿了感謝,對神說:「神啊!謝謝您送我這麼多的銀子,您把它放在爐子裏,一定是要給我的!」

從此,誠實的農夫變成有錢的人,吃得飽也穿得暖!

有隻紅色的手套掉在車廂裏。

手套上印著一隻兔寶寶的圖案,好可愛、好可愛。

「不知是哪位小女孩掉的?」

列車長說著,就把它拾了起來,帶回車站,放進失物箱裏,等失主來認領。

「唉呀!又有手套來了,歡迎!歡迎!」

「兔寶寶手套!午安!」

箱子裏那些白色、綠色、灰色的手套大聲說。

臉孔圓圓的手錶和身體細細的鋼筆也笑著歡迎它。

它們都是在搭火車時,不小心離開主人的。

「今天來了許多手套,嗯!我想想看你是第幾隻了?哦!好像是弟十隻囉…………。」

白手套笑咪咪地說。

紅手套被它說得很不好意思,傷心地哭了起來。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早晨,依依帶著紅手套,跟媽媽一起坐火車出外旅行。可是,依依一不小心,紅手套就從她的大衣口袋裏溜出來,跌落在車廂裏。

「哇!我不能回家了!」

紅手套說完,傷心地哭了起來。

「紅手套,你放心吧!待會兒,車站裏的叔叔們就會把你的名字公布在黑板上——–失物招領:印有兔寶寶圖案的紅手套一隻——-你的主人看到了,一定馬上來接你回去!」

白手套很親切地安慰它。

「咔嚓…………..。」

失物箱的蓋子突然被打開了。

車站裏的一位叔叔伸手抓起了白手套。

「哇!各位,我先走一步啦!再見!再見!」

白手套高興地揮著手指說。

「白手套啊!你真幸運嘛!」

灰手套羡慕地說。

「你再等一下吧!待會兒,也會有人來接你回去的!」

黃手套安慰灰手套。

紅手套看到這種情形,心情也漸漸好起來了。

「咔嚓……….。」

剛剛那位叔叔又打開了失物箱的蓋子。

這一次,他拿起了臉孔圓圓的手錶和綠色的手套。

「再見!再見!」

綠手套和手錶高高興興地走了。

「希望依依也快點來接我,只要我能再回到她身邊,以後,無論如何也不離開她了!」

紅手套暗地裏想。

然後,充滿希望地等那位叔叔再來開箱子。

 

 

從前,有一個農夫,他的妻子對他很不好,而且很喜歡和他唱反調。如果農夫說今天天氣真好,他的妻子就會說今天天氣最不好;如果農夫說今天天氣不太好,他的妻子就會說今天的天氣好極了。這女人每句話都要跟農夫作對,可憐的農夫真不知道怎樣說話才好。

一天,農夫走進森林,遇到一隻小老鼠。農夫忍不住感概的說:「小老鼠,你真快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苛責你,也沒有人會傷你的心,我真羨慕你。」

小老鼠搖搖頭說:「人哪!你真傻!你有烏黑的眼睛,有寬闊的胸膛,有濃密的頭髪,有泥土一樣棕色的臂膀,你是那麼的英俊漂亮,我真希望我能變成人。」

農夫從來沒有被別人這麼讚美過,他兩眼瞧著小老鼠,內心十分感動。

「親愛的人,如果你願意,我想去你家看看。」

農夫很樂意。他把小老鼠放進上衣的口袋,帶著牠回家去了。

農夫的妻子確實是很糟糕,但是小老鼠有辦法對付她。當農夫的妻子對著農夫又摔碟子又摔碗時,藏在農夫口袋裏的老鼠,就故意學著農夫的嗓門大聲叫好;當農夫的妻子對著農夫破口大罵時,小老鼠依然學著農夫的聲音,大聲說:「罵得痛快,罵得好!」

這女人生來喜歡和農夫唱反調,聽農夫這麼說,她反倒不罵、不摔東西了。

夜裏,小老鼠睡在廚房的角落裏。第二天一早,牠就起來打水燒飯,還把屋子打掃得又光亮又整潔。

農夫早上醒來,忙著跑向廚房,準備為妻子故飯,但是飯菜已經做好了,擺在乾淨的桌子上,正冒著誘人的香氣呢!

「這是神仙做的嗎?」

農夫非常驚訝:「我想一定有神仙來到了這兒。」

這時候,小老鼠跳到桌子上,向農夫深深的鞠了一躬。

「原來是你做的呀!真想不到你這麼能幹。」

農夫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小老鼠油亮的皮毛。

農夫的妻子對農夫的抱怨一直沒有停歇過,她派給農夫越來越多的工作。

農夫的妻子貪吃還貪玩。

這天,她丟下一大堆家務工作,又到別的村子串門子去了。

農夫呢?除了要到菜園鋤地,播種,還要去採摘水果,再到集市出售農產品。

中午時分,農夫急著往家裏趕,因為他還要為自己燒中飯呢!沒想到,推開家門,農夫只見餐桌上已經鋪上了白色的桌布,豐盛的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老鼠能用農夫種的各種蔬菜,混合在一起,做出一種可口的沙拉。這種美味農夫從來沒有嚐過。在農夫眼裏,這豐盛的午餐,彷彿是為國王準備的。

「我的小老鼠,你是怎麼學會做這些工作的?」農夫吃驚的問。

「是我媽媽教的。」小老鼠說:「我的媽媽是鼠國的王后,牠教會了我怎樣烹調和處理家務。」

小老鼠坐在桌上,把碟子推到農夫面前,然後從口袋裏取出一支銀調羹。

「這支調羹,是我媽媽傳給我的。」老鼠說:「這是一支有魔力的調羹,任何東西經它一碰,就會發生奇異的變化。如果我拿它在一杯水裏攪動一下,水就變成甜酒了;如果我拿它攪動一下碗裏的麵粉和葡萄乾,麵粉和葡萄乾就會變成可口的蛋糕。」

說話間,小老鼠真的用調羹製作出了甜酒和蛋糕。農夫喝著甜酒,吃著蛋糕,內心有說不出的快樂。

下午,農夫又去菜園工作。這一次,小老鼠鑽進農夫的口袋,跟著農夫一起去菜園。

小老鼠吩咐農夫怎樣種植,還為農夫從別處弄來蘿蔔籽、紫蘇籽和香菜的種子,為農夫播在田地裏。

「等這些蔬菜長大以後,你就可以賣個好價錢。」小老鼠還說:

「人們喜歡香菜,他們會把香菜作為調味品,放在缺少滋味的食物裏。」

傍晚收工後,農夫帶著小老鼠剛進家門,農夫的妻子已經早他們一步回來了。

農夫的妻子早已在懷疑家裏的一切,近來為什麼會變得那麼的有條理,她兩眼轉來轉去,發現了那支小小的銀調羹。這是小老鼠中午時遺忘在桌上的。她一把拿起銀光閃閃的調羹,大聲逼問農夫:「這東西是從哪裏來的?」

「這是我的,妳快還給我!」農夫奔向妻子,想從她手裏奪下調羹。

「不!我要賣掉它!然後買回一件新衣裳。」

「千萬別賣它!」農夫懇求道:「親愛的,妳可以取走家裏全部的錢,去買妳想要的一切,只是請妳把調羹還給我。」

可是農夫的妻子說什麼都不肯。

農夫的妻子去泡咖啡,用銀調羹在茶壺裏慢慢的攪拌著。

農夫的妻子就這樣攪拌著,攪拌著,不知不覺間,她的身子變了,越變越小,越變越小。她的臉也變了,眼睛變得又小又亮,嘴巴變得尖尖的,連她的衣服也變了,變成了一層皮毛,啊!最後她變成了一隻老鼠。

「天哪!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大叫一聲,丟下銀調羹,跳出房門,鑽進森林裏去了。

農夫從口袋裏取出小老鼠,把牠放在桌上,問道:「你用什麼魔法懲罰了我的妻子?」

「這是銀調羹的作用。銀調羹能依照一個人的品行改變她的模樣。現在,你的妻子已經變成了一隻老鼠,她將和別的老鼠一樣,生活在田野和森林中,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謀生,再也沒有誰為她服務了。」

小老鼠拿起銀調羹,先刮刮自己的皮毛,接著為自己製作了一杯甜酒,甜酒散發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小老鼠用銀調羹輕輕的攪動著香酒,嘴裏輕輕的念著什麼。

忽然間,小老鼠變了,變得越來越高大;牠的皮毛變成白嫩的皮膚,牠的頭髮變長了,顏色變成了金黃色。

牠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女,身上穿著花衣裳。

「哦!多可愛的人哪!」農夫說:「妳願意嫁給我嗎?」

「願意,親愛的。當我在林林中,看見你獨自傷心的行走時,我就已經愛上了你。現在,你的妻子再也不會回來了,你自由了。」

於是,他們兩個人結婚了,從此快快活活的生活在一起。

英國童話

有一隻小老鼠,一直受著父母的呵護,日子過得既輕鬆又單調。

一天,小老鼠壯著膽子告訴父母說:「我要到海邊去旅行。」

「這太可怕了!」鼠爸爸和鼠媽媽齊聲叫了起來:「兒子呀!這個世界上到處都充滿了危險,你可千萬不能去!」

「我已經下定決心。」小老鼠堅定的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大海,我早就應該去了!現在,無論是誰,都改變不了我的想法。」

「既然無法阻止你。」鼠爸爸、鼠媽媽說:「那麼,就希望你能一路小心謹慎,保護好自己。」

小老鼠就這樣告別父母出發了。

第二天一早,天邊剛剛出現第一縷霞光,小老鼠就遇到了危險。

一隻貓從牆角跳出來,冷笑著說:「我要吃掉你!」

幸好旁邊有一像窄窄的小路,小老鼠身子一閃,逃到了小路上。

小老鼠雖然沒有被貓捕獲,但是牠的尾巴還是熱辣辣的疼。當小老鼠遠遠的躲過貓的威脅以後,再扭頭察看自己的尾巴,發現尾巴已經短了一小截。

小老鼠還是面無懼色的往前趕路。中午時,一隻在空中盤旋的老鷹發現了小老鼠。老鷹張開翅膀,不聲不響的俯衝下來,銳利的尖喙一下子咬住了小老鼠的背脊。

小老鼠咬著牙,用力掙扎,終於從老鷹的尖喙中掙脫出來,但是背上已經留下了一個大大的窟窿。

剛剛躲過了老鷹的襲擊,一隻狗也追上來了。這回千萬不能讓牠們逮著自己了,小老鼠在樹林裏拐來拐去,哪裏樹木茂盛就往哪裏逃,終於把狗甩得遠遠的。

為了躲避動物的襲擊,小老鼠逃來逃去,好幾次都迷失了方向。這一路過來,小老鼠受盡了驚嚇,牠的身心感到疲憊極了。

傍晚時分,小老鼠緩慢的爬上最後一座小山,大海終於展現在牠的面前。

小老鼠的兩隻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觀望著大海。大海上,一排排海浪,不時滾到海灘上。這時,晚霞正鋪滿天空,大海上金光閃閃。

「多美呀!」小老鼠陶醉了:「此刻,多麼希望爸爸、媽媽就在我身邊,和我一起看著這美麗的大海。」

晚霞隱去了,月亮和星星開始出現在大海上空。小老鼠靜靜的坐在山頂,沉浸在一片安寧和滿足之中。

走那麼多艱難的路程,遇到那麼多次生命危險,換來的只不過是片刻的歡樂。但是小老鼠覺得非常值得。美麗的大海,留在牠的記憶之中,一輩子都不會消失。

美國童話

在遼闊的大海邊上,住著一隻小老鼠,牠的名字叫阿莫斯。

阿莫斯熱愛大海。牠愛看海上的日出,愛聽大海的波濤聲,愛追逐著海灘上的浪花玩耍嬉戲。

阿莫斯熱愛大海,更嚮往大海彼岸的陌生世界。於是,阿莫斯決定親自造一艘船,然後坐船去那裏。

阿莫斯在造船的這段期間,還努力學習各種航海的知識,以便到時候能應付海上的各種意外情況。

一艘像模像樣的船沒多久就造好了。

接下來,阿莫斯開始準備食物。首先是淡水絕不能少,沒有淡水,就無法在海上生存;牛奶、蜂蜜、橡果和麥芽也必須儲備充足。還有,航海離不開指南針、六分儀、望遠鏡,甚至鋸子、鐵錘、釘子和木板等,也必須一併帶著。

秋天的一個早晨,當大潮漲到船邊時,小老鼠阿莫斯鼓足全身的力氣,把船推到海裏,然後跳上甲板,揚帆遠航了。

阿莫斯的船造得不錯,船航行在海上,不僅速度快,而且十分平穩。阿莫斯呢?

還真像個天生的水手,除了頭兩天有點頭暈的感覺外,牠很快就適應了海上生活。

小船乘風破浪,阿莫斯在船上又是跳又是唱,心中充滿無限的激動和希望。

一天黃昏,阿莫斯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在綢緞般柔軟的海面上,一群藍鯨在嬉戲。藍鯨噴出的一根根銀色水柱,有十幾公尺高。

阿莫斯深深的陶醉在眼前的景象,牠快樂得在甲板上打起滾來,誰知道這一滾,牠竟然滾進了大海。

阿莫斯吱吱的尖叫著,去追趕那艘小船,可是船借著風勢,已經在海上駛出很遠了。

這可怎麼辦?在汪洋大海中,連一根救命的稻草都沒有。阿莫斯絕望的閉上眼睛,只能順著海水漂流了。

阿莫斯在海上漂流著,牠又冷又餓又驚又怕。天又偏偏下起雨來,牠開始想像著被海水淹死的感覺:「淹死在水裏一定很痛苦吧!真正走向死亡還要多長的時間呢?死了以後,靈魂能上天堂嗎?天堂裏還有別的小老鼠作伴嗎?」

阿莫斯正在胡思亂想,身子也開始往下沉的時候,「騰」的一下,牠身旁的水面突然冒出一個大腦袋來。

阿莫斯吃力的睜開眼睛,一看,啊!原來是一頭藍鯨。

「喂!你是條什麼魚?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個尖頭尖腦,還長著鬍鬚的小東西?」鯨感到很好奇。

阿莫斯上氣不接下氣的答道:「快救救我!我不是魚,是老鼠,叫阿莫斯,是哺乳動物,我不會游泳,但是我是高級生物!」

「難道我就是低級生物嗎?」鯨不客氣的搶白道:「我也是哺乳動物,我叫波力士,幸虧你遇上我,要是遇上章魚、烏賊或鯊魚什麼的,早就沒命了。好了,算你運氣好,就爬到我的背上來吧!」

阿莫斯得救了。阿莫斯把自己遇難的情況告訴藍鯨波力士。阿莫斯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早點回家去。鯨答應送牠回去。在波力士的記憶中,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頭鯨,有幸和陸地上的動物交朋友,牠也想去看看陸地到底是什麼模樣。

小老鼠阿莫斯伏在藍鯨波力士的背上,心裏還在納悶:牠真的是哺乳動物嗎?怎麼身上有股魚腥味?但是,不管怎麼樣,自己總算是死裏逃生了。躺在寬寬的鯨背上,疲倦的阿莫斯一會兒就睡著了。

突然:「撲通」一聲,小老鼠阿莫斯從夢中驚醒過來,只見四周水花飛濺,自己已經離開了波力士的背脊,又落到海裏去了。

原來,藍鯨忘了背上還背著一隻小老鼠。牠向深海潛下去,剛一下沉,便馬上想起了阿莫斯。波力士趕緊浮出水面,從海中撈出阿莫斯,重新馱著牠趕路。

從那以後,波力士想潛水時,總會提前先告訴阿莫斯,免得牠嚇破了膽。

波力士背著阿莫斯朝前游著游著,有時緩慢滑行,有時飛速前進。在漫長的旅途中,牠們相互交談,相互把自己經歷過的一切告訴對方,牠們已經成了情深意厚的好朋友。波力士喜歡小老鼠的機靈敏捷,樂觀堅強;阿莫斯欽慕鯨的強大有力,寬厚善良。

不知不覺間,牠們已經在海面上游了一星期,阿莫斯家鄉的海岸已清晰可見。

該是分手的時候了,波力士戀戀不捨的說:「阿莫斯,你在陸上,我在海中,從今以後,我們各一方,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你。」

阿莫斯已經感動得流出眼淚:「如果不是你救我,我早就沒命了。日後你有什麼困難,我也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幫助你!」說到這裏,小老鼠的臉突然紅了起來,牠有些不好意思。可不是!一隻小老鼠,怎麼能夠去幫助上百噸重的大鯨呢?

時光如梭,自從阿莫斯航海歷險以後,很快就過去了許多年,阿莫斯已經不是一隻弱小的小老鼠,牠已經長成了一隻健壯的大老鼠。

而藍鯨波力士呢?牠已經老了,已經不像當年那樣威猛有力。

有一天,海洋裏發生了幾百年少見的大風暴,十二級的「野駝」颶風,翻捲著狂濤,把波力士衝到海邊,然後潮水迅速退去,把波力士擱淺在沙灘上。

颶風平息後,太陽高掛在空中。熱辣辣的陽光炙烤著沙灘上的波力士,波力士已經又乾又渴,氣息奄奄。

如果牠再不能回到水中去,牠將會變成最大的魚乾了。

波力士覺得自己的死期已經越來越近了,牠不再抱有生存的希望,牠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說來也巧,這片沙灘正是老鼠阿莫斯家鄉的海岸。這天,阿莫斯出來覓食,發現奄奄一息的波力士。看到老朋友受著這麼大的折磨,阿莫斯難過得流淚了。

「阿莫斯,快救我。」

「波力士,我一定要救活你,請你千萬別著急!」

阿莫斯勸鯨不要急,而自己已經急壞了。鯨的身體像小山,憑自己鵝卵石大的身體,怎麼推得動波力士下海呢?

阿莫斯不斷的動著腦子,牠終於急中生智,飛快的往遠處跑 去。

正在波力士昏昏沉沉的時候,阿莫斯尖叫著帶著兩頭巨象回來了。

兩頭巨象是阿莫斯的老朋友,聽說要救阿莫斯的恩人,牠們飛也似的趕來了。

阿莫斯站在大象背上,尖叫著發號施令。兩頭大象鼓足千鈞之力,推動著鯨的龐大身軀,鯨慢慢的翻了一個身,又翻了一個身。幾分鐘以後,陸地上最大的動物—-大象,終於把海洋中最大的動物—–鯨,推回了大海。

波力士又重新感受到海的氣息,牠猛吸一口氣,潛入深深的海底,當牠真正感受到死神已經離牠遠去時,牠又浮出了水面。波力士眼中噙滿了感激的淚花:「謝謝你們,親愛的朋友!」

波力士慢慢的朝海的中央游去,然後消失在波浪之中。

老鼠、鯨、大象,牠們都知道:雖然牠們同樣是哺乳動物,但不可能生活在一起。能否朝夕相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牠們相互擁有最真誠的友諠。

美國童話

古時候有一隻老鼠,牠的身體魁梧得像一頭小豬,所以,森林裏的老鼠都選牠當鼠王。

鼠王出洞的時候,身後總是跟隨著上千隻老鼠,隊伍浩浩蕩蕩的,好不威風。

一天,豺在森林裏遇到外出遊玩的鼠王和牠的一大群随從。豺對老鼠起了壞主意。在離老鼠不遠的地方,豺單足獨立,面向太陽,張大著嘴。

豺的舉動,果然引起鼠王的注意,鼠王向豺走來:「請問,你是誰?」

「我叫有法。」豺裝模作樣的回答。

「你為何不四足立地,而要單足獨立呢?」老鼠問。

「如果我用四足立地,大地就無法承受我全身的力量。為了不使大地坍塌,所以我只好單足獨立。」

「既然你單足獨立,為何還要張大嘴巴?」

「有法我生來不吃別的東西,只以喝風為食。」

「既然以喝風為食,為何一定要面向太陽?」

「我在向太陽致敬!」

鼠王聽了,對豺肅然起敬:「看來你是世界上最有道德、最有修養的,我們願意追隨你,做你的侍從。」

從此以後,每天清晨和黃昏,鼠王就帶著群鼠去侍候豺,圍著豺忙前忙後的。

但是每次侍候完畢,等老鼠們離開時,豺總是跟在後面,悄悄的抓住走得最慢的一隻老鼠,撕碎後吃了。

漸漸的,老鼠的數量變得越來越少了,老鼠們議論紛紛:「從前,我們的住處擁擠極了,大家躺下後都伸不直腿,現在倒好,躺在地上打個滾,都不會碰到誰,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老鼠們把反常的情況報告給鼠王。鼠王左思右想,對豺產生了懷疑。

清晨,又到了群鼠去侍候豺的時候,侍候完畢,鼠王讓其他老鼠走在前面,自己則走在最後面。

沒走幾步,豺就向鼠撲來。早有準備的鼠王,突然一個轉身,向豺吼道:「豺呀!你表面在修行,暗地在作惡,算我瞎了眼,把你當作聖人。」

說著,鼠王一聲呼喊,群鼠一躍而上,揪住豺的脖子,咬斷了豺的氣管。從此以後,鼠王牢記被豺欺騙的教訓,不再輕易相信別人。

 

印度民間故事